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为了那些被活活疼死的婴儿

曹长青

海外媒体报导,毒奶粉已使中国五万三千多婴幼儿到医院就诊,其中一万多名因肾结石而必须住院治疗。据专家根据毒奶粉销售量推算,受害孩子可能多达300万!

毒奶粉事件已爆发13天,但从官方动作来看,明显想大事化小。官方调查组已进驻三鹿近两周,但对三鹿本身是否向奶粉掺三聚氰胺,却无结果。这是反常的。去年9月2日北京中央电视台《每周品质报告》播出的特别节目“中国制造”首集《1100道检测关的背後》,就报导了三鹿奶粉出厂前要经过1100道检测检验。怎麽可能一次、一道,都没有检出“三聚氰胺”?现在调查组进驻,以中国那种体制,其实马上就可查清楚。因三鹿收回和库存的奶粉总共超过一万吨,以其中有毒物比例推算,三聚氰胺多达280吨。这麽大数量的有毒化学物,从三鹿公司的进货单或技术检验等主管官员那里,是很容易查出来的。但迄今没有结果本身,就令人怀疑官方很可能想把责任推给奶农和牛奶收购站,抓几个“不法分子”判刑(甚至可能枪毙)。再加上把石家庄的地方官员撤职(只是撤职而已,没有法办),还有国家质检局长辞职,胡锦涛表态说这是干部缺乏大局意识,是“管理松弛、工作不扎实”,温家宝也温吞吞地发出“这是企业没良心”的空洞指责,就想雷声不大,雨点也没有地“结束”。

这样的结局是绝对不可以接受的!中国有点良知的人,那些把孩子的命当命的人,尤其是有点影响的知识份子,都应该采取各种方式,为这些可怜的婴儿说句公道话,帮助他(她)们哪怕讨回一点点公道!

当然,已有很多人指出,根本症结是中国现行政治制度,这个腐败体制不结束,这种灾难以後还可能发生。但结束制度不是马上可以实现的,当务之急,应该利用中国现行法律,为这些孩子争取一点医疗费和未来生活的保障费。中国有点良知的律师们,应该帮这些孩子打官司,通过法律诉讼,使他们获得一定赔偿。虽然中国官方已向律师整体施压,不让他们参与此事,但现在还没有正式下文禁止,中国有《食品法》等各种法律,应根据这些法条,据理力争。如果有相当数量的律师站出来,造成声势,形成舆论,官方就可能无法再压制。

打这场官司,可以考虑“告”四个部门∶

第一个当然是应该告三鹿集团。虽然迄今官方还没有给出三鹿是否往奶粉掺毒的结论,但三鹿明知奶粉有毒,却有意隐瞒,已是事实。因为他们自己也承认,早在8月2日就向石家庄市政府递交了奶粉有问题的报告,但迟到9月11日夜晚,三鹿才向大众公开(还是被迫的),隐瞒长达40天!新华社最近引述的国务院调查报告指出,早就去年12月,三鹿就接到其产品致病的投诉,知道奶粉有问题,但却迟迟没有上报。从去年12月到公开此事的9月11日,长达250多天!在这个有意隐瞒的时间内,毒奶粉继续销售,不知造成多少婴儿得病,或造成终生问题(毕竟这些孩子太小了!现住院治疗的一万多孩子,80%不满二岁)。因此必须通过法律途径,迫使三鹿做出赔偿。三鹿集团资产有10亿,2007年销售收入100.16亿元。应冻结它的帐号和资产,全部作为未来的赔偿金。

