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达赖喇嘛的绝望促台湾人觉醒

曹长青




在台湾的马英九总统说要在任内和北京签《和平协定》之际,流亡的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却准备放弃与中共和谈的「中间道路」政策,这实在是一个引人注目的对比。而深入探讨一下达赖喇嘛和中共打交道的历史,不仅可能给马政府提供一个前车之鉴,更可促使台湾人民,包括中国人觉醒,不可对共产党存有幻想。

●《十七条协议》等於谎言与暴力

达赖喇嘛对共产党的第一次「幻想」发生在五十年代初,当时中共大军压境,准备进攻拉萨。达赖喇嘛派出了代表团到北京与中共「和谈」,最後和共产党签署了著名的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十七条协议》,虽然条款中清楚地写明,共军进藏後,达赖喇嘛的政教领袖地位不变,西藏的现行政治制度不变,甚至写了「不拿藏人一针一线」,结果中共军队进入拉萨不久,就拿走了整个西藏。

达赖喇嘛对共产党的第二次幻想,是在中共军队进藏後不久,他被毛泽东请到北京,参观共产党的所谓「新中国」成就。从经济还相当落後的拉萨来到大都会的北京,年轻的达赖喇嘛几乎目不暇给,眼花缭乱,再加上毛泽东的花言巧语,这个当年才19岁的青年,竟然对共产主义著迷,提出他是不是也可以加入共产党?直到後来有一次毛泽东私下告诫他,宗教是鸦片,等於劝他放弃佛教时,他才猛醒,认为毛是个「邪灵」。

达赖喇嘛返回拉萨之後,共产党就完全背弃《十七条协议》中的承诺,对西藏强行社会主义改造,结果遭到藏人,尤其是僧侣们的强烈反抗,最後引发全藏起义,反共抗暴。起义遭到严酷镇压,据中共文件,有87,000名藏人被杀害。达赖喇嘛率领8万藏民翻山越岭,逃亡到了印度。台湾的女记者林照真多年前曾就此采访过不少当时的见证人,写了一本名为《喇嘛杀人》的专著,相当详细地记述了这段历史。从《喇嘛杀人》这个题目,就可以看出,不杀生的喇嘛、尼姑们都拿起武器抗暴,可见这些出家人已被逼迫到何种地步。

●64%藏人说「达赖喇嘛怎麽说就怎麽做」

达赖喇嘛在印度流亡期间,坚持不和共产党对话、谈判,谴责中共暴政,尤其是对西藏的殖民统治。但到了八十年代,邓小平复出掌权,放出「只要不谈独立,其他甚麽都可以谈」的风声之後,在1988年,达赖喇嘛在欧洲议会发表演讲,提出了著名的中间道路(即「斯特拉斯堡建议」),也被他自己称为「中庸之道」的新政策。所谓中庸之道,就是取中间值∶达赖喇嘛不再寻求西藏独立,但也不同意西藏被中共殖民统治。同意西藏属於中国,但要求高度自治。除了国防、外交等交给北京中央政府之外,其他西藏内部事情,由藏人自治,包括要在西藏实行民选制度等。

达赖喇嘛的放弃西藏独立政策,在流亡藏人中(10万多人)引起很大争议,尤其是年轻人,仍坚持西藏独立。九十年代中期我在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的印度北部小镇达兰萨拉采访「藏人青年大会」主席才旦诺布时,他就明确表示,不同意达赖喇嘛的意见。「我们主张使用任何手段来结束中共在西藏的统治。」当我问到「在达赖喇嘛和西藏人民意志之间谁是决定者」时,他毫无犹豫地回答,「当然是人民意志。我认为达赖喇嘛应服从人民意志。」西藏青年大会的副主席葛玛益西和西藏流亡政府的国会议员葛玛秋培更明确提出,「我们少数流亡藏人没有改变西藏民族後代之前途的权力。」「西藏的问题是国家独立和民族自由,而不是文化、宗教和环境保护等问题。」包括达赖喇嘛的哥哥在内的一些藏人甚至指责「中庸之道」是「出卖西藏」。

但由於西藏是个宗教社会,近八成的人信仰佛教,而达赖喇嘛又是最高政教领袖,因此人们也无法、更不愿反对达赖喇嘛的主张。就像如果罗马教皇同时又是意大利总理的话,那他的话,意大利的天主教徒就很难反对。当时在全印度的藏人居民点举行的民意测验显示,在被问到是要求西藏「独立」还是「自治」时,64.4%的藏人回答「达赖喇嘛怎麽说就怎麽做」。

