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耶稣奥巴马和不懂拉登的拜登

曹长青






今天,美国共和党代表大会正式开幕,总统候选人麦肯恩出人预料地选了女性做副手,给大选增加了戏剧性,媒体才刚开始给共和党一点报道。在此之前,报纸电视铺天盖地都是奥巴马。有脱口秀节目讽刺说,奥巴马本人打开电视,除了自己什麽其他人影都找不到,只有望著自己发呆。

只做了不到一届联邦参议员的奥巴马,在过去一年多来,被媒体啦啦队哄抬到近乎救世主的地位。而他本人居然也纵容这一套。例如上周民主党大会在棒球场搭了一个超出地面七英尺的高台,背後是希腊奥林匹克遗址的圆柱造型,站在高台讲话的奥巴马,俨然巨人降临;他讲完话,更有焰火飞腾。

本来美国已有不少嘲讽奥巴马的节目∶摩西奥巴马举起手杖,把红海分开;格瓦拉奥巴马雄赳赳阔步而来;红军奥巴马带领美国迈向共产主义天堂;耶稣奥巴马从天而降,人类从此变成丰衣足食的乐园。而民主党大会的圆柱高台,简直像刻意呼应这些小品。

难怪《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克瑞汉默(Charles Krauthammer )在题为「他昏了头吗?」的文章中嘲讽说,奥巴马应该把中国的张艺谋找来,给他背後也吊上绳子,演讲结束後,让他升空到天堂;三天後,复活在北京的「鸟巢」。这位在美国很有影响力的专栏作家说,奥巴马弄得好像是拿破仑加冕,但拿破仑称帝时,已打赢了五场大仗,还有了《拿破仑法典》,而奥巴马的业绩,只写过两本张扬自我的传记。

克瑞汉默点到了奥巴马的穴位∶他没有政绩。47岁的奥巴马既没有行政经验,也无国际事务资历。而民主党的前两任总统卡特和克林顿都做过州长,而且克林顿做过12年,有很多地方政绩。

为弥补国际经验不足的弱点,奥巴马选了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拜登做副手。但拜登虽然资深,却只是个老政客,并有张伯伦式的糊涂。例如他给上届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凯瑞做首席外交顾问,竟然在民主党党纲写上,解决台湾问题应该用「一国两制」的香港模式。任何一个对台海问题有点政治常识的人,都不会想出这种主意。可见拜登已愚蠢到白目的程度。而且,对中共武力犯台能起重要阻止作用的《台湾安全加强法》,二千年已在众院高票通过,但就是因为拜登在参院卡住不让表决,所以胎死腹中。

拜登是个典型的「国际不通」。他十年前就主张和伊朗「交往」(engagement),呼吁伊朗总统姿态放软些,这样他就可以推动解除经济制裁,向伊朗输出科技。他还曾为了能和伊朗对话,劝阻捷克外长停止「自由欧洲电台」对伊朗的广播。美国参院在表决把伊朗革命卫队列入「恐怖组织」时,拜登投了反对票,理由是,「我不信任这个(布什)政府」。因此去年底,伊朗宗教领袖卡沙尼公开赞美拜登,说是真主的保佑,给了他这样的想法。

一个不懂拉登的拜登,加上被称为「黑皮肤耶稣」的奥巴马,下一步还会让人们观赏什麽景观呢?

原载台湾《自由时报》2008年9月1日「曹长青专栏」

2008-09-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