三鹿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一人兼三职,这叫什麽企业!)田文华已被撤职羁押,继任的董事长、总经理张振岭,还用什麽去医院探望“受害婴儿”的方式作秀,还想用三鹿这个牌子将来再卖奶粉,这真是疯狂的举动,哪还有中国人敢喝今後的“三鹿”?除非是想自杀的!2004年三鹿奶粉就被阜阳农民举报有问题,阜阳市检出有毒後,就是这个张振岭(当时是三鹿集团副总经理)率队,到阜阳“公关”,最後和当地官员达成“共识”,阜阳说检验的是“冒牌”三鹿奶粉(见《中国广告网》2007年3月15日报导∶“三鹿奶粉∶化危机为契机”)。现在看来,三鹿当时所以不去追查那个“冒牌”,完全可能当时查到的就是三鹿的正牌毒奶。而这个当年“摆平”所谓“冒牌三鹿”的张振岭,现在则被提升为三鹿的董事长总经理,这个企业太可怕了!三鹿这个牌子怎麽可以继续使用?多少孩子家长,看到三鹿这两个字,就像看到“杀人”那样恐惧和愤怒,它已成为“伤心、伤害、伤痛”的同义词。因此必须让三鹿关闭、倒闭,把它的全部资产都分给受害婴儿!

第二应该告和三鹿合资的新西兰“恒天然公司”(Fonterra)∶

“恒天然”向三鹿集团注资8.64亿人民币,占三鹿43%股份,有三名董事(有一人会讲中文);作为合资方,而且股份近半,当然就应对公司产品品质负有责任。双方从2006年合资营运,据中国警方,那些牛奶收购站从2005年就开始向鲜奶掺三聚氰胺,那麽过去两年,新西兰的“恒天然”合资方,是怎麽检验监督产品品质的?难道出口到新西兰的三鹿毒奶粉也不经过检验吗?

报导说,“恒天然公司”8月2日得知三鹿奶粉有问题,就要求公开收回。但三鹿仅同意“贸易收回”(悄悄收回)。虽然报导说新西兰总理知道此事和中国交涉後,才迫使中方公开处理此事,但在恒天然的新西兰记者会上,西方记者质问“恒天然公司”执行长,既然知道奶粉有毒,为什麽不向消费者公布,在过去这40天里,“你能睡著觉吗?”

我不知道根据法律是不是可以在新西兰起诉“恒天然公司”,作为全球第六大乳制品商,恒天然总资产106亿美元(2006年),相当636亿人民币,是三鹿资产的63倍,而且在新西兰的法治体制下,如果打官司,可能使受害婴儿得到更多一点赔偿。

第三应告石家庄政府。早已有人呼吁,2006年“齐二药”假药事件导致多人死亡,但由於齐二药事後关闭,受害者虽打官司,却得不到赔偿;这种事不应再发生在三鹿受害者身上。因此,在控告三鹿的同时,为防“齐二药”事件重演,也应同时告石家庄市政府。中国国务院调查报告已明确指出,三鹿集团8月2日向石家庄政府提出奶粉有毒的报告,但市政府一直压著,直到38天後的9月8日才向上级报告。

这种故意隐瞒、造成大批婴幼儿受害的罪责必须追究!石家庄只是撤职几个官员是绝对不够的。据今年2月《石家庄政府工作报告》,2007年石家庄财政收入230亿元,河北省是1528亿(人民币),三鹿集团所在的河北省和石家庄市,无论从渎职,还是有意隐瞒等,都必须向受害婴儿做出赔偿。

第四应告中国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迫於舆论压力已辞职,但只是官员下台这种“政治解决”不能替代“法律赔偿”。三鹿集团并不是名不见经传、国家质检总局难以管到的小手工生意,而是全国乳制品的龙头,产品占全国市场18%,获过各种奖励、称号;现已遭撤职的三鹿董事长总经理田文华,据报导,她获得的“全国劳模、三八红旗手、优秀女企业家”等头衔、称号多达100个!但作为检验监督全国食品安全的国家质检总局,怎麽检验三鹿这个龙头企业的?这可能涉及“渎职罪”。

另外,国家质检总局发给三鹿“免检”证书,等於给有毒奶粉在市场畅通无阻销售、不受任何检查的“通行证”。这不仅涉渎职,还应调查後面有否“交易”。因上次三鹿副总经理张振岭(即取代田文华、刚当上三鹿董事长总经理的那位)到阜阳,就是“赠给”当地官员4985箱奶粉,“解决”了当地查出的三鹿奶粉有毒问题(见上述中国广告网)。

现在不仅三鹿, “蒙牛”等22种中国名牌奶粉都有毒。这些奶粉几乎占据中国主要市场,那麽作为国家品质检验监督总局,难道就只是一个官员辞职就可以了事吗?!

