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傅建中作践「中时」

曹长青

台湾新闻自由度亚洲第一,但却被国际报告评为「信赖媒体的人只有百分之一」。这主要由於台湾有些媒体和记者实在太有违新闻专业化的规矩。「中时」驻美记者傅建中就是典型一例。

我在以前的专栏中批评过,傅建中(还有中时的刘屏)曾编造过萧万长访美时「会晤」四十二名美国议员、和美两党总统候选人的亚洲策士「共进早餐」的假新闻;红衫军倒扁时,傅编造过美国国会「此时发表」报告批扁的假新闻;还写出美国首都「满城争说萧万长」的笑料(罗马教皇访美,也无任何城市「满城争说」)。

最近傅建中在中时发表的「扁罪当诛」一文,又是一个可供新闻院校指导学生怎样避免新闻劣作的「范文」。且不说这个得先把新闻学院教授吓死的题目,该文开篇就说「陈水扁家族盗取台湾人民的财富,并存在国外的银行,瑞士司法当局查到的已有二千一百多万美金,没有查到的还不计其数」。傅建中不是法官,也不是检察官,他怎麽可以斩钉截铁地用「盗取」两字给陈水扁「定罪」了?这个案子还在调查,最後还不知是否起诉,可傅建中已经替法院结案∶「扁侵吞数千万美元钜金」。任何一个有最基本新闻常识的记者,都会用「涉嫌」什麽案来报道,或引述检方、司法权威人士的话来评论,更不可以由自己来定案。而且什麽叫「没查到的还不计其数」?到底是多少?渲染、夸张的语言,历来是新闻的大忌。这是新闻院校一年级的基础课,而傅建中却是中时的「资深」。文中还有「陈水扁家族吮吸台湾人民血汗钱」,「陈水扁八年任内的种种不法和聚敛行为 」等像随地吐痰一样的随意指控。真是当今《人民日报》记者都得望尘莫及了。

上月底美国民主党在丹佛开全国大会时,傅建中去采访,发回的稿子却主要写百年前的「孙中山与丹佛市」,且不说这和美国大选毫无关系,在文中,傅特意提到,孙中山当年住在丹佛豪华级的布朗宫旅馆,而孙的钱主要是从美国华人矿工那里募捐来的。如他是台湾人,傅建中就可能批为「奢华、贪腐」,而对这位後来的中国国民党的总理,则就歌颂为「孙中山奔走革命,阮囊羞涩,仍能维持自己及中国的体面,住进一流的旅馆,可见孙先生的格局和眼光。」孙是在当地看报纸才知爆发辛亥革命、清朝被推翻;他当时根本不是政府官员,那时甚至还没有「中国」的国名,哪来的「维持自己及中国的体面」?这种用华人矿工血汗钱住豪华旅馆的事,也成了「格局和眼光」,可见傅建中不仅对当今台湾,对历史也是完全国民党心态化的。

评论当然是可以有鲜明政治观点的,但起码得在事实基础上评。往主观臆想的东西上堆砌一些形容词的「大牌」文章实在太掉「中时」的价了吧?不知该报那些非「大牌」的记者同行们是否能服气。

——原载台北《自由时报》208年9月15日「曹长青专栏」

2008-09-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