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扁案起诉书露「马」脚

曹长青




扁案起诉书面世,内容全然不令人惊奇,因全都被泛蓝媒体爆料过,可见所谓司法「侦查不公开」,在该案中完全不存在。

两百页的起诉书,主要指控有三大项∶一是贪污国务机要费,二是接受贿款,三是洗钱。第一项是「历史共业」,又有马英九同性质的特支费获判无罪的先例,显然很难定罪;而第三项,只有钱是非法所得,才算洗钱,否则在银行转多少次,都不构成犯罪。对於第二项的「贿款」则值得探讨,而这一项可争议之处颇多,除历史遗留的政治献金制度缺陷等问题之外,仅起诉书本身,就有诸多令人质疑之处∶

首先,说扁家拿钱的「证人」辜仲谅,是人所共知的通缉要犯,在扁案关键之际「突然」从日本包机回台作证。马政府和这名通缉犯明显像有幕後交易。一名多年通缉犯,回台後既没被羁押,更不被起诉,甚至还被允许自由回日本,台湾还有没有司法?这难道不是太明显的为给陈水扁定罪而不择手段吗?

其次,龙潭购地案主角、辜家的另一後人辜成允,则把扁家认为的政治献金咬定为佣金,即检方认定的贿款。起诉书论证说,辜成允公司资金困难,「背负巨债,当然不可能给陈水扁政治献金」。但在同页起诉书上,辜成允作证说,他当时给了国民党政治献金;在同样资金困难下,给国民党政治献金就有钱,而给陈水扁政治献金就「不可能」,逻辑在哪里?而且既然检方认定辜成允是贿赂,那为什麽不起诉行贿者?唯独起诉另一方,这不等於把送钱的人当政治献金者,却把接受人当受贿者,有这种逻辑吗?

第三,特侦组事先就想给扁定罪的意图早被人质疑,在这次起诉书中更显露无遗,因里面居然有和陈述事实完全无关的形容词句∶贪得无厌、品行甚差、大肆干政、贪婪成性、滥用权势、败坏官箴等等。这哪是法律语言?如此非专业实令人目瞪口呆。能把泛蓝媒体上名嘴的仇恨、煽情语言坦然写进起诉书,以这种心态办案,此案还有任何公正可言吗?

第四,更荒唐的是,在指控扁家贪污的几个关键处,金额上都是空格。例如「佣金应在新台币X亿元」,「约新台币X亿元贿款之流程如下」等。在真正的司法制度下,这个起诉书应是无效的,因连「贿款」多少都没有,你起诉什麽?在遭广泛质疑下,新版本才添上了金额。这说明,包括检察总长在内的特侦组成员,对起诉书全文都没有仔细看一遍就急於公布,完成年内交差的誓言。面对如此国际关注的大案,特侦组之草率、之不专业、之急迫的心态,一目了然。而这种「金额空格」更启示人们,起诉书在侦结前就已写好,给扁的罪也都定好,只等金额数了,否则不可想像这种严重疏漏。

第五,起诉书没有提出求刑多少年,而是打破惯例地提出「给予最严厉之制裁」。这是清楚地事先留下最大的量刑空间,到时候马政府可根据政局来弹性处理扁案,从五年到无期。哈佛法学博士、曾做过司法部长的马英九,早在扁案被起诉前就把陈水扁定性为「马可仕」;这不仅是未审先判,给检方变相指令,更是令人叹为观止的司法白痴景观。而起诉书露出的清晰「马」脚,也等於再次展示此案的政治性。

原载台北《自由时报》2008年12月15日“曹长青专栏”

2008-12-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