中国官方媒体说,三鹿“出口到国外的奶粉没有问题,特供奥运会的乳制品也没有这个问题。”如果这个说法真实的话,那为什麽偏偏给中国婴儿吃的奶粉就有问题?怎麽专找那些连疼痛都说不出来的孩子下手?国家质检总局又怎麽解释这个问题?两套检验标准吗?一位知情人愤怒地写道∶这说明“添加三聚氰胺是人为的,是可控的,是有规矩的,有标准的,有操作流程的。想添加,就添加;想不添加,就不添加;想给谁添加,就给谁添加。”

中国质检总局是政府机构,代表国家。中国外汇存底全球第一,截至今年4月底,已达17,566亿美元。通过控告“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可迫使中国政府拿出资金,赔偿那些可怜的孩子。

目前已查到的五万多受害婴幼儿,虽还没有准确统计,但明显多是穷人家的孩子,因为他们买不起进口或价钱贵的优质奶粉,而三鹿推出的18元一袋的廉价奶粉,主要对象是农民和穷人孩子。中国那些有良知的知识份子,尤其是律师,应该拿出勇气,帮这些受害的婴幼儿争到一点补偿,虽然这已是非常卑微的祈求。

中国六十年初那场大饥荒,造成四千多万人死亡。现已查明,这完全是因为政府政策造成的“人祸”,不是天灾。但对这场大灾难,第一本调查报告(《饿鬼∶中国的秘密饥荒》)却是英国人贝克尔(Jasper Becker)写的(1996伦敦出版)。该书“前言”批评说,因为死的都是农民,那些城里的中国知识人,就不那麽重视这件事。那已经是中国知识人的一次集体犯罪。

现在面对这五万多以农民或穷人为主的孩子们,中国城里的知识人们,还要再次集体沉默吗?如果“知识”不和“人性”连到一起,这种知识就是“三聚氰胺”!(曾代理三鹿广告的名人邓婕、倪萍们,不就嚣张地说对受害者“不私了、不道歉、不退钱”吗!)在目前这种状态下,大家一起站出来为婴儿的利益呼吁一下,难道政府会抓、会砍吗?如果面对如此现状,中国知识人还要再集体沉默,那就是再一次集体犯罪。而这次比当年更不可原谅!

最近美国一条引人注目的新闻是,旧金山有家养的狗,把邻居咬死了,结果这家女主人被以“二级谋杀罪”判无期徒刑(15年内不得假释)。是她家的狗咬人,不是她咬人,结果要遭如此重判。而中国的有毒奶粉,是人为造成的,是有意隐瞒、是故意害人,别说至今没有一个官员被判,甚至连受害者打官司要点赔偿,政府还要阻挠,这是一个什麽世道?!中国婴儿的命,难道连狗都不如吗?!

一位对肾结石的疼痛有观察的女性写道∶阵发性刀割样疼痛,从腰部或侧腹部向下放射。我一个朋友曾疼得满地打滚,哆嗦,呕吐,虚脱,多次要求医生给他打吗啡。打了六针吗啡後,医生坚决不再给他打了,只能让他忍著。她说,“幸亏我家孩子有母乳吃,不用吃国产奶粉。如果她吃成肾结石了,我想我们一家老小十几口人都得心疼得疯了┅┅起码我这当姑姑的就敢揣一把菜刀,直接杀到超市去,谁卖奶粉我砍谁!”她这种感觉,是中国成千上万做母亲、做姑姑的亲人们的感觉。

《华尔街日报》发自中国的报导说,一位守护在婴儿病床旁的父亲说,他的孩子夜里总是往死了哭,怎麽也哄不好,现在才知道是因为喝了有毒奶粉,肾结石尿憋的,因三鹿奶粉里的三聚氰胺,是一个婴儿能承受含量的170倍!这些婴儿还不会说话,有的就这样被活活地疼死,这真是人类最残忍的一幕!

为了这些被活活疼死的婴儿们,中国一切有点良知的人,替他们发出一点声音吧,尤其那些律师们,请为他们打这场官司!让历史记得,中国还是有“人”的!

2008年9月24日於美国(原载《观察》)

2008-09-2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