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传播“萨斯”病毒的张召忠

曹长青

遇到任何重大新闻事件,媒体一般都是大赢家,因为只有在这种时刻,人们才把主要兴趣转移到新闻上。但在这次美国对伊拉克战争中却起码有两个媒体是大输家:一个是半岛电视台,虽然他们竭尽全力,一直得以在萨达姆政府的支持下留守巴格达,拿到不少独家消息,但由於强烈的意识形态,导致他们的很多报道和评论严重失实,以致现在连阿拉伯人都说,“以後再也没人信半岛电视了。”

另一个媒体的大输家是北京的“中央电视台”。本来,这家电视台史无前例地进行了24小时的追踪战事报道,选用了外国媒体的电视画面,并模仿西方电视,邀请专家学者点评战事,在形式上颇有向新闻专业化迈进的姿态。但是,中央电视台也像半岛电视台一样,预设政治立场太强烈,以意识形态扭曲新闻事实,尤其是邀请国防大学教授、被称为中国“首席军事评论家”的张召忠进行战事评论。他不仅每评必错,而且信口胡说。不仅海外华人批评说,“培养中国军队最高级别指挥官的教授,分析现代战争还停留在抗日的水平”;《人民日报》强国论坛的网民,也纷纷上贴,说伊战结局和张召忠的预测完全相反,“太上当了”。於是中央电视台那本来就和“喉舌”连在一起的形象,更跌落几分。

其实任何战争,都有变数,不能说准也不是什麽大错,尽管像张召忠这麽离谱到全盘皆错的,除了睁眼撒谎的萨哈夫,还没听说有第二人。但现在更荒唐的是,在伊拉克战争基本结束的4月15日,张召忠受邀到《人民日报》强国论坛接受访谈和网民提问,他不但不承认任何评论错误,更变本加厉地蛮不讲理,比萨哈夫还萨哈夫。下面摘录几段他的“精彩”语录:

当一网民问他美国到底是不是打败了伊军时,在萨达姆的铜像被推倒、美军攻占了全部伊拉克的事实面前,这位中国军事专家竟说:“我们不应该说是美国胜利了,而应该说伊拉克失败了,没有伊拉克的率先失败,就不会给美国造成胜利。”

这不整个一个无赖吗?按照这种说法,对於二战,“我们不能说是包括中国在内的盟军胜利了,而应该说德国纳粹和日本军国失败了,没有德日的率先失败,就不会给盟军造成胜利。”这种人不把未来的解放军军官都教成痞子才怪!

张召忠也承认,“很多网友同志也批评我,预测不准”,但他不是为自己的随口胡说表示道歉,反而大言不惭地说,这是因为中央电视台拿到的不是中国记者的第一手现场报道新闻,而多是CNN和半岛电视台的画面,而这些电视画面是假的,才导致他预测不准。而且强调是现场直播评论,他无法回家查资料,因此才出错。

更绝的是,这位张专家话锋一转,把“罪过”又推到萨达姆身上,抱怨伊军没有按他的分析来打,说:“谁会想到他们不抵抗,也不埋地雷,不炸桥梁,不烧油田,不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让我们如何准确预测?”天哪,张召忠的口气不是期望萨达姆烧油田、使用生化武器嘛,这难道不是比萨哈夫的口气还凶残吗?这张召忠哪里是教授,根本是一个“教兽”!

有网民问到伊拉克战争後局势,“张教授”是这样预测的:萨达姆的力量还在,“美国撤离之後,我再翻天,反正共和国卫队的基础还在,军队的基础还在,忍让一段再复辟也不晚,这是欲擒故纵。”而且还说在伊拉克只有萨达姆的阿拉伯复兴党有力量,“其他党是小党没有这个号召力。”他不仅不承认萨达姆的失败,而且近乎直言地表达指望萨达姆卷土重来的愿望。

张召忠更毫不掩饰他对萨达姆的衷情。当一位网民问他,“你是否知道萨达姆政权对人民十分残暴”时,他的回答是:“我没有看出他有多残暴。他在多次选举当中都是以高票当选。现在有些舆论都是美国宣传的,就像当年宣传米洛舍维奇是刽子手一样。一个国家的总统有权用自己的方式统治自己的国家。对此,我想别人没有必要加以更多的评论,也没有必要用一个模式来衡量。”

看到这段话,人们一目了然:张召忠的问题根本不是军事知识、判断对错问题,而是他从心里支持萨达姆,他是一个东方面孔、吃面条的萨哈夫!

按照张召忠的逻辑,哪个国家的总统都有权用自己的方式统治,那麽希特勒使用毒气室杀害犹太人,“别人也没有必要加以更多的评论”;二战日军侵华,杀害二千万中国人也是天皇“有权用自己的方式统治”;金家父子把北韩践踏得像死了一样毫无声息、卡斯特罗至今独裁半个世纪也是“没有必要用一个模式来衡量”;在毛泽东统治下,可能多达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邓小平主导的六四屠杀,都是统治者“有权用自己的方式统治”。那麽今年51岁的张召忠如果是反右、文革时代的教授,曾被批斗、被关牛棚、被拷打、被流放、被像张志新那样割了喉管,他还要不要说“统治者有权按自己的方式统治”了呢?

当然,以张召忠的思维方式和邪门劲头,他不仅不会成为被迫害者,而是会成为萨哈夫,成为中国的萨达姆的一部份,就像他今天在共产党垄断的中央电视台上用谎言欺骗观众、用误导毒害民众一样,利用在喉舌上当唾液的机会,来大规模传播谎言的“萨斯”病毒,谋杀大众。

哪个社会都可能有张召忠这类盼望萨达姆“烧油田、使用大众毁灭性武器”,有邪恶心理的人,这并不奇怪。问题的关键是,这种人怎麽会被请到中央电视台,被捧成“首席军事评论家”?很多看了中央电视台战争报道和评论的人後来都惊呼上当受骗,海外有华人说“央视女主持人的昏庸令人震 ”。但人们最不应该忘记的是,中央电视台等中共的喉舌媒体从来都是这样报道新闻、评论事件的。今天人们忽然发现受骗,是因为在电脑和网络时代,中国人可以从别的渠道获得真实的信息,有机会做出比较,做出鉴别,而不是像今天的北朝鲜(当年的中国)一样,完全被封闭在火柴盒里,从头到脚被谎言浇灌。明白了这一层,就会明白为什麽张召忠这种不学无术、心地邪恶的人,能当上高等学府的教授,能做中央电视台的首席军事评论员,因为那是一个谎言的制度,这种制度需要、而且必须依靠张召忠这般质量的零件,这样它才能运转。正如没有千百个萨哈夫,萨达姆就无法存在一样的道理。

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如果不请张召忠这样的人,电视台的党领导就不会满意;而电视台如果不按照党和政府的意识形态图解、歪曲国际事件,中央主管宣传的萨哈夫们就会免他们的职。而中国的新闻部长们不这样做,中南海的萨达姆不仅会免他的职务,而且可能还会要他的命,正如张专家所说,每个国家的总统都有权用自己的方式统治。

从这个意义上说,仅仅批评张召忠也是欠公允的,因为他只是中国专制机器上的一个“螺丝钉”,整个中国的新闻结构是萨哈夫式的,整个中国的政治制度是萨达姆式的。就像萨达姆雕像被人民推倒之後萨哈夫就“消失”了一样,只有结束中南海的萨达姆式的统治制度,中央电视台的谎言评论、张召忠式的“伪教授、伪专家”才会消失;这种用大众媒体传播“谎言萨斯病毒”的现象才会结束。

2003年4月17日於纽约

2008-04-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