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中时和傅建中的「不忠」——附傅建中批曹长青文章

曹长青

最近世界无疆界记者组织公布了今年「全球新闻自由」排名,在169国评比中,中国倒数第六(排古巴之後),仅高於北韩(倒数第二)。该组织说,全球有64名网络异议人士被关押,其中55名在中国。

和中国相比,对岸的民主台湾,则从去年的第43名,跃至第32,大幅跳越11名,并成为亚洲国家中排名最高的。

台湾的新闻自由度排名,近年一直在亚洲前列,成为台湾的骄傲。但同时一个不可无视的隐患是,国际报告说,在台湾「信赖媒体的人只有百分之一 」。虽然这种说法好像有点夸张,但认真考察台湾媒体,实感它有一定根据。

台湾自二十年前解除报禁後,不仅新闻自由度迅速扩大,媒体结构也发生巨变。例如在报业,原来国民党中常委创办的《联合报》和《中国时报》两大报主导的局面,迅速被打破。立场本土的《自由时报》已跃居台湾第一大报,发行量72万份(台湾每32人有一份。按这个比例,等於中国有一家报纸发行四千万份),排名第二的是《苹果日报》(50万份),然後是《联合报》和《中国时报》。由於《自由时报》的阅报率接近联合和中时两家的总和,因而被称为「一报顶两报」。

●《纽约时报》一年「更正」三千次

联合和中时之所以从原来「两大报」降至今天老三、老四的地位(还在下滑),主要由於台湾民主转型後它们却没有向媒体专业化转型,而且出於对本地人执政的不满,而更强烈地扮演了国民党啦啦队的角色,结果意识形态化的报导倾向,严重损害了新闻的客观和真实原则,屡屡出现假新闻。台湾的新闻可信度只有百分之一,和这两报的非专业化有直接关系。

例如据台湾「新闻公害防治基金会」发布的报告,《中国时报》」的「乌龙新闻」(不实报导)全台湾第一,在去年的六个月中就有47则之多(平均每周二则)。

去年《中国时报》最大的乌龙事件,就是马英九访日时,编造出与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晤」的假新闻,而且还编出双方对话、助手在侧等细节。在西方,强调要给媒体犯「诚实错误」的空间,因新闻有时效性,难免出错。但一旦发现错误,就会更正并致歉。像《纽约时报》一年的「更正」多达三千二百次,平均每天九则,且刊在重要的第二版位置。例如当年金日成的棺柩不是檀木这样的小错都要更正。

但当日本《产经新闻》引述安倍说根本没与马英九会晤,揭出这是「假新闻」之後,中时至今都没有更正,更别提向读者致歉。

●假新闻害惨了《中国时报》

最近的例子则是国民党副总统参选人萧万长访美时,中时驻美记者傅建中和刘屏为渲染其访美成功,竟编出萧「会晤」42名美国议员,与四位美国总统候选人的「亚洲策士」(包括共和党呼声最高的朱利安尼的亚洲顾问叶望辉Stephen Yates)共进早餐,并在与美国女参议员范因斯坦(Dianne Feinstein)会晤时,范用CSB直呼陈水扁总统并对其批评等「假新闻」。

看到中时的报导後,我给叶望辉打了电话核实。我和叶相识多年,二千年他在美国「传统基金会」做研究时,我们都给英文《台北时报》撰稿;九月曾在纽约聚餐,分析美台明年的大选。他曾给美国副总统切尼做国安事务的副助理,不久前转为朱利安尼的首席亚洲顾问。

叶望辉说,他根本没和萧万长见面,因那天早上,他正在香港转机回美国。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的亚洲策士贝德正在加拿大度假。但中时的报导,却把萧万长和他们见面写得有鼻子有眼。至於萧「会晤」42名美国议员,也是不实报导;因其中24名众议员只是参加酒会,和萧集体打个照面而已。如这也叫「会晤」,如果有五百人来参加酒会,可否就报导说「我会晤了五百人」?

