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新疆的“焚书坑儒”

曹长青

“新疆正在进行一场小型的文化大革命,又开始烧书,迫害知识份子。”前中共新疆自治区古籍整理办公室主任、知名维吾尔族学者库尔班.外力(Wali Kurban)在华盛顿他的办公室对我说。他拿出一份今年5月20日新疆《喀什日报》,上面报道说,中共当局於5月14日一次烧毁了维语书籍730种,其中包括《匈奴简史》(128本),维族《手工艺手册》(3200册),以及维吾尔族的古代文学书籍等。当局对烧书的解释是,要从根本上铲除恐怖主义,打击伊斯兰原教旨主义,防止新疆动乱和分裂。

这些书籍是不是真的在宣扬伊斯兰原教旨主义、鼓动疆独?对这个问题库尔班.外力相当有发言权,因为这些被焚烧的书籍,很多都是经过当年他领导的“新疆古籍整理办公室”修订出版的。

今年50岁出头的库尔班.外力是维族知名的古籍学专家。他曾就读北京大学,是中国著名学者季羡林的“五大弟子”之一。从北大毕业後,他返回新疆从事古籍整理工作。他说,像这次被焚烧的《手工艺手册》,是他根据当年的手抄本整理出来的。“这种书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一点关系都没有,它像中国明清时代的《天工开物》、《梦溪笔谈》等古书一样,是关於维族人早期手工艺方面的故事,只不过有些伊斯兰教传统仪式等内容而已。而《匈奴简史》,从书的名字就可以看出它是一种历史书籍。”

当年在担任古籍整理办公室主任时,库尔班.外力就因强调维吾尔语古籍和文化而遭到整肃,迫使他离开家园,来到美国,现在华盛顿的一家电台维语部任职。

新疆的“烧书”让人不期然地想起中国古代秦始皇的焚书坑儒;近代毛泽东的文革大规模烧书、迫害知识人。这种“烧书”行为,是典型的思想专制,是想从根基上摧毁言论自由。

书籍只是文字的汇集,想法的表述而已,它不是行动。从言论自由的原则,即使对待异端学说,也只能用另一种思想去挑战,而不可用“废黜百家”、禁止其他想法出版流通来保持某种理论的“独尊”。这就是为什麽美国的先贤们从建国时就确立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原则,要形成“言论的自由市场”,让各种想法、言论像商品一样,都有上柜台、进商场的机会,让消费者自由选择,最後优胜劣败。美国的先贤们所以这样构想,不仅是强调人与生俱来、谁也不可剥夺的言论自由这种天赋人权;而且笃信,只要人们有自由选择(想法和理论)的机会,一定会像商品市场购物那样,在多次选择之後,最後是选择(和肯定)那些高质量的,淘汰那些劣质的。最终一种价值的确立,是民众选择的共识,而不是权力者独尊的结果。而只有经过民众选择而确立的“高质量”想法或思想所支撑的社会,才会真正稳定;而只有经过民众自由选择而认同的价值,才可能是真正符合人性的价值。

新疆正在发生的“小型文革”不仅表现在烧书上,还包括禁止维族人在自己的家园使用自己的语言教学。据英国BBC记者采访新疆大学校长得到的证实,这所新疆最高学府已决定从今年9月1日开始,取消维语教学,全部改为汉语授课。

中共军队1950年进入新疆前,汉人在当地仅有5%,现已激增到42%。1,700万新疆人口中,98%为汉人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就占240万人(他们抢占了最好的水源、草源以及主要城市近郊)。但即使这样,维吾尔族人仍占多数,维语仍是当地主要的方言;而且新疆大学过去50多年来一直允许学生在汉语和维语中选择。现在做出这样的决定,等於要从基础上摧毁维吾尔族文化和历史。

焚书坑儒的秦始皇王朝仅存在了14年,是中国历史上最短命的王朝之一;大规模烧书迫害知识人的毛泽东的文革,也只有10年就无法再继续下去。共产党今天在新疆烧书迫害维族知识份子,只能像秦始皇和毛泽东一样,在增加罪恶记录的同时,缩短共产王朝的寿命。因为这种从根基上摧毁维吾尔文化和历史的做法,只能激起当地人更强烈的反弹和反抗。如果将来新疆真的出现动乱,黑手就是共产党。

(自由亚洲电台评论,2002年7月10日)

2002-07-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