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北京奥运能带来政治变化吗?

曹长青

张艺谋的《英雄》式的大场面开幕式,为中国政府千宣万传、千呼万唤的奥运会,拉开了序幕。这场奥运将给中国带来什麽变化,被世人关注。有些西方评论家期待,北京奥运能像八八年的汉城奥运一样,带来政治变化,促使中国像南韩一样,也走向民主。但这样一种期待,很可能会落空,因为南韩当时的民情、政局、领导人等,都和今天中国有很大不同。这里起码有四个方面∶

第一,民情不同。

在汉城奥运前半年,南韩就山雨欲来风满楼,各种民主力量空前大集结,大汇合,大团结,目标是要利用办奥运的机会,迫使全斗焕政府修改宪法,放弃独裁统治。当时的抗议规模之大,如按人口比例的话,远超过中国的八九民运。据统计,不仅有一千万人的联名信(当时韩国人口四千万),在三周之内,就在全国举行了2100场示威游行,参加人数多达800万,占人口的五分之一。

面对如此民情沸腾,全斗焕政府强调∶韩国获得举办奥运的机会不容易,全国人民要珍惜,要保持一个稳定的局面,确保奥运成民|办,为国争光。全斗焕当时的想法和今天的胡锦涛是一样的,都是稳定压倒一切,奥运压倒一切,提高国家形象最重要。但韩国人民,尤其是反对派领导人的想法,和中国人不一样。当时的反对派主要领袖、後来做了第一任文人总统的金泳三,绝对不接受全斗焕为了奥运「政治休兵」的呼吁。正相反,他们恰恰要利用奥运会的机会,全力抗争,迫使政府政治改革。他们不怕被说成是破坏奥运,而且韩国的老百姓,也不认为街头的抗议是破坏奥运,反而认为,只有政治改革,才能办好奥运,才能真正提升韩国的国际形象。所以有人评论说,韩国奥运会的成gong,不是人民配合政府的成gong,也不是所谓政府和人民团结在一起的成gong,而是人民迫使政府政治改革的成gong,是民意的胜利,民主的成gong!

而在中国,不要说奥运之前半年,即使现在奥运都已经开幕了,也看不出任何民间力量或组织要借奥运来逼迫政府改革的强大呼声;反而是全国上下一致热烈拥护政府举办声势浩大的「强国」奥运会。民众认为的「强国」,事实上是强共产党的独裁统治。中国有异议声音,但很小、也比较零星,实际上是发不出声音。不要说中国国内,即使生活在自由世界的海外华人,都是一片支持共产政府办奥运,「强国」好像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最高目标;在他们眼里,「个人权利」的地位,哪里能跟「国家强大」相比。在这种心态下,这次的北京奥运,强化中共独裁统治的效果,要远大於促使民主化的效果。一位在中国留学的澳洲华裔青年撰文说,「北京奥运看来更多的含义似乎只是中国人自己走到一起,向全球大张旗鼓地显示∶为什麽中国如此伟大而强壮。」

一百年了,中国人追求的梦仍然是「强国」。而只有强国,才是最能让中国人激动和疯狂的兴奋剂。真不知道中国人的可怜还要持续多久?也许中国人太多,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太渺小?渺小到只要「国」强大,「我」就可以没有?

第二,光州和美国的双重压力。

面对韩国的民情激荡的局面,国际奥委会也担心,如局势继续动荡,就得考虑改地方办奥运。外国对奥运的投资商,也非常焦急。而全斗焕政府更是忧心如焚,不知怎麽办。因为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任凭这个局面继续下去,那麽奥运会就真可能开不成了。那麽这个「果断措施」是什麽,是镇压,还是让步?这是一个两难选择∶因为让步吧,他们的独裁统治就可能因此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因此而垮台。如果镇压,那也将有严重的後果。1980年的光州镇压事件,已经成为全斗焕的重大政治包袱,现在这不是一个城市,也不仅仅是首都,而是整个韩国都出现抗议游行,如果镇压,那後果得比光州大多少倍。而且镇压之後,在国际抗议下,奥运会是不是能开成,更是难说,同时还可能会因此遭到西方经济制裁。

另外还有一个美国的压力问题。朝鲜战争之後,韩国一分为二,但南韩一直受到平壤共产政权的威胁,是美国一直在提供军事保护。在南韩举办奥运会之前,美国国会看到了全斗焕可能镇压的局面,所以参众两院立即通过了支持韩国人民要求民主的议案,而且是高票、没有任何异议地通过(众议院415票对0票,参议院74对0票)。这等於公开向全斗焕政权发出信号,美国不仅反对镇压,更明确支持韩国人民的民主要求。

面对这种情形,在後来做了总统的卢泰愚建议下,全斗焕在总统府接见了反对派领导人金泳三,谈了几个小时。金泳三跟全斗焕分析了韩国的局势,认为在目前的独裁统治下办奥运会,就等於是三六年的纳粹德国奥运会翻版,只有在全面政治改革下,才会有一个全国人民支持的和平的奥运会。金泳三後来说,他从总统府出来之後,感觉他的话全斗焕好像听进去了。

