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高级外省人”毒化台湾

曹长青

郭冠英事件引发人们强烈关注(关于郭冠英详见维基百科其词条),因为它并非孤立事件,而是反映出台湾在“人、文化、制度”这三个环节,都出现了问题。

首先看“人”。据我多次访台的观感,“郭冠英”实在太多了,区别只是公开或隐蔽,嚣张或委婉而已。那种“高级外省人”瞧不起、歧视本地人的心态,只要稍加留心,就会感觉到。一名国民党台北市议员曾对我说,高雄到处是流氓,嚼槟榔。那种对南部人的一脸不屑和瞧不起,至今还记忆犹新。

前华视总经理、知名演员江霞来纽约演讲时说,当年说台语被罚款,还被挂上牌子。她努力学“卷舌”演戏,最后说得一口地道北京话,再加上她人长得漂亮,终于在外省人主导的演艺圈立足。那些外省人对她的夸奖是∶“你不像台湾人”。

再看看“联合中国”报那些社论,高级外省人的优越感一目了然。在泛蓝报纸上,老蒋被称为“蒋公”,小蒋是“经国先生”,吴伯雄因投靠了国民党,就成了“伯公”。他们这样称呼过台湾绿营领导人吗?国民党高官的子女,则贵为“公子、女公子”。他们这样称呼过陈水扁的子女吗?简直就差没直说,他们就是帝王将相,就是台湾的“主子”。其殖民心态,好像连掩饰的必要都没有。

马英九不是曾明说吗,选外省人当总统是台湾人的福气;还曾对原住民赏赐地说“我会把你们当人看”。从郭冠英到马英九,“高级外省人”是偶然现象吗?

为什麽台湾会有这麽多郭冠英?因为文化出了问题,国民党带到台湾的是歧视、欺压本地人的殖民统治文化。举个小例子,我多次访台后发现,如果跟台湾人谈中国历史,他们倒背如流,还能把哈尔滨到广州经过哪些省份准确无误地背出来。可谈到台湾历史,或者玉山多高,日月潭多大,“慈母塔”怎麽回事,他们倒不见得谈得过我。国民党教育的核心,就是要给你一颗中国心。

这种殖民文化毒化了郭冠英们,所以他们才会把台湾人视作台巴子、倭寇。他们不仅自己中毒,还毒化他们的后代,从网上可查到的郭冠英女儿在上海的讲话,跟他父亲口气一样,也是把台湾人称作“倭寇”。台湾的文化教育有毒,才毒化出一代代的“郭冠英”。

为什麽这样一种毒文化能有市场?因为背后有独裁制度在撑腰。不仅制度确立这种殖民文化教育,同时制度保护其殖民统治。除国民党人之外,只有效忠党国意识形态的本地人,才可能进入统治阶层。当年考公职以35省分配额(蒋介石带到台湾的中华民国自称下辖35省),占人口80%的本地人只能分到35分之一;用这种不合理到天边的制度,确保“高级外省人”占据上层建筑领域。其辉煌结果今天一目了然∶司法、媒体、公务员等阶层,被“高级外省人”绝对垄断。

所以,在人、文化、制度这三个层面,首先必须从制度层面改变。目前台湾这种体制,远不是正常民主机制。只有首先把立法院中那些高级外省人心态的郭冠英们淘汰(选)掉,新的国会才能通过制定法律,从制度层面解决族群歧视和仇恨。而只要那种保护国民党遗老遗少的制度不变,殖民文化就不会变;而殖民文化不变,人就不会变,就会有千千万万个郭冠英继续在成长。


附件∶

自称「高级外省人」的郭冠英的「高级言论」一览!(by 佛国乔)

没有看完这些文字,别说您真的认识郭冠英;以下所有句子均出自他的¬的文章,选取时并尊重其语意脉络,绝无断章取义,所有句子也都标明出处,我所做的只是分类而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关於向台湾人宣战

「台湾根本不值得爱,真爱台就要先败台。台湾只有自杀才能消灭寄附在身上的独蛊┅此为置之死地而後生。」(《外交异形》2005.10)

「现下歹丸实已不值得再爱。歹丸只剩可恨,恨歹丸已是很普遍的心理,┅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我又糊狺F,这个鬼岛,死何足惜?)」(《军购宅变》2005)

「中国人敢不敢讲一句:『保护中华民国不靠共产党吗?』现下不敢讲,心里倒要承认,最後必然是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他日安危终需仗》2008.11.30)

「什麽民主?台湾从未有民主,都是民族问题、统独问题,都是中国衰弱,日本侵略的遗留问题。倭寇侵华血未乾。」(《他日安危终需仗》2008.11.30)

