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奥巴马当选的正面和负面意义

曹长青

美国建国二百多年以来,首次选出了黑人总统。黑人从做奴隶到成为全世界最有权力的白宫的主人,的确走过了一个漫长的道路,而这次则产生了一个飞跃。奥巴马的当选,对美国、对黑人、以及一切非白人种族群体都有著不可否认的正面意义。

对美国来说,无论是以文明自居的欧洲,还是一贯抱怨被欺负的非洲,或者要找理由诅咒美国的任何独裁国家,种族歧视是他们攻击美国的最重要武器之一。人数在美国只占13%的黑人中,有人能成为美国仅有的44个总统之一,足以封住很多抨击美国种族歧视之口。因为任何个案的歧视事件,都无法和一次集体投票所证明的结果相比。这个投票结果,等於是就美国是否接受黑人总统的一次公投。当大多数选民对黑人当他们的最高领导人都接受了,说明制度性的歧视在美国已经完全不存在,无论今後还会有多少个案发生。所以,奥巴马的当选,对美国在世界的形象,有相当的正面意义。同时在美国国内,白人也可以一了百了地摆脱(当然这是从理想的角度说)由於曾让黑人做奴隶而背负的、近乎赎不完的罪。

●将来你可以是奥巴马

对於黑人和各种非白人种族群体来说,他们是恒久地抱怨被歧视、被压迫;很多人把在美国生活、工作中遇到的任何不顺,都归到种族歧视上。於是这些少数族裔长期被一种最不健康、最阻止人积极正向发展的受害者心态所左右。这种受害者心态使他们成为美国的边缘人。受害者心态和边缘人心理,不仅严重影响事业的顺利发展,更导致黑人和各种少数族裔无法幸福愉快地享受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国家。奥巴马的当选,在正常的情况下,应该可以大幅度地降低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的受害者心态。如果真起到了这个效果,则是这次大选最有积极意义的一面。

另外,黑人比其他少数族裔更令人忧心的一面是,他们单亲家庭比例太高(达70%),导致教育水准严重落後,青少年犯罪率也远超过其他任何族裔。而奥巴马夫妇的常春藤大学学历和美满婚姻,可以成为黑人家长教育子女,年轻人发奋图强的榜样。今後,任何一个黑人父母,都可以鼓励自己的孩子∶好好念书,将来你可以像奥巴马一样,做美国总统!

所以,从以上三个方面来讲,奥巴马的当选,是有相当正向和积极意义的。但与此同时,又不得不令人摇头的是,奥巴马是美国最左倾的政治新星;而且他不仅左倾,更甚至和反美的恐怖主义者、仇视美国的牧师等有著长久的朋友关系,他妻子在他快成为美国总统时,才第一次为美国感到骄傲。中国古语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奥巴马的这些亲友关系,令人无法不怀疑他对美国价值的认同。美国选出一个具有(起码曾经有)反美心态的人做总统,实在是荒谬到家了。

●社会主义幽灵进白宫

奥巴马绝不是一般的左倾,而是一个清晰的社会主义者,尽管他和民主党都极力否认。他和民主党都是清清楚楚地要走社会主义道路,却由於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在全球的失败而没有胆量承认。他是高喊著共和党的要减税、要小政府的口号竞选的。但事实是,他的一系列政策都是要增税、要扩大政府开支。

奥巴马是社会主义者是颇有渊源的。他的黑人父亲和白人母亲,都是激进的左倾分子;他本人成长期间所受的影响,也主要都是左倾分子,甚至共产主义分子。在这样的背景下,奥巴马的严重左倾则是师出有名,可以理解。但是,在共产主义崩溃不到二十年,其惨痛的恶果还历历在目的情况下,几乎整个西方知识界,就好像共产主义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没有什麽人再研究共产主义产生的原因和理论基础,他们继续像二十世纪初一样,热烈拥抱、推崇乌托邦的社会主义道路。几乎整个知识界、绝对压倒多数的媒体,都在讴歌左倾意识形态,都在为社会主义政策背书。奥巴马的当选,就是这种左倾势力占上风的结果。作为自由世界大本营、资本主义发源地的美国,居然可以如此轻易地被极左的社会主义分子夺去白宫,这才是美国的危机所在,也是整个西方的危机所在。

●均贫富∶知识份子的「毒品」

在共产主义於全世界兴起的近三百年前,第一批从欧洲抵达美国的清教徒,就尝试了共产主义集体农庄式的生活。大家一起耕作,粮食共有、平均分配。结果不仅无法生产出足够的食品衣物,而且生产能力强的人对平均分配也非常不满。後来,这些新移民的首领决定把土地分给个人耕作,多劳多得。结果不仅产品迅速满足了需求,而且大家都很开心。这其实是一个最早的资本主义优越於共产主义的见证。但人类永恒的悲哀,是极容易抛弃从经验、历史中获得的教训,而热衷拥抱头脑中幻想的乌托邦。这点在知识份子中尤甚。

虽然共产主义已在全球崩溃,福利社会主义(相对均贫富)也在欧洲失败,「社会主义」已成为灾难的代名词,但均贫富,仍像毒品一样对知识份子有著摆脱不掉的迷魂作用。要占据拯救劳苦大众的道德高地,到底是知识份子的虚伪、虚荣心、欺骗,还是真正糊涂,完全看不见所有发生过的灾难?这实在是一个很令人困惑的问题。

这次奥巴马当选,又正值美国经济面临严重问题(这些问题不仅不是资本主义的错,恰恰是市场经济不断受到政府强烈干预而导致),更给他回头走罗斯福、约翰逊的社会主义大政府道路提供理由。美国很有可能向社会主义迈进一大步。而这一步迈出去,再回头,就难乎其难。从这个意义上说,奥巴马当选的负面意义远大於其正面意义。因为其正面意义局限於「种族问题」,而其负面意义影响整个人类。

2008年11月21日於美国(原载《开放》2008年12月号)

2008-12-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