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高级外省野蛮人

曹长青

自称「高级外省人」的郭冠英回台时,有黑衣黑帽机场护驾,随後还高调喊要上诉,但喳呼了一阵子,就销声匿迹了;可能也是自觉言行「低级」,无脸再见人。但高级外省人现象,却绝没有消失。除了最近立法院的外省权贵李庆华居高临下地对一位本土派女立委连声斥喝「没家教、泼妇」之外,中国时报驻美「高级外省人」记者傅建中,在其专栏中辱骂绿营理论家金恒炜一事,也是典型的例子。

事发於美国一位议员的涉案报导和评论。去年美国大选时,阿拉斯加州联邦参议员史蒂文斯因被检方指控接受商人馈赠、没有财产申报,结果以些微票数落选。傅建中就此写了评论,以史蒂文斯案,连接到陈水扁案,认为「扁罪当诛」,说「非把扁这个国人皆曰可杀的伪君子绳之以法不止」,还咬牙切齿地说,要把陈水扁夫妇「铸成跪姿的铜像,类似南宋奸臣秦桧夫妇一样,置於台北中正纪念堂广场上,供人唾骂」。那种高级外省人的仇恨之情,呼之欲出。

可是令傅建中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史蒂文斯案最近急转直下,全案被撤销;因被查出,检方在调查时做了手脚,属有罪推论,违反了程序正义。金恒炜先生在其近日专栏中介绍和讨论史蒂文斯案如何遭检方算计、後获清白一事时,批评傅建中在报导和评论史案时,以指桑骂槐方式连接陈水扁,现在史案翻案,傅建中就不再提了。

专栏作家之间政治观点不同并有所批评,在哪个国家都是常见的事。可是傅建中在回应中,不是就事论事,更不是摆事实、讲道理,而是像街头小痞子那样,骂金恒炜是「一头陈水扁豢养的忠犬,见史翻案,一时喜出望外,狺狺而吠」。这种口气和语句,跟郭冠英用范兰钦的名字在文章中辱骂金恒炜和陈师孟是「暴独的宦犬」一模一样。

傅建中做为中时资深记者,经常以「高级」「大牌」居高临下地骂人,可他连正常作文、讲道理的能力都没有,只会骂大街。如果这种水准还是资深,那中时的一般记者又怎麽摆平?今天,连对岸共产党的报纸招收记者,也得有点新闻常识和作文规矩训练,也不好意思让傅建中这种「傅」浅的记者丢人现眼。

傅建中这种不讲道理,只会骂街的言行并不是第一次。对於我曾在专栏中批评他新闻造假(什麽萧万长访美时「会晤」四十二名美国议员、和美两党总统候选人的亚洲策士「共进早餐等),他也是从来不就事实方面进行澄清或认错,而是在中时专栏上人身攻击,骂我是「流亡美国之无行文人,今堕落为台独鹰犬」等等。他以为骂别人是犬,就能掩饰自己编造假新闻的丑陋,就证明他是「人」了。他是什麽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用这类低劣的文字,一次次地证明他是野蛮人。

其实,是否尊重台湾人民选择自己家园的权利,不是本地人和外省人之争,也不是蓝绿之争,而是文明和野蛮之争。在尊重人民选择权已经成为最基本普世价值的今天,做为「高级外省人」代表的郭冠英、傅建中们,实在无法从道理上拿出拒绝台湾人民走台独之路的理由,於是只有用骂人来泄愤。文人本应文明点,但「高级外省文人」都自践到如此地步,也难怪有李庆华这种「高级外省立法委员」。为了大中国的意识形态,即使做野蛮人也在所不惜了。

——原载台北《自由时报》2009年4月27日「曹长青专栏」

2009-04-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