「战争有三种结果:一是美国不介入,那台三日可下,这对台湾最好;二是美国介入,失败,台湾收复,但台湾必流血,这次好;三是美国介入,我国失败,台湾在激战中必流大血,以後还没完没了,我国减轻人口压力,台湾十室九空。这最不好,对大家都不好。┅起来,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新的长城!!」(《他日安危终需仗》2008.11.30)

「我说台湾人是变脸变到他自己也不认识了。明明是他侵略杀人,明明是他228殴杀中国人,明明是扁贪暴力,他竟赖他是受害者,要苦主向他跪歉。对这种人,只有枪杆子响了才会安静下来。」(《谁应道歉?枪响就知》2009.02.04)

「歹寇抱著美日大腿,求著说:『你杀了我奸了我,你怎能弃我而去?』┅那些说二二八是『窳政』,是『官逼民反』,诬我国最好清官陈仪者,都应以汉奸论罪。岩里政男可关战俘营,汉奸杀无赦。」(《二二八除恶未尽祸延今》2009.02.20)


◆ 对於种族的看法

「┅我是中国人,我不耻於做台湾人,因为我从来都不是台湾人,也无耻不耻的问题。我只会一句台语∶『干哩娘。』┅」(《04年扁舞弊窃政後》2004)

「说台湾被西、荷、日都占领奸辱过,故是国际杂种、多元化、不是纯汉人。还办福尔摩沙被殖民文物展来证明自己是杂种。」(《杂种自得》2005)

「一般人以被说杂种(bastard)为耻,台湾人却以此为傲。」(《陈若曦坚持无悔》2007)

「台湾人最下作,最落井下石,畏威不怀德,不知感恩。」(《十亿巴扁洗钱案》2008.06.11)

「这怎麽会惹歹丸范女发飙开骂呢?何况大陆人臧国华并没有不对,而歹丸却为抢gong,急到妒恨失态,又把丑中仇中的情绪提上纲,┅结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对歹丸烂人,必要严惕严打。」(《不要脸的歹丸霉体》2009.02.16)

「李安被贬为『台湾之子』,他虽不否认台湾情,但也说他有很深的中国结。」(《希望能戒掉你》2006.06.16)

「台湾的电影是愈看愈差。┅一天到晚喊著本土,但本土实在低俗,拍不出什麽东西。」(《你们看看人家》2006.06.16)

「(金马奖)此奖倒也公平,没把『色,戒』忝列为台湾片。」(《「国,戒」,金马奖有感》2007.12.10)

「那批在台湾头脑不清的支那人与日本皇民一样,都把中华民国送进了坟墓。┅鸡兔同笼,与皇民及愚民共处一岛,他们人又多,我们祖国又挡在外,数人头的游戏要玩下去。」(《曲线报国复中华》2007.10.06)


◆ 对於统治的看法

「白色恐怖难免过当,但当时是为了对付共党、左派,有其时代必然。」(《从「渝生」到「美活」─读信怀南的「最後一代的内地人」有感》2007.02.09)

「当初外省人来台,┅怎能倒行逆施弃国语、就方言呢?不但不能鼓励,还要阻遏也。」(《从「渝生」到「美活」─读信怀南的「最後一代的内地人」有感》2007.02.09)

「解严二十年,实在是一页伤心血泪史。以前戒严百分之三,民众安居乐业┅,现下民主只行百分之三,变成盗贼蜂起,民不聊生。」(《黄钟待响》2007.07)

「猫空缆车应绝无问题,有问题必定是台独破坏┅我等爱国人也应配合政府,保护首都┅不要因为解严而松懈了。」(《提防台独破坏缆车》2007.08.07大众时代)

「我等中国人就必须保护蒋,就算蒋杀了我父亲也要保此礼也。何况,蒋介石不但不是二二八的元凶,还是镇压皇民暴徒、确保台湾入版图的元魁┅」(《统一尚未成,介石仍需万岁》2007.12.31 大众时代)

「『白色恐怖』如果有烈士,那陈仪是头号烈士,怎麽不给补偿平反?」(《再见二二八?》2008.02.26)


◆ 对於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态度

「分裂了疯子鬼岛仍是中国一部份。」(《与疯分裂》2005)

「「中国台北」,有何不对?」(《屠城的野狼烟?》2007.04.30)

「单说「大陆为中国」就是叛国,08奥运可称大陆或我国主办,不能说中国主办。」(《黄钟待响》2007.07)

「胡为真辞职後批扁『去蒋化』与『去中化』,┅任用这个不折不扣的中国之子时难道还不知他效忠的是中华民国吗?为何还用他?┅这不是君臣关系,而是敌我关系、统战关系了。」(《为真何错?》2007.07.04)

「『色,戒』参加威尼斯影 展,出品国是填中国台湾。台湾以此片报名奥斯卡影展最佳外语片,想『外,借』,借上海名光为台湾做国际宣传,结果被奥斯卡「否,戒」,说这不是台湾片,从演、导、景、钱来看,属中国片。」(《「国,戒」,金马奖有感》2007.12.10)

