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的道德选择

曹长青

北京奥运即将开幕,哪些外国元首会参加开幕式,自然令人关注。美国总统布什近日在白宫接见几位中国人权人士,就被认为是为了平衡人权组织对他要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的批评声浪。因为这次北京奥运,被人权组织普遍认为,像三六年的纳粹柏林奥运会、八零年苏联莫斯科奥运会一样,目的都是要通过炫耀国家强大,获得极权统治的合法性,强化专制。

布什总统也承认,这是个两难选择,但他最後还是选择去,理由是可以和胡锦涛一对一谈人权。但是,私下和胡锦涛谈什麽,都无法和他参加奥运开幕式对中共执政合法性的宣传所达到的效果相比。当年克林顿总统访问北京,中共官方媒体就有江泽民领导我们「和美国平起平坐」的说法;这次布什坐在共产党的奥运贵宾台上,更给了中共绝好的宣传机会。而对这一点,在美国这种自由土地成长、对共产邪恶没有亲身体验的布什,可能完全缺乏认知;否则就是为利益放弃原则,成为其政治生涯中的一个污点。

目前世界大国领袖中,决定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的,主要有四个,除了布什总统,还有法国总统萨科齐,澳大利亚总统陆克文,日本首相福田康夫。本来萨科齐一直犹豫,如果没有布什总统决定要去,萨科齐很可能不敢去,因为这等於大西洋两岸的欧美国家中,只有一个法国这样做,太显眼,更会成为人权组织批评、谴责的对象。

刚上台不久的澳大利亚左派总理陆克文,会说一口流利中文。他到北京大学演讲时,还特意炫耀这一点,颇得中国官方好感。但可能就是因为他学了汉语,首先学会了中国人那种不坚持原则、奸巧算计的毛病。虽然澳洲有上百名民运人士等华人连署公开信,劝阻陆克文,但可能不会有什麽效果,因为从陆克文的左倾历史,就可以知道他对什麽是邪恶没有真正的知识。

另外一位就是日本首相福田康夫。福田在日本国内已属过气的领导人,支持率已低至只有十几个百分点。即使不久前日本作为东道国成功地主办了八国高峰会,《读卖新闻》说,福田的支持率也没什麽提高。最近福田改组内阁,换几个新面孔,但也是杯水车薪,毕竟民众的心中怒火太旺了。因此,有在奥运开幕式露脸、上上国际媒体镜头、做出「赳夫」之状这样的机会,这个跛脚政客当然不会放过。

以走「第三条道路」执政的英国工党领袖布朗首相,在这种事情上也是走中间。布朗宣布不去参加开幕式,但将参加闭幕式,玩点政治平衡。

但在西方世界,毕竟还有真正懂得自由的价值,对邪恶敢於说「不」的政治家。目前有四个主要国家的政治领袖已明确宣布,不去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

首先做出这样决定的是德国女总理默克尔。这位在共产东德出生、长大的政治家,对共产主义邪恶有亲身的体验。她对东德共产党的宣传手法有第一手的了解和认知。她知道共产政权遇到这种机会,会怎样利用它进行巩固独裁统治的宣传。

除了对共产东德的了解,她更从自己国家的历史上,深知纳粹德国主办奥运会,强化专制,最後给德国人、给世界人民带来怎样的灾难。因此她决定不去给中共捧场。德国对北京奥运开幕式的抵制是非常明显的,不仅总理默克尔不去参加,外长施泰茵迈尔、德国总统克勒,都相继宣布不去参加。

在大西洋对岸和默克尔遥相呼应的是加拿大总理哈珀,这位今年才49岁的保守派领袖,两年前上任後就以坚持原则理念著称。在2006年河内「亚太经合论坛」首脑会议上,他宁可不和胡锦涛举行双边会谈(被政治对手批为影响加拿大对中国贸易),也坚持批评中共人权记录。虽然中国是加拿大的全球第二大贸易夥伴,但哈珀强调,「加拿大人不希望我们出卖加拿大的价值观念,包括对民主、自由、人权的信仰,来换取金钱。」哈珀明确宣布,他不会去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

第三个是刚当选不久的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7月29日他以「北京天气太热」为由,宣布不去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贝卢斯科尼和默克尔一样,也是欧洲坚定反共的政治领袖。这次是他第三次当选总理,而且是大赢,从而使意大利自二战结束以来,第一次国会中没有了共产党议员;包括极左的绿党,也没拿到一个席位。贝卢斯科尼虽以「气候」作理由,但他不去参加北京奥运,显然和德国总理、加拿大总理一样,是一种政治姿态,明显是要冷落胡锦涛政权,不给共产党背书。

第四个是捷克总统克劳斯。他是所有西方政治领袖中,不仅宣布不去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并且明确指出∶不去的原因,是因为中共镇压人权,他要以此表示「抗议」。克劳斯是继哈维尔之後,捷克的第二位民选总统。当年他参加过布拉格之春运动、抵抗共产苏联入侵,是捷克知名的反共异议人士。克劳斯可能是当今西方世界最明白共产主义和左派乌托邦幻想给人类带来灾难的政治领袖。因此他当选总统後,不仅一向坚持人权立场,更以重视市场经济、强调自由的价值、并敢言批评西方左派著称。对共产主义在欧洲以「变种」方式重现,他相当担忧,不仅指出「社会民主主义不过是温和版的共产主义」,甚至认为「国际主义、多元文化主义、欧洲主义、女权主义、环保主义」都是共产主义的「一种回潮」,因为它们背後的核心价值仍是集体主义,「又将不同的议题、愿景、计划和项目置於个体自由之上」。

哈维尔做总统时,成为欧洲第一个以国家元首身份公开会见达赖喇嘛的政治领袖,也是第一个以总统身份接见了被中共外交打压的台湾副总统的欧洲领袖。今天克劳斯公开以抗议中共人权纪录而拒绝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不仅是继承了民主捷克领导人的传统,更是向世界发出清晰的道德信号,不能给邪恶做帮衬。和克劳斯同属保守派的捷克现任总理托波拉内克说得更清楚,当年纳粹党曾用三六年柏林奥运进行宣传,他不希望北京奥运开幕式被用来展现共产中国的伟大和力量。

在东欧国家中,第一个结束共产党专制的是波兰,这说明波兰人民有智慧看清共产党的邪恶,并有勇气起来反抗。也许因为对共产主义有直接的体验,波兰总理图斯克才呼吁说,「作为政治家出席北京奥运开幕式是不合适的」。因为如果奥运会真的像其所说的是一个体育运动、和政治无关,那麽西方政治领袖就没必要去参加奥运开幕式,来凸显它的政治色彩。而今天的北京奥运,明显是共产党要借机搞政治。中共花了四百亿美元的史无前例大价钱办奥运,主要目的不是体育,更不是为了中国人的健康,而是通过炫耀共产中国的强大,来加强共产党独裁统治的合法性。这是一个稍有点政治头脑的人,都可以看到的。

因此,除了上述这四位西方领袖之外,波兰的总理图斯克,斯洛伐克总理菲佐,爱沙尼亚总统伊尔韦斯等,都表示不会去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欧洲议会」还曾通过正式决议,抵制奥运开幕式。强烈批评布什总统要参加北京奥运的美国众议院领袖南茜.佩洛西说,「参加奥运开幕式,就等於向中共政权致意」。

因此,今天西方政治领袖是否参加中共主导的、以宣扬共产党强大的北京奥运开幕式,不仅是个政治选择,更是一个道德的选择。

2008年8月1日於美国(原载《观察》)

2008-08-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