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给「疯子」提供讲坛

曹长青

《纽约时报》不久前刊出「哥大校长挨批」的专题报导,披露美国长春藤大学之一的哥伦比亚大学发生教授和校长冲突事件,有一百名教授联名,批评校长伯林格缺乏领导能力。

一百多名教授联名批校长,在美国并不多见。而批评的原因,及校长的反驳理由,又都涉及言论自由问题,因此更引起人们关注。

哥大教授们指责说,今年九月,校长伯林格邀请伊朗总统内贾德到校园演讲时,在开场白中对内贾德的介绍和批评,「是战争语言(the language of warfare),是全然错误的」;是讨好对伊朗政权立场强硬的布什政府和保守派。

伯林格解释说,他的开场白,是他个人观点,是他言论自由的权利。而这些教授反驳说,你身为校长,在这种场合致词,就是代表了哥大校方。

作为一校之长,在演讲会前的开场白,到底属个人观点,是个人言论自由权利,还是代表校方?其实有模糊地带,或者说两者都是。但严格说,给人代表校方的印象更大一些,毕竟这是公开场合,又是以校长名义致词,而不是出席私人party,私下表达意见。从这个角度说,教授的批评有一定理由。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些教授的批评则没有道理。当时哥大决定邀请伊朗总统演讲,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多数意见是批评哥大校长做出这样的决定。当时哥大校长的理由是,应该给伊朗总统在美国讲话的言论自由。在这种说法被质疑时,哥大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还说,如果希特勒来纽约,他们也会邀请。这种回答更是引起舆论哗然。

在这方面持强烈反对意见的是纽约《每日新闻报》的前执行总编辑、现为该报专栏作家的古德温(Michael Goodwin),他在伊朗总统抵美当天,写了篇题为「我们从一个恶魔那能学到什麽?」(What can we learn from a monster?)的专栏,强调指出,「向任何国际上的疯子打开大门都不是坚持原则,而纯粹是挑起争议。」

古德温说,哥大强调说要给伊朗总统言论自由,可是这位伊朗独裁者根本不缺讲话的机会,他控制伊朗的全部官方媒体,他要说什麽就说什麽,根本不受限制和制约。而且他抵达纽约之後,还有在联合国大会讲话的机会,然後又有包括美国三大电视台之一的CBS「六十分钟节目」在内的很多采访和报导,因此哥大根本没有必要再给这个独裁者提供讲坛。古德温提出一个强有力的观点,那就是,一个剥夺本国人民言论自由的独裁者,就不配再享受言论自由。

古德温对哥大说也会邀请希特勒来演讲更加愤怒。他说,哥伦比亚大学当年就犯过这种错误,在1933年,哥大当时的校长巴特勒就邀请了纳粹德国驻美国的大使到校园演讲,还为这位纳粹成员举办了鸡尾酒会。当时就有很多学生抗议,但校长巴特勒讥笑他们是「很没礼貌的孩子」(ill-mannered children)。

今天,伊朗总统公开宣称,要把民主的以色列从地球上抹掉,同时还说纳粹杀害六百万犹太人是不存在的。而且伊朗还不顾国际社会反对,一意孤行发展核子武器。

但是不仅美国的左派人士主张给伊朗独裁者「言论自由」,保守派中也大有人在,也从这个角度看问题。例如《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曾给里根总统演说撰稿的帕蒂.努南(Peggy Noonan)就此写过一篇题为「倾听,倾听」(Hear, Hear)的专栏,强调说,哥大邀请伊朗总统演讲,表示我们美国不怕这个独裁者,我们敢於让他在纽约讲话,说明我们有勇气,敢於倾听。这位知名的专栏作家回忆说,当年她很小的时候,就听到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在联合国讲话,赫鲁晓夫当时激动起来,还拿自己的皮鞋敲桌子。这位专栏作家说,结果怎麽样?这根本没有损害美国,却让全世界都看到了共产国家领导人的粗鲁和野蛮,他们连基本的礼仪都不懂,更不遵守。

对於伊朗总统这样的独裁者,美国的高等学府,要不要以言论自由的名义,再给他提供讲坛?美国公众要不要再「倾听」专制者的声音?这涉及到怎样看待言论自由,它的实质到底意味著什麽。

其实所谓言论自由,主要指的是政府不可制定法律剥夺人民讲话的权利。像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就明文规定,国会不得立法限制言论和新闻自由。主要就是指限制政府的权力。伊朗总统作为国家元首,本身代表政府,同时他又是一个剥夺自己人民言论自由的专制政权头子,这里根本就不存在要保护什麽他的言论自由的问题。而且伊朗总统的反犹言论是臭名昭著的,一个崇尚文明的社会,更不应该给反犹言论提供讲坛。如果一个演讲者的资格和文明程度都不被考虑的话,就是一味强调言论自由,那麽大学可不可以也邀请著名的恐怖份子头子来演讲?

美国的评论家们没有指出的一点是,为什麽伊朗总统愿意到美国大学演讲,虽然他也知道可能受到挑战和批评?这就是独裁者的秘密,因为他的目的不是在哥大演讲,而是利用自己国内控制的媒体,就此大做宣传,以巩固他们的独裁统治。伊朗总统到哥大演讲之後,伊朗政府控制的官方媒体,则宣传说,哥大师生用掌声欢迎伊朗领导人,他们在美国也有支持者。不要说阿拉伯世界的媒体宣传,就连中共媒体,也利用这个机会给伊朗总统做啦啦队。中共新华社当时的报导标题是「伊朗总统在哥大舌战群儒」,而舌战群儒在中文里明显是褒义,显示高手有本事对付一群人的围攻和辩论。

哥伦比亚大学邀请内贾德演讲,实际上等於给了伊朗独裁者一个天然的宣传机会。这根本不是什麽言论自由的问题,而恰恰是帮助了独裁者巩固他们那个压制和剥夺本国人民言论自由的制度。

但荒诞的是,哥大一百名教授联名批评校长,不是批评他邀请伊朗独裁者到哥大演讲、宣扬专制,而是批评校长在开场白时,对这位独裁者不够客气,对这个专制政权的头子进行了批评。上述评论家古德温在他的专栏中说,「哥大的做法不是捍卫言论自由,而是拥抱那些懒惰左派们的信条,那就是道德相对主义。哥大正掉进了一种缺乏价值观的陷阱,标志是,一个昂贵的美国教育机构却不尊重常识。」

在一百名哥大教授联名批评校长时,也有另外六十名教授联名支持校长。双方对言论自由的辩论,再次展示出美国高等学府存在的问题,也通过辩论令更多人清楚到底什麽才是言论自由的价值。

——自由亚洲电台评论,2007年11月30日

2007-12-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