我来到海外这些年来,从美国到印度,接触过很多西藏人,采访过的差不多上百人,他们几乎全都表示希望西藏独立(当然大多数说,还是会听达赖喇嘛的)。在这种情形下,1996年底,我在印度达兰萨拉专访达赖喇嘛时,直接对他说,我见到和采访过的西藏人全部都要求独立,只有一个人说不要独立。他问是谁?我说就是你。他哈哈大笑,然後非常认真地给我讲解他的想法。他的确是发自内心地认为,西藏留在中国是有好处的,西藏给中国提供佛教的精神文明,中国给西藏提供物质帮助;这样西藏也不必发展很多工业,可以成为世界环保最好的旅游区,而且也不必发展军事。

●年轻藏人的绝望情绪

但对达赖喇嘛的善良愿望,或者说是一厢情愿,北京不仅完全不买帐,甚至恶意地编造达赖喇嘛是藏独煽动者的谎言。虽然中共有时为了敷衍国际社会的压力,也做做样子,派统战部官员和达赖喇嘛的代表会个面,对谈一下,但中共媒体却报导说,这是政府官员接待回国探亲的爱国藏胞,根本都不承认是达赖喇嘛的代表,更别说承认西藏流亡政府。

达赖喇嘛为了创造双方谈判的诚意和气氛,特意放弃到台湾访问的机会,甚至要求在美国和欧洲的流亡藏人,在中共领导人出访期间,不要到街头抗议。因此不仅海外的藏人示威游行减弱了,在西藏内部,抗议的声音也少了很多。

但这就是共产党要的效果,要你们都不反抗,都被「假对话」麻醉,更便於他们在西藏的专制统治,同时也少了国际社会抗议的麻烦。

今年3月的拉萨骚乱抗议事件是个转捩点。由於达赖喇嘛的让步妥协政策多年毫无效果,在藏人中,尤其年轻人,酝酿、翻涌著一种焦虑、绝望的情绪,因此一些在印度的流亡藏人发起徒步走向西藏境内的抗议活动,拉萨的藏人起来呼应,结果就遭到中共血腥镇压。然後中共用控制的媒体指控是达赖喇嘛密谋发动的这场骚乱,并煽动中国愤青,还有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在几乎全世界范围进行了一场控诉达赖喇嘛、抗议西方媒体对西藏事件报导不公的疯狂丑剧。

●达赖喇嘛给马英九「上课」

这个事件,使流亡藏人再也忍无可忍,他们对达赖喇嘛谋求和中共对话的「中庸之道」的最後一线希望,可以说是完全破灭。在各种批评、不满、抱怨声中,达赖喇嘛不得不宣布,召开全球流亡藏人的代表大会,检讨「中间道路」,因为连他自己也不再相信中共有任何诚意。他在不久前的一次法会上说,共产党是说一套,做一套,「我们的对象并不诚实」。

但即使这样,达赖喇嘛还是对共产党存有幻想,他在法会上说,拉萨的抗议事件根本不是他「煽动」的,他真诚地说∶「我马上邀请他们(中共的人)来这里,对我的办公室、我的文件进行检查,甚至审听我和新来这里的西藏人的谈话录音。但是,没有人来这里检查。」他居然天真到如此地步。

达赖喇嘛对共产党的幻想,还在於他本人对马克思主义情有独锺。他在《自传》中说,他是「半个马克思主义者」,这也是为甚麽当年他向毛泽东提出要加入共产党的原因之一。1997年春,达赖喇嘛首次访问台湾之後,然後访问美国,在华盛顿和十多名中国异议人士和作家会面交谈。当时与会的原中国社科院马列所所长苏绍智发言时说,他非常尊敬达赖喇嘛,对达赖喇嘛「中庸之道」非常赞成。告辞时,达赖喇嘛握著他手说∶「这次时间太短了,如果有时间,我要向你请教一下马克思主义。」仍表现出对马克思主义的兴趣。

从达赖喇嘛1959年流亡到印度,明年就是整整50周年。半个世纪的历史长度,达赖喇嘛和共产党打交道,哪一次的真诚,都没有获得任何一次的善意回应。因为共产党是狼,而狼的本性就是吃人。期待善良的狼、不吃人的狼,这种期待永远会落空。

但达赖喇嘛有他的难处,有他的苦衷,因为西藏在中共手里,他的600万人民在被殖民统治,西藏文化和宗教在被摧毁。他心急如焚,也有一种弱小力量的无奈。因此才期待、憧憬「中庸之道」也是一条出路。

但今天的台湾则完全不同,台湾从来都没有被中华人民共和国统治、管辖过一天,更从来都不属於中共。马英九如果不接受达赖喇嘛的前车之鉴,还要主动去跟中共签甚麽协议,下场只能是更惨。国共以往合作的所有历史,都是共产党占尽便宜。这次国民党是要继续愚昧上当,还是另有企图,我们拭目以待。

——原载台湾《看》双周刊2008年12月3日第26期

2008-12-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