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国民党可恶,共产党可怕

曹长青

十多年前,妻子到台湾参加书展,带回一套《殷海光全集》。当时翻了一下,虽然很欣赏殷海光批评国民党专制的勇气,但总觉得和共产党比,国民党还是小巫见大巫,就没有去精读。最近圣诞节期间,又把殷海光全集读了一遍,这次的感受就很不同,因近年我多次到过台湾,对国民党当年的独裁有了更多的了解,对其今天的专制後遗症更有很多直接的感受和认知,由此也更敬佩殷海光的智慧和勇气。

在到台湾之前,殷海光就明白「国民党政权是建立於党阀、军阀、财阀和政阀这四大阀之上的。」「国共两党都信奉枪杆子里出政权,都鄙视理性,崇尚权力。」他当时就认识到∶「国民党可恶,共产党可怕」。到了台湾之後,他更目睹「国民党是由一班职业党棍组成的。」而那些在台中国人,「是无根的人,为了苟且偷生,他们只有依附权势。」

在筹组反对党的雷震被捕之後,他写道,我们这些渴望自由的人,「毫无掩蔽地暴露在一个没有约束的权力之下。」国民党是「天无二日,地无二党」。殷海光生前最後一篇论文是「解剖国民党」,直指蒋介石是没穿衣服的皇帝,国民党是「次级极权主义政权」。

殷海光夫人在序言中说,「殷海光被国民党围剿逼害,特务守在我们家大门外,岁岁过著恐惧担忧的日子。接著殷海光患胃癌,主治及手术医生说他只能活六个月,国民党仍不让他去哈佛大学做研究员。」而报上还一片国民党文人的叫駡围剿。殷海光悲凉地说,历史上「赵高指鹿为马不过偶一为之,但今日我们在台湾所碰到的,是一群有组织的『赵高』。颠倒黑白,罔顾是非。」在被台大解除教职(台大永远的耻辱),贫病交加中,殷海光才五十岁就去世了。殷夫人感叹到,「我们的不幸和牺牲值得吗?」看到世界民主的潮流,殷夫人结论说,「是值得的。」

但殷海光恐怕怎麽也不会想到,那个当年高调反共,并以此镇压一切自由声音的国民党,今天竟然和对岸的共产党成为「一家人」。一个共产党小官陈云林来台,举中华民国国旗者,都遭到镇压。而举中共五星旗的,不仅没事,还受到保护。上周六在自由广场演讲会上首播的《红色戒严》纪录片,就真实地记载了那一片五星旗在台湾飘扬、而抗议民众却遭殴打镇压的场面。在国民党主导的媒体上,又像殷海光时代一样,一帮「赵高」们,颠倒黑白,为国共合作捧场。而说真话的知识份子,则遭到恐吓。例如本土的《新台湾周刊》采访主任陈宗逸,最近突然遭调查局搜家,因他伯父是在美国为台湾游说的组织FAPA的执行长。而支持台湾独立的反共政论家林保华,最近也被警察恐吓。包括马政府在陈水扁案中的政治清算和嚣张,都再次清楚地展示,国民党那「天无二日,地无二党」的本性并没有改变,就像狼一样,动不动就露出吃人的本性。对於这样的国民党,只有像殷海光一样,以「我们的不幸和牺牲是值得的」精神,起来挑战它。一个必将被历史证明的事实是∶只有国民党在台湾消失,这块土地才会真正有希望!

原载台湾《自由时报》2008年12月29日「曹长青专栏」

2008-12-2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