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生八胞胎的美国“女土匪”

曹长青




美国加州女子苏尔曼(Nadya Suleman)生了八胞胎,成为热门新闻,也在美国引起争议,因为苏尔曼是单身母亲,又无工作,谁来养活这些孩子?随著媒体对八胞胎的报导,人们从这个极端的例子中,更看清了美国福利制度的弊端。

今年33岁的苏尔曼曾有过一次婚姻,但没有生育。离婚後,从24岁时开始,她用人工授精的方式,生了六个孩子,现在又用同样方式,一次生了八个,等於九年间有了14个孩子。

苏尔曼用人工受孕要这麽多孩子的做法,在美国受到广泛批评,甚至被痛駡。因为这不仅涉及到孩子的抚养问题,还有婴儿的生命、健康等责任。因一次孕育八胎,极可能造成发育问题,甚至被医学专家称为人类的极限。八个胎儿争用平常供给一胎的营养等,会造成哪个胎儿都无法达到正常一胎的发育水平。苏尔曼的八胞胎,生下体重都很轻,在1.5磅到3.25磅之间。

医学家认为,由於人的生理能力基本都是一次一胎,自然受孕,三胞胎都是罕见的,四胞胎则是极限。而通过人工受孕,一次八胎,不要说可能造成先天残障等,婴儿生存率也很低。研究显示,多胞胎往往会早产、婴儿体重偏低,有生理缺陷、感官器能紊乱等并发症,死亡的风险高。例如,根据网上可查到的资料,1967年墨西哥女子塞普尔韦达分娩四男四女,八名婴儿生下後全部夭折。1985年土耳其女子生八胎、1996年英国女子生八胎,都没有一个存活下来。近年医学科技大幅进展,多胎存活率才上升。1998年美国女子分娩四男四女,幸存了七个,体重最轻的生後一周死亡。2000年意大利女子生下四男四女,其中四名夭折。

这次生八胎的苏尔曼,已有的六个体外受精的孩子,三个有残疾,残障率等於50%。现在的八胞胎,将来不知道会出现什麽问题。作为母亲,苏尔曼好像完全不为这些婴儿的生命、健康,以及他们未来的命运著想,她想要的,用她自己的说法,就是圆那个从小就希望有个大家庭的梦,弥补她是家中独生女的孤单。如果这是真的,她就是一个非常自私的女人。而事实上,她有更多的算计在里面。

苏尔曼原来带六个孩子,经济已相当拮,是靠她父母和政府养活(住父母的房子,领孩子的福利金),因她没有工作和收入。现在孩子增到14个,经济更成为大问题。

首先,这八胞胎的生产和护理就是一笔巨额耗费。当时有46名医护人员组成的团队接生(在五分钟内生下八胎)。这麽多医护人员,医疗费不知得翻几倍。在美国,有报导说,医院接生一名婴儿的费用约在9千到2.5万美元,剖腹产的八胞胎接生,当然风险更大,费用会更高,起码得20万美元!八胞胎不仅本身就是极特殊的情形,而且还比预产期早了九周,所以留院观察期延长,更使医疗费增高。一般一个新生儿特别看护室的每天费用可高达数千美元。据福克斯电视台报导,这八胞胎的接生和看护费在今年内,就可能达到500万美元。

八个婴儿出院後,随後的抚养费等更是庞大数字。专家推算说,光八胞胎一年的尿布费就要七千美元。根据美国农业部的儿童抚养费计算法,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如抚养孩子到17岁,父母每年花在孩子身上的钱(住房,食物,服装,医疗,教育等)就要一万多美元。苏尔曼有14个孩子,17年就要238万美元。以後孩子上大学,有人推算,未来美国一所公立大学的四年学费等可能近九万美元。14个孩子如果只是上比较便宜的公立大学,学费就要122万美元。如果孩子上学费更贵的私立学校,开支会更惊人。这还是从每个孩子都是健康的来算的。

