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中国新闻自由度不如沙特阿拉伯

曹长青

布什总统首次访问北京,被美国主流媒体大幅报道,其中一个说法引起我的注意,该报道说,这次布什和江泽民的记者会以及布什到清华大学的演讲,中国方面同意不加删节地全文播出,是中国的一个进步。

一个重要的外国元首来访,和中国领导人会谈後共同主持个记者会,然後到中国一所大学讲一番话,这厶个在西方习以为常的官式活动,中国政府能够同意不删节内容全文播出,就算是“一个进步”,可想而知这个国家的新闻状况落後到什厶程度!

中国的官方报纸时常批评美国的新闻自由是假的,连清华大学新闻传播中心的主任李希光等研究新闻、教导学生如何写报道的教授们,也把美国媒体对中国黑暗面的批评说成是“妖魔化中国”。但像外国领导人来访开个记者会、到大学做个演讲,都要几经交涉才能使内容不删节全文播出,这种事难道也是美国等西方媒体在妖魔化中国吗?这不明明是中国政府在自我妖魔化吗?这不是再次证明你不许信息自由流通,你恐惧人民听到和政府不同的声音吗?

布什的记者会和演讲经过美国政府的压力和讨价还价可以全文播出,可是中国政府至今不许《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等美国主要报纸进入中国,甚至对他们报纸的网页都进行封锁。而中国的《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等任何报纸都可以在美国自由流通和出售。中国政府为什厶恐惧中国人读到、听到外面的声音?没有什厶比不让人民听到外面的声音、不同的声音更能“自我妖魔化了”;没有什厶比害怕比较和鉴别的“新闻”更虚假的了!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是研究中东问题的专家之一,他写中东的书上了《纽约时报》的畅销榜。在911後,弗里德曼写了很多批评阿拉伯国家以及穆斯林激进份子的文章,而在批评沙特阿拉伯政府方面则尤为激烈。但他2月20日在美国公共电视台PBS访谈中介绍的一个情况令我既惊讶、又感慨:他说虽然他的专栏文章捍卫西方和美国价值,尖锐地批评沙特阿拉伯政府,但他不仅没有被沙特阿拉伯政府列出黑名单禁止进入该国采访旅行,而且沙特阿拉伯的主要报纸还设立转载他文章的栏目,全文翻译他的专栏文章。一位沙特阿拉伯人对他说,我恨透了你写的每一个字,但我们得让沙特阿拉伯人知道你的看法、我们需要外面的声音。

一个仍实行君主制、被很多中国人认为很落後的沙特阿拉伯,都在新闻自由度和自信心上超过自认为强大的中国。原驻北京采访主任,现已升任《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的纪思道(Nicholas D. Kristof )经常写有关中国及亚洲的文章,中国政府敢允许它统治的任何一家报纸给他开个专栏,全文翻译转载他的文章吗?中国的媒体敢像沙特阿拉伯的报纸一样,也翻译刊载美国记者的文章,让中国读者也知道一点“外面的声音”吗?中国的新闻自由度竟然不如一个君主制王国,这还用别人来妖魔化吗?

(自由亚洲电台评论,2002年3月)

2002-03-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