「大陆十二下一举拿得五分,大逆转胜。我简直不敢相信┅┅播报人员也一脸痛苦,我倒高兴的很。」(《国庆双实》2008.08.20)

「若中美未转交(自台湾转大陆,关系正常化。)┅┅,现下台湾不是独更甚乎?」(《谁应道歉?枪响就知》2009.02.04)


◆ 对於中华民国的态度

「现在,只有彻底超脱扬弃中华民国认同,或才能重建希望┅现在,只有坚持中国认同,台湾现状不可保,只有回归中国的原状。」(《04年扁舞弊窃政後》2004)

「歹丸伪国庆节大家都在说∶『中华民国已没有了。』」(《外交异形》2005.10)

「『中华民国是台湾』?那中华民国已不在,她只剩个省,等著『望春风』。」(《外交异形》2005.10)

「现下的国民党、要骗台湾皇民选票的国民党、不敢大声说中国的中国国民党┅「二二八」不好据理自辩,美国人的武器也不能全都不买。┅因此只能先维持个汪伪政权,但不要给重庆政府添麻烦,找难题。」(《曲线报国复中华》2007.10.06)

「『中国时报』社论说:『北京是该正视『中华民国』了。』┅如此反中,反『外交休兵』,反『台湾是中国的一区』┅靠中国人出钱把她养著,┅她还恩将仇报?┅为什麽要正视中华民国呢?你中华民国当初违反民意,挑起内战┅」(《正视你自己─中华民国》2008.12.13)

「『中华民国』岌岌可危,不但谈不上光复大陆,反要靠大陆来保护了。」(《齐人尊严》2008.12.16)


◆ 关於台湾的国际生存空间

「进世卫就是搞台独。」(《是为台独》2005)

「台湾因为国家认同混乱,忠奸正伪全错乱,┅那些真正爱国,爱护中国的,竟被诬为犯台、鸭霸、打压,叛贼还向政府要『国际空间』,焉不知那是『叛国空间』,竟还理直气壮┅。」(《护旗羊癫疯》2008.06.17)

「『金钱援交』这个问题,问到底就是∶『我们要不要外交部?』」(《外交异形》2005.10)

「所谓的务实外交,其实正是务虚外交,因为『实』为台独。」(《外交异形》2005.10)

「台湾是个龙发堂,可笑至极,最近每次向大陆求好,都加这麽一句:『要给国际空间。』┅要「国际空间」就是台独。」(《龙发堂的空间》2008.09.11)

「台湾一天到晚喊著要尊严,实最无耻┅说要『台湾尊严』就是国耻,就是叛国。你『中华民国』有三十五省┅还治有福建省,怎麽毫不谈尊严?」(《齐人尊严》2008.12.16)

「所谓的外交,所谓的『国际空间』,都是台独否定『中华民国』的作为。」(《外交羞宾》2008.12.17大众时代)

「『有义意的参与联合国周边组织』的说法┅┅就好像不让通强奸,那得让我性骚扰吧?这是什麽逻辑?」(《外交休兵》2008.12.18大众时代)

◆ 关於台湾的国防

「歹丸军购这个问题,问到底就是:我们要不要国防部?┅我很认真的在谈废国防部的问题。┅国防,是防卫国家,防御外国侵略,┅而我国领土内现有个叫『中华民众共和国』的政治实体(不幸)┅。她若不民主、混蛋,那是我国警察要管的事,与军队何干?也因此,要「武购」,那应是内政部的事,与国防部何 干?」(《军购宅变》2005)

「总统说了:『不独,不武』。很对,那就彻底不武,免了台独的妄想。台湾本岛留点维安武力,海空军都不要。┅对岸飞弹不要撤。对┅这些飞弹┅不是对准中国人,是保障国家领土完整┅」(《两门同安 两岸双赢》2008.08.22)


◆ 对於外交工作的看法

「台湾人养了批合法的外交掮客,┅他们好好等因奉此,假戏假做,一生至少可攒积五千万的资产,所以个个谨小慎微,视钱如命。┅外交人员保守自闭,愈是外交部的愈顾人厌。他们没人性,很无趣,同事间也没感情,因为大家都要抢那块肥肉,不踩著别人就吃不到,但也共同保守著那个大秘密:『我们骗得大钱』。」(《十亿巴扁洗钱案》2008.06.11)

「有位外交官感叹的说:『以前我们是生怕人家说我们不是中国,现下则是生怕人家说我们是中国。』这种人格分裂,认同矛盾,怎能办外交?怎能谈外交?」(《十亿巴扁洗钱案》2008.06.1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转自该网页∶http://www.wretch.cc/blog/cliquer/17802682

2014-08-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