据福克斯电视台的医学评论家说,这八胞胎不到五岁时,他们的健康和生活费用等,大概就要花销一千万到一千五百万美元左右。

从八胞胎的接生、护理费,到抚养14个孩子到17岁,再加上以後供他们上大学等等,上千万美元的巨额费用,苏尔曼到哪里弄这麽多钱?她自己连工作都没有,也没有丈夫,她父母的年收入不到10万美元,而且公共档案显示,其母亲去年就申请破产,她住的父母那套房子,最近因还不起贷款,可能要被银行拍卖。别说养活这八胞胎,就是抚养原来的那六个孩子,她都非常困难。

如果苏尔曼有智障,根本不懂这些问题,还有情可原。但苏尔曼在加州州立大学获得青少年发展研究方面的学位,还曾攻读硕士(没念完),属於有知识的女性。而且她在电视上接受访谈,思路清晰,口齿伶俐,为自己辩护振振有词。那麽为什麽常人能想到14个孩子的抚养问题,而她这个受过教育的母亲会想不到?

媒体上很多美国人毫不客气地痛斥她,甚至骂她是白痴。连苏尔曼的母亲都怒责说,生这麽多孩子怎麽养,女儿“简直是无知”。

事实上,苏尔曼不是“无知”,她当然完全清楚自己没有经济能力养活14个孩子,但她早就有了解决之道,就是把抚养孩子的责任推给政府和大众。首先,接生和医疗监护孩子的费用她不用出,医院可以依据《早产儿照顾法》,向州政府医疗保险计划申请补助。而抚养这14个孩子,也不需要她自己承担。根据美国的福利制度,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会获得政府福利金。据报导,苏尔曼原来那六个孩子,每月领490美元的食物卷,还有救济金;另外她有三个残障孩子,每月还可能多拿到700多美元的补助金。现在又增加八个孩子,苏尔曼领取的食品卷、福利金得翻番。如果八胎中有残障,那麽会拿到更多的救济。所以她既不怕多生,甚至不怕生残障孩子。反正把一切责任都推给政府、纳税人就是了;让“大众”来养活她的14个孩子。

左派热衷的社会主义福利制度,等於是“强迫”纳税者养活她的孩子。苏尔曼就像土匪一样,利用政府强行的税收(不缴税就得去坐牢),来养活她的孩子。她对自己生多少孩子,都不必负责任,可以通过福利制度,让纳税人替她抚养孩子。这种养懒汉、鼓励不负责任的福利制度,给苏尔曼这样的“抢劫者”提供了机会和可能。

一个健康的社会,当然应该有一定的社会福利,对因残障、健康、年龄等因素而处於困境的人、以及有特殊困难的新移民等,提供一定的救济是必要的。但是这个福利既不应该额度很高,更不应该是政府做的。民间社会的慈善机构有足够的善心和能力来解决这些问题。但左派的问题是,既不相信个人有为自己承担责任的能力,也不相信民间社会照顾弱者的能量,而认为只有政府才能解决问题,解救个人。

而事实是,这种“解救”不仅鼓励了相当一部分人的懒惰,更刺激了一些不负责任的人去钻政府的空子。政府如果自己能创造钱,它愿意怎麽撒,就怎麽撒。就像比尔盖茨那样。但政府不创造财富,它用强行的手段从别人那里拿来钱,去养活苏尔曼的14个孩子。这在本质上和强盗毫无两样。而如果美国没有这种福利制度,苏尔曼就不会要14个孩子;没有养活孩子的路子,她当然就不会动“生”的念头。

苏尔曼的八胞胎,再次凸显了美国福利制度的弊端。但令人悲哀的是,奥巴马上台後,不仅用纳税人的钱,巨额往失败的私营企业注入资金,更把政府开销扩大到史无前例的水平。这种做法,就会使苏尔曼这些“土匪们”有更多的空子可钻,合理合法地抢劫(靠劳动致富的)纳税者的财富。

——原载台湾《看》双周刊2009年3月

2009-04-0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