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美国新总统的台湾盲点

曹长青





美国要改朝换代,民主党的奥巴马取代共和党的布什主掌白宫。下届美国政府的台海政策是甚麽走向,奥巴马的中国政策和布什有何不同?不仅西方专家在研判,台海两岸的学者,也开始关注。因它不仅对台海,对整个亚太安全,都举足轻重。

但专家们想找出奥巴马的台海政策到底是甚麽,比较困难,因为奥巴马和以前的总统不同,他从政时间太短,在选上总统之前,只当过四年的联邦参议员,更无出任外交职务,也没有做过外交事务研究,专家们可以找到的依据很少。

目前有限的资料是,奥巴马竞选网站刊出的亚洲政策论述,奥巴马去年七月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发过的那篇题为〈重振美国领导地位〉(Renewing American Leadership)的文章(其中五次提到中国,没有提到台湾),该文明显是他2004年参选联邦参议员时发表的那篇政策文宣,只不过篇幅更长(五千多字),更详细了一些。

●新总统是「克林顿第二」?

另外,在大选前,北京的「中美商会」曾写信给奥巴马和麦凯恩,要他们各自阐述一下对华政策。奥巴马写了两页纸,麦凯恩写了一页(刊在该商会《中国动态》上),但这些回答基本是泛泛简谈。在大选激烈拚杀之际,他们哪有时间坐下来详细写甚麽台海政策,两页纸的所谓「阐述」,完全可能是他们的亚洲智囊们代答的。

但从上述这些有限资料也可以看出,奥巴马对台海事务相当生疏,他在《外交事务》上的国际问题论述,也没有多少新意,基本是过去民主党的常规性主张,强调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国际争端,强调合作、共识,不可单边主义。但离谱的是,奥巴马在回顾过去百年美国历史,强调对美国和国际安全的贡献时,只是提到三个民主党籍总统(二战时的罗斯福,韩战时的杜鲁门,还有古巴导弹危机时的肯尼迪),居然只字没有提到领导自由世界对抗共产苏联,打赢了冷战的共和党籍总统里根,也没有提到更近的领导三十多国联军,打败了萨达姆,解放了科威特的老布什总统。这种党派化的解读历史,显示奥巴马对国际事务缺乏深入认知,更有相当的主观偏见。而且该文还提出,要在今年3月31日之前,把美国的全部战斗部队从伊拉克撤出,这更是对伊拉克以及美国在中东战略利益的不负责任(後来看到民意不支持,奥巴马又改口说,将来再制定撤军时间表,不再提三月底或几月全部撤军了)。

●拜登的糊涂登峰造极

奥巴马无论在这些文章,还是竞选电视辩论等,都没有提到台湾这两个字,只有在其竞选网页上的亚洲政策论述,提到台湾安全,也只是一笔带过。但在论述对中国政策时,奥巴马的基调很清楚,主轴是要和北京建立友好关系,强调的是合作,既没有布什刚上台时提出的把中国视为「战略竞争者」,更没有要警惕制约中共军事崛起(威胁台湾)的战略考量。虽有人担心,奥巴马可能倾向贸易保护主义,因他提出要通过税收杠杆制约企业,把商机留在美国,并由此可能和中国就贸易失衡、知识产权等问题产生摩擦。但由於奥巴马的中国政策主轴是发展更好的关系,在此大原则下,即使有摩擦,也不会升级到哪里去;奥巴马的中国政策,很可能比当年到中国、在独裁者土地对民主台湾说「三不」的克林顿更亲北京。

从选择参院外委会主席、所谓「外交老将」拜登做副手,也可看出奥巴马自认外交是弱项。美国目前房贷金融风暴缠身,经济等内政更是新任总统需马上面对和解决的问题,因此奥巴马上任初期,美国的外交很可能由拜登主导。而拜登的外交思路,不仅跟克林顿大同小异,更对邪恶有浪漫情怀。例如,在上届美国总统大选时,拜登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克里(凯瑞)的主要外交顾问,但当时写入民主党党纲的台海政策,竟然说香港的「一国两制」是解决台海问题的最好模式。真是愚蠢至极。任何对台海政治有点基本常识的人,都不会同意把台湾变成香港第二,但拜登就能糊涂到如此登峰造极。

另外从奥巴马启用的三位主要外交顾问,也可看出美国新政府的对外政策,尤其是台海政策,基本还是走过去民主党政府的老路。因这些顾问,都是前民主党政府官员,例如有卡特总统时的国家安全顾问布里辛斯基,克林顿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雷克,以及克林顿时的国安会中国事务官员贝德(Jeffrey Bader)。後来在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担任「中国中心」主任的贝德,自大选以来,一直担任奥巴马的首席亚太政策顾问。贝德会讲中文,对台海事务非常熟悉。

●奥巴马,马英九,路遥知马力

贝德和前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包道格(Douglas Paal)在今年九月号的《远东经济评论》上合写了一篇评论台湾安全的文章,题目是“台湾应汲取格鲁吉亚的教训”(Georgia’s Lessons for Taiwan)。文章从俄国军队入侵格鲁吉亚事件,强调台湾不要踩共产党的「红线」,不要惹恼中共。文中提出的六条建言,没有一条提及台湾在国际上被中共打压,二千三百万台湾人民的尊严和选择权利等根本性的问题,几乎仍是基辛格式的不顾原则、道义的政治算计;甚至还提醒美国政府,要在对台军事承诺上持谨慎态度。也就是说,不要给台湾更多、更坚定的军事保护承诺,以不刺激北京。

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中共特使陈云林来台湾,奥巴马阵营对此表态说,支持和北京接触的政策。虽然没明说支持国共合作,但基本是这个意思。奥巴马的首席亚太政策顾问贝德,最近多次接受电视媒体采访,都夸奖中国有进步,北京奥运会多麽伟大等等。在北京奥运开幕之前四天,贝德还发表文章,警告美国两党总统候选人,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批评北京。对於中共政权在奥运前穷凶极恶地镇压异议声音,并用「清场」方式,把很多自由派知识分子赶出北京,这位所谓的中国问题专家,就视而不见,并呼吁美国要「噤声」,以不触怒中共这个恶霸。

如果这样一位所谓「中国通」进入奥巴马政府的国务院,主导台海政策,再加上那位要用一国两制模式解决台海问题的拜登主导美国外交,可想而知,奥巴马的台湾「盲点」会有多大。奥巴马,加上说任内要和中共签《和平协议》的马英九,这两个「马」,如果都这麽相信共产党,那真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台湾的前途无法不令人担忧。

原载台湾《看》双周刊2008年11月第25期

2008-11-2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