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撒切尔主义响彻欧洲

曹长青

3月26日《华尔街日报》为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因病谢绝讲坛、从此不再公开演讲专门发表了一篇社论,题目是“撒切尔的声音”。该社论评价说,虽然今年76岁的撒切尔夫人最近因发生几次小的中风後,听从医生决定不再登台演讲,但“撒切尔主义已经响彻欧洲”

撒切尔夫人从1979到90年担任英国首相12年。在此期间,这位保守党领袖和当时的美国共和党籍总统里根联手,进行了一场经济革命,强调并实施充分私有化、市场化,降低税收,削减福利,减少经济规定,限制政府权力,实现小政府,大社会。其核心价值和本质特征是把自由看得比平等更重要。在自由中获得机会的平等;而不是像左派政府那样强调政府干预经济、扩大福利、强行高税收,用劫富济贫的方法追求财富的平等。

●私有化:人类共同的理想

信仰里根和撒切尔主义的现任美国总统布什6月10日在华盛顿招待国际民主联盟政党领导人宴会讲话时,对这种价值概括说,“在对平等和社会福利的追求中,把自由放在首位的经济体制所取得的成就,超过因强化政府权力而窒息经济自由的体制。这是历史的记录。民主资本家对自由、公正、富有同情心的社会的设想激起了世界的向往。自由的市场、民主的政府和自由的社会并非美国观念,并非欧洲或西方观念,而是人类共同的理想。”

过去几年来,这种“人类共同的理想”通过“经济全球化”走向整个世界,尤其是响彻欧洲大陆。1998年时,有15个成员的欧盟,只有西班牙、爱尔兰两个国家是主张充分私有化的右翼政党执政,其他几乎都是倾向福利社会主义的左派政府。而到今年底,整个欧盟剩下的左派政府恐怕只有瑞典、比利时、希腊,其他12个欧盟成员都将是倾向撒切尔主义的右翼政党执政:

强烈亲美的意大利右翼领袖贝卢斯科尼(名言:不管美国主张什麽我都赞成,即使还不知道美国要说什麽)去年5月击败了执政五年的左派政党出任总理,罗马首先向右转;4个月後挪威跟进,左翼政党被击败交出权力;去年底,丹麦的左翼社会民主党被淘汰出局;今年春,葡萄牙的右翼政党击败了执政的左派社会党;5月,荷兰国会大选,公开宣称”伊斯兰教和荷兰自由传统不相容”的政治新星福图恩虽然在选前被暗杀,但他创建仅90天的右翼政党仍胜出,席位竟超过执政的左派工党而成为全国第二大党,和得票最多的右翼基督教民主联盟一起,构成了荷兰稳固的右翼政府,从而结束执政8年的左派工党内阁。6月初的爱尔兰选举,更是一面倒,主张自由经济的政党获得压倒性胜利。

●法国左派一败涂地

欧洲最令人瞩目的是被称为“左派大本营”的法国最近的四场大选(总统和国会选举各两场),每一场都是希拉克领导的右翼共和联盟获胜,从而结束了法国长期左右共治(左派社会党获国会多数席位而出任总理,右派候选人当选总统)的政治格局(也是僵局),法国多年来首次实现总统和总理都是右派的局面。

虽然巴黎的左派媒体,如《解放报》、《世界报》等,极力渲染这场选举是勒庞为代表的极右派的失败,因希拉克在第二轮总统选举中获82%的选票,但《华尔街日报》说,只看法国的左派报纸和电视,根本无法了解法兰西社会究竟在发生什麽。法国的四场选举,结果明显是主张并实施高福利、高税收、大政府,并把工作时间缩短为每周35小时的左派社会党的“滑铁卢”。那位当年设计35小时工作制的社会党议员,这次被选民报复性地选掉。

目前整个欧盟中的主要国家(意大利、法国、西班牙、荷兰、葡萄牙、挪威、丹麦、芬兰、爱尔兰、奥地利、卢森堡)都是右翼执政,成为撒切尔主义的信奉者。

6月下旬出版的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说,在整个欧洲大陆,政治人物都感觉到必须表态∶支持还是反对撒切尔主义。而欧洲左派们的主要口号就是反撒切尔主义。准备大罢工的西班牙工会,抨击该国右翼首相执行的是“撒切尔的最反动政策”。法国的左派社会党指责右翼总统希拉克“仿效撒切尔”。连比利时的左派首相也被贴上“幼儿撒