随後全斗焕做出决定,不是镇压,而是让步,同意修改了宪法,并把新宪法交给全民公决,结果93%的公民投了赞成票。这部宪法规定,总统由人民直选产生,任期五年不得连任;同时规定总统不得解散国会,不得宣布戒严统治,要释放政治犯,开放新闻和言论自由。这些条款一确定,就等於宣布了独裁统治的结束。因此韩国知名的评论家金容沃说,八八年奥运会,成为韩国独裁者给自己套上的一个枷锁,它对韩国走向民主,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而在中国,虽然也有镇压程度超过光州的六四天安门事件,但共产党总结的教训是,要把任何异议的声音都消灭在萌芽状态;对镇压更不手软,更残暴。同时也没有南韩那种需要美国军事保护、不能完全得罪美国、美国国会的态度会有相当的施压效果的背景。而且今天美国不仅没有施压(中国民众没要求,美国国会怎麽帮?),美国总统还亲自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於是这场奥运不仅不能推动政治改革,反而成为强化专制的契机。

第三,领导人的因素。

在汉城奥运的最後时刻,全斗焕能够临门一脚,踢的不是军事镇压的球,而是踢向让步和开放。全斗焕为什麽会这麽做?他虽然是军人出身,并一直实行军事强人统治,但他毕竟不是共产党人。共产党是把自己的独裁看做最最重要的事情,任何事情和它自己的统治发生冲突,都必须把保住自己的统治放在高於一切的位置。全斗焕就因为不是共产党,所以不一样。比如在继任总统卢泰愚宣布修改宪法的前一天,全斗焕曾对他的一位副手说,成民|办奥运会比继续掌权更重要。也就是说,他宁可失去权力,也要保住韩国办奥运、向世界展示韩国的机会。在这一点上,中共的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们的水平,都远远低於全斗焕。中国这场奥运,共产党非常清楚是能够巩固他们的统治的,如果有任何的迹象证明这个奥运会动摇中共的统治,他们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自己的统治而取消奥运。

南韩成gong地办了奥运之後,政治气氛空前宽松,经济也开始起飞。当时韩国举办奥运会,全球去了一万五千名记者,比各国运动员总数还多,向世界密集报导了韩国,对世界了解韩国,提升韩国的国际形象,都有很大的帮助。同时韩国通过办奥运,也获得不错的经济效益。但是,韩国的经济腾飞,尤其民主,都不是办一场奥运会带来的,而是韩国人民抓住政府办奥运会这样一个机会,通过大规模游行示威抗议,迫使政府修改了宪法,确定了一人一票的民选制度,从而结束了独裁统治带来的。

如果韩国没有政治改革,即使是举办了八八年奥运会,今天韩国在国际上的民主地位,经济地位,都完全不会是这样。苏联在八零年举办过奥运会,但苏联没有政治变化,国际形象没有提升,人权更无改善,更别说民主了。

第四,经济条件不同。

在土地面积和人口上,南韩实在无法和中国比。中国的面积是960万平方公里,南韩只有9万9千平方公里,是中国的97分之一。韩国人口4800万,是中国的28分之一。南韩的面积和人口,都是河南省的一半。可这样一个韩国,它的经济规模却相当於中国的三分之一,在全球200个国家中,占第13位。目前它的人均收入是中国人的十倍!

哈佛大学教授亨廷顿曾提出「民主浪潮第三波」的理论,认为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到了一千到三千美元之间,就进入了民主第三波的政治过渡带。目前中国的人均收入才刚刚擦边,经济上还没走到那个风起云涌要呼唤民主的地步。

韩国人在举行大规模游行抗议的1987年(汉城奥运前一年),人均收入已达到5,275美元。台湾也是这样,1987年蒋经国在反对派运动的压力下决定解除党禁报禁时,台湾的人均收入已达3,049美元。今天,根据中国官方公布的数字,中国人均收入大约是1,800美元。虽然已进入亨廷顿说的一千到三千美元的中间地带,但是中国的确很大,极度贫穷的地方还太多。这个人均1,800美元的数字如果是真实的,也是靠城市很多暴富平均过来的,并不能代表中国人均的富裕程度,也没有一个坚实的中产阶级阶层。而南韩和台湾,都没有那麽广大的极端贫穷的地区,所以它们那个人均收入是有普遍意义的。

很显然,这次奥运不可能成为任何政治改革的契机。其强化中共政权的作用已经毫无疑问。人们只有寄望这次奥运能够对今後的中国经济发展起到一定作用,期待下一波民主浪潮的到来。

2008年8月8日於美国

原载《观察》 http://www.observechina.net/info/artshow.asp?ID=50913

2008-08-0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