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五星旗和蒋介石「共舞」

曹长青

明天七一是中共建党日,共产党已有八十七年的历史。中共的血腥革命,导致了无数人头落地,家破人亡。但在宣传洗脑下,中国人已麻木到对此没有感觉。

几天前在日本留学的一位台湾青年来信说,她班上一位十八岁的中国学生,来到海外才通过网络了解到八九学运和六四屠杀真相,但他的结论仍是「镇压也是政府不得以的手段,谁叫那些学生闹得无法无天!」另一位中国学生是将近五十岁的女性,其父曾是中共干部,但在文革中被批斗,家人也因此牵连。但她仍崇拜毛泽东,认为毛是世界上百年难得一见的伟人。

这位台湾青年很难过,她无法理解为什麽那些来到自由世界、能够获得自由信息的中国人,其思维仍无法转变。「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抑或是共党的思想教育真的太成功?」

专制政权的洗脑教育总是比自由天空下人们自愿地接受信息效果强大得多。这从希特勒、斯大林、到毛泽东、蒋介石等统治下的人民身上可以清楚地看出。长期被宣传洗脑後,人们对真实已没有感觉的能力。就像欧维尔「一九八四」的主人公史密斯一样,当四个手指头硬被说成是五个的时候,看久了,就真的看成了五个。到後来他读成五个的时候,已经不是出於恐惧,而是在谎言麻醉下的确信。

不久前汶川地震时,中国媒体一片强势宣传攻击,一面倒歌颂胡温政权「救灾」有功。於是在中国从民众到知识分子(当然还有台湾的马总统),全都被胡温感动不已,对那个政府钦佩至极。一位自称异议人士的旅美中国诗人,撰文歌颂胡温政权为地震死者下半旗,是第一次「降到人的高度」。另一位北京异议作家兴奋地呼吁,要胡温政权给六四遇难者下半旗。但恰恰这面五星红旗是共产屠杀的象徵,它是被迫害死的八千万中国人的鲜血染红的。如果那面旗帜降了一半就感激涕零,那死了被盖上五星旗,是不是要磕头了?中国异议人士们都糊涂到自我亵渎的地步,就别提那些普通民众了。

别说至今仍在专制统治下的中国人,在解除党禁报禁二十多年後的台湾,今天的一切乱像,仍都和当年国民党的洗脑有关。在美国哈佛受过教育的马英九,至今还要跪拜那个把台湾军事戒严了三十八年的独裁者蒋介石。对这种行为的唯一解释,就是他真心认为蒋是个伟人。因为今天已经没有人逼马英九这麽做,他是自觉自愿,诚心诚意。

今天,海外热烈推崇共产党的中国人和极力支持国民党的台湾人,都不是被逼迫的,而是发自内心、真诚认同。这无法不令人再次想起「一九八四」中的史密斯,他最後是微笑著、幸福地离去;他已经完全没有了自己的头脑,不仅不知,还很满足。

——原载台北《自由时报》2008年6月30日「曹长青专栏」

2008-06-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