萧万长是被前纽约联邦参议员狄马托引见的,而那些参加酒会的议员,多是给当过18年参议员的狄马托一个「面子」。叶望辉说,要让狄马托如此「公关」,国民党恐怕花了不少钱。至於萧「会晤」18名参议员,则是狄马托带他们到参议院午餐,和用餐的参议员们打个招呼;并到国会议员办公室敲门,说声「哈罗」。

就美国官员是否会用CSB这种字母缩写来称呼台湾的总统一事,叶望辉特别指出,范因斯坦已做了15年参议员,这样资深的议员不会用CSB直呼陈总统,更不会当外国客人的面批评该国元首。而傅建中所以故意用CSB 这三个字母,就是因为中国愤青曾在网上用这种字母谐音辱骂陈水扁。

当华盛顿的「台湾人公共事务会」(FAPA)的美国顾问建议傅建中不要写这种不实新闻时,傅只回答一句英文∶「This is more entertaining (这样写比较有娱乐性)」。

●美国只消五分钟即可推翻陈水扁?

这种把新闻当娱乐写,严重损害了中时的信誉。例如去年八月红衫军「倒扁」时,傅建中报导说,美国国会「此时」推出报告,指台湾乱像「扁是祸首」。傅的这篇「报导」被新华社等多家中共媒体转载,以嘲讽打击台湾的民主。但事实是,这篇美国会报告在傅建中发稿之前40天就刊在其网页(写明七月一日发表),跟红衫军倒扁毫无关系。而且只是「国会研究服务处」(CRS)给议员的参考资料,这样的报告每年繁多,根本不是国会的集体意见。而且该报告内容更无「扁是祸首」的结论和缩语。美国学者写的报告,不可能用《人民日报》式的语言。但懂英文的傅建中却故意在时间和内容上移花接木。

更离谱的是,傅的报导还说,原CRS的主管沙特(Bob Sutter)因陈水扁上台令其「灰心失望」而离职。一个美国官员怎麽可能因对外国总统的不满而离职?这根本不符基本逻辑和常识。傅为了攻击台湾民选总统,到了「急」不择「言」、信口开河的地步。

傅建中最近引起美台关系紧张的报导,是说去年初民进党政府废除「国统会」时,曾有美方重要官员放话,「美国只消花五分钟时间,即可动员台湾人民推翻陈水扁 」。美国凭什麽、怎麽可能要推翻台湾民选政府?而且「五分钟之内」不是太夸张离谱了吗?最後美方表示,美官员不会这样说话,这更不是美国政策。而傅建中迄今也未拿出任何「美方官员」名字。从他以往报导「不实」来看,不排除又是他自己编造的。

●「对老毛永难忘怀,真是恶心极了」

仇恨台湾民选总统的同时,却是推崇中共独裁者。傅建中曾在美国之音「焦点对话」节目上把毛泽东称为「毛主席」。当年美军攻进巴格达时,傅建中的报导却说,这不禁令人「想起半个多世纪前解放军占领南京後,毛泽东写的那首诗∶锺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然後笔锋一转,批评美国总统布什「读书甚少,英文也不好,亦无诗人情怀,所以没法像毛润之,也写首诗讴歌美军将士占领巴格达。」

今年三月傅建中在报导中,再次引用毛的这首诗,并提到「解放军占领南京时毛泽东欢欣鼓舞的心情」。有台湾网民写道:「傅建中活在21世纪,却还对老毛心心念念,永难忘怀,真是恶心极了。」

可能正是这种「念毛」情怀,使傅建中对张戎的《毛传》披露蒋介石爱将胡宗南可能是「红色代理人」相当不快,在《中国时报》上报导「毛传反应」时只引用批评之声,而无平衡报导;甚至自下结论说,「胡宗南怎麽说也难贴上『红色间谍』的标签」。

在报导台湾人的成绩时,傅建中则是另一种笔调。例如去年七月台湾爱乐管弦乐团首次在美国首都肯尼迪中心演出,无论演唱还是指挥,都受到《华盛顿邮报》好评,可傅建中却在报导中说,「望春风、望你早归等曲目,固然十足代表了台湾本土的心声, 但在世界性的舞台上,格局太小,引不起太大的共鸣┅┅」一副不屑一顾的口气。

●宣扬马英九DNA是纳粹思维

傅建中等所以敢这样写「报导」,因为他和「中时」以及《联合报》等泛蓝媒体一样,都不是「忠於」新闻的真实原则,而是「热衷」反民进党政府、吹捧国民党的意识形态。例如去年马英九访美时,联合报系竟刊出题为「什麽样的DNA造就马英九魅力」的记者特稿,通篇都是形容词和肉麻离谱的吹捧,而根本不是记者报导政治人物。

