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星期专论∶一碗面里的一只臭虫

曹长青

14年前,在美国那个著名的辛普森涉嫌杀人案中,当时洛杉矶检方查获大量辛普森杀人的证据。案发後,辛普森还驾车逃跑,并用枪顶著自己脑袋,想自杀。但在众多确凿证据下,辛普森却被判无罪。因为辩护律师引用了这样一个取证原则∶「一碗面里的一只臭虫」。这是一个比喻∶我们吃面条时,如在碗里发现一只臭虫,绝不会再去找第二只,而是把整碗面都倒掉。在司法中,如检方有不法取证,违背无罪推论原则,那麽无论他们已掌握多少确凿证据,这个案子也无法成立。

辛普森的辩护律师指出并证明∶司法人员在侦查过程中,有些关键证据的取得明显不合程序,甚至故意要给嫌犯定罪。而且那个涉嫌移动了证据、参与办案的白人警探有过种族主义言论,被认为出於歧视而栽赃。於是,由於一两样证据不是合法获得,结果所有的证据都不被陪审员采信,辛普森获判无罪。

美国司法的这种做法,就是要最大限度地保证嫌犯的个人权利,最大程度地制约检方滥权。因为嫌犯作为个人,一旦落到代表政府权力的警方、检方手里,如果他们滥权,其对个人权利的危害,是远比个案犯罪要严重得多的问题。

德语作家卡夫卡的著名小说《城堡》和《审判》中所描绘的,就是个人面对巨大的权力那种完全的无奈、无望,只有被宰割和践踏的命运。对於个人权利意识相当强烈的西方人来说,在保护嫌犯、甚至罪犯的权利和容忍司法滥权之间,他们必定选择前者。而对习惯专制制度、个人权利意识淡漠的亚洲人来说,经常是在对涉嫌的犯罪行为痛恨的同时,忽略甚至完全不顾嫌犯的个人权利。

●马英九早给扁案「定调」

今天,被国际舆论关注的陈前总统一案,已远不是「一碗面里一只臭虫」,而是满碗都是「臭虫」∶首先,检方明显违反「侦查不公开」原则。扁案曝光後,媒体上的爆料,几乎都是只有特侦组才能掌握的细节。所以早有司法专家指出,这是舆论定罪,完全违背「无罪推论」的法治原则。其次,检方押人取证,用隔离恐吓、带手铐、剪长发等摧毁嫌犯人格尊严的手段,获取口供。

而近日公布的扁案起诉书,不仅其煽情、渲染、个人攻击的情绪化语言像讨扁檄文,而且多处提到关键的贿款金额时,都是空格,显示早在结案前起诉书就已写好,是定罪在先,取供於後。这种手法,让人想到当年主张台独(提出改国号为「中华台湾民主国」)的雷震被关押後,蒋介石就下令定调,甚至包括判几年。今天对扁案,给蒋家做秘书出身的马英九,早在起诉前就定调扁是「马可仕」。所以才有八个检察官在记者会誓言,办不出结果就下台,等於公开回应「最高领袖」的定调。仅这一条,这个案子就是政治案。

●制度和文化的双重陷阱

同样是面对司法滥权,但陈水扁案和辛普森案还有很大不同。首先扁案不是杀人,也不是全斗焕卢泰愚的政府血案。其被控的犯罪行为,有相当的司法认定空间。这里有两个制度层面的问题∶第一是国家层面,由於台湾半个多世纪的国民党专制,政商之间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已成为一个恶劣的传统,政治献金和贿赂之间的判断的确十分困难。所以检方滥权判案的馀地十分大,而且已经在做∶送钱者不当贿赂者处理,而接受者则按受贿者起诉。第二是民进党内层面,政治献金到底是给个人还是给政党的,没有什麽区分。民进党内清楚政治献金多数到了陈水扁那里,搞活动或竞选需要钱就去扁那里要,但却没有严格规定把党产和其个人资产分开,於是造成一个巨大的模糊空间。这里面陈水扁有没有责任?当然可能有。但今天,侵吞亿万国家财产(不当党产)的国民党政府,拿这两个制度层面的严重缺陷来清算陈水扁,是完全没有任何公平可言的。

其次是文化层面的问题。在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政治献金都是走支票,来往帐目清晰。而台湾是现金文化,红包文化。谁要能在这种现金、红包堆里理出一条清晰、清廉的从政道路,的确得有点圣人的德行、天才的本领。这个文化层面的问题,台湾大小官员全部心知肚明,今天马政府拿出一副包青天的气势痛宰陈水扁,不知会不会做噩梦。

●「中国」司法人员审台湾总统

第三,在辛普森一案中,检方的不合法取证,是个别办案警探,不是检方的集体行为。而扁案的违反程序正义,是来自整个检调机构,来自执政党、总统府。

第四,辛普森案中的歧视问题,只是一个白人警探有过歧视黑人的言论。但在扁案中反映的,是国民党当局代表的「在台中国人」这个群体,对台湾人的歧视。他们对陈水扁上台的不容忍、不接受,世人皆知。在如此严重的歧视背景下,再由歧视者一方主导判案,等於是让三K党审理黑人案,其荒谬只能令人哑口无言。

第五,辛普森案只有种族歧视问题,却没有国家认同的政治问题。而扁案的政治背景像蓝天绿地一样清晰。由认同中国的司法人员,审判只认同台湾的前台湾总统,谈司法公正是天方夜谭。如果检方有种,让认同台湾的台湾人来审理这个案件。当然,这得等太阳从西边出来那天。

综上所述,扁案已是满碗臭虫,即使检方拿出陈水扁贪污了半个台湾国库的证据,也没有了任何意义。但令人恐怖的是,陈水扁面对的不是美国,而是那个可以把他和所有相关人员都吞噬的卡夫卡的城堡和审判。面对这种情形,绿营难道就要容忍自己(和蓝营一道)把这满碗臭虫的面吞下去吗?

原载台北《自由时报》2008年12月28日「星期专论」

2008-12-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