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韩国民族狂热的教训

曹长青

韩国人抗议美国牛肉的示威,终於基本落幕。这场反美激情演出,其实并不能伤到美国什麽,只是那些近乎举国暴怒的画面,让世人看见了韩国的民族主义狂热已歇斯底里到什麽程度。进口哪种肉类,其实只涉及一种政策改变,根本不必闹成全国风潮。那种韩国人的基因结构容易感染疯牛病的说法,完全是谣传。更何况美国并无疯牛肉问题,反倒是法国等地有过。

韩国人的反美示威,早非第一次,更不会是绝唱。因为这和韩国人的受害者心理有关。这种心态者,往往以「族群」划线,而不是价值,因此倾向把自己的不幸,甚至错误,统统归罪於外部或他人。在首尔作过研究的美国学者奥尔福德(C. Fred Alford)曾说,韩国人从来不会将罪恶归咎於自己同胞,即使对当年光州屠杀的刽子手也如此,韩国人情愿将它怪罪於美国没做努力避免屠杀。对於南北韩没能统一,他们也认为是美国造成的。因此前几年驻韩美军演习发生意外造成两名当地女孩子丧生时,南韩又是「举国暴怒」;但在同月,北韩海军枪杀了六名南韩船员,韩国人就不怎麽吱声。在这些韩国人眼里,北韩不管怎麽做,都是「同胞」,而美国不管怎麽保护南韩,都是「外人」。

他们忘记了,当年没有美国在韩战中牺牲了五万官兵,今天所有韩国人都会在共产铁幕之中、过和北韩同样非人的生活。而今天没有美军驻守南韩,金正日可能会膨胀南侵的野心。正是美国人的贡献,才有了今天南韩的安全、稳定和自由!还有繁荣——1960年,南韩人均国民产值还低於索马里等非洲国家,今天南韩已是亚洲主要经济体,人均收入是索马里的30倍!

南韩的教训是值得汲取的。在台湾,国民党也有这种心态,把民主日本当作「外人」,动不动就要「反日」,而把专制中国视为「同胞」,高喊「血浓於水」,却无视那是血腥统治,那里也有无数国民党人的「血」。而在绿营方面,也有不少人反美,认为美国不支持台独,没有承担道义责任。但今天台湾之所以还没成为一个正常国家,台湾人自己要负主要责任。占人口八成以上的台湾本地人,不仅没有像立陶宛三国等原东欧国家那样坚定地争取独立,今天又投票选择了那个曾暴力统治台湾、并至今不忏悔、更无道歉的国民党。连你自己都不坚定地「支持台独」、尊重手里的选择权,还怎麽责怪美国?而当年如果没有美国舰队开进台湾海峡、今天没有美国明确的军事保护,台湾早就会被共产红潮吞噬了。

怨天尤人的受害者心态、排外的民族狂热,除了精神自损,不会有任何正面效果。只有抛弃血缘种族,团结在价值、理念的旗帜下,才能建立一个健康的、族裔和谐的社会。

——原载台湾《自由时报》2008年7月14日「曹长青专栏」

2008-07-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