例如该特稿开篇就说马英九是唯一可与美总统柯林顿相比的「具超级魅力的国际政治人物」(在美国有几个人知道马英九是谁?),强调马英九DNA特别,才具有「卓越领袖魅力」特质,它「包括旺盛活力、形塑风格与形象、鼓舞激发人心的能耐、同理心、高度自信、良好的EQ、令人向往的理想主张等等。」

用DNA谈马英九魅力,完全是种族主义思维。今天美国的哪家报纸敢说「布什总统的DNA特殊」,立刻得遭游行抗议。当然这种毫不掩饰的种族主义文章,在美国的报纸根本不会发表出来。但在台湾,联合报系就敢这麽做,和中国时报一样,已经为了意识形态而对最基本的新闻常识都毫无顾忌了。

台湾媒体的这种「隐患」令人担忧。但庆幸的是,台湾已转型成民主国家,新闻市场已经形成。在优胜劣败的市场规律下,一切劣质、伪造的产品,最後都逃不掉被消费者淘汰的结局。

2007年10月23日於纽约

(原载《开放》2007年11月号;原题:台湾媒体的隐患)


附:傅建中批曹长青文章:

《华府了望》从阿扁洋名CSB说起

by《中国时报》傅建中

友人告诉我,有署名曹长青者在自由时报(抱歉,我从来不看这家报)撰文说是美国参议员不会用CSB的字样去称呼他所敬爱的陈水扁总统的,因为CSB是大陆上「爱国愤青」诋毁阿扁的代号。闻後不禁哑然失笑,世界上居然有这样无知的人在号称台湾第一大报上夸夸其谈,难怪西哲说∶「一点儿学问是危险的事」。(A little learning is a dangerous thing.)

CSB是陈水扁英文名字的缩写,最先以这三个英文字母代替全名称呼陈水扁的,是美国学界和官方人士。最著名的的例子是去年十二月三日在乔治华盛顿大学举办的东亚安全研讨会上,老牌中国通沙特(Robert Sutter)多次提到陈水扁的反覆无常,从头到尾都是以CSB称呼扁的。

美国官员为了方便,无论是说话或行文,通常以CSB代替扁的全名。至於大陆的网民以CSB代号对扁肆意漫骂,那只能说是他们见猎心喜,步美国人的後尘,拾人牙慧而已。正本清源,美国人才是CSB的始作俑者,但使用CSB只是为了简洁便利,并无好恶或价价值判断的成分在内,就如同Republic of China(中华民国)以ROC代替的道理是一样的。

事实上,扁应以美国人用CSB代表他的全名感到高兴和荣幸才是。数十年来,台湾岛上的人有此殊荣的,大概只有陈水扁和蒋经国而己。曹某可能不知,蒋经国生前(甚至死後)美国政府官员一直是以CCK(Chiang Ching-kuo的缩写)称呼他的。假如曹某有兴趣的话,不妨翻翻国务院的「美国外交文献」(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 ited States),里面关於CCK的记载所在多有,不过要看这些文献的先决条件是英文必须达到一定的水平。

中国的名人有洋名的,西方人多叫其洋名,如Wellington Koo(顾维钧)、George Yeh(叶公超)、James Shen(沈剑虹)等是。没洋名的,外国人则以其名字英文缩写加上姓称呼之,如C.K.Yen(严家淦)、Y.S.Sun(孙运璇)、K.T.Li(李国鼎)等是。

像CCK和CSB连名带姓以三个字母一气呵成的,就笔者所知,只有蒋经国、陈水扁二人而已,所以我说扁应引以为荣、为傲,尤其是能与蒋经国并列(也许扁自己和反他的人都不以为然)。

曹长青自云来美己近二十年,在这自由的天地里,他似乎并无多大长进,否则也不会去看那些大陆网民的垃圾,而又如获至宝般的向扁邀功。像曹某这种胡说八道的文字,本不值得回应,但为了不让他误导阿扁,落个欺君之罪,才不得不浪费中时的篇幅纠正他,但下不为例,今後曹某任何涉及本人的无理取闹,均将不予理会。

——原载台北《中国时报》2007/10/20及香港《开放》杂2007年11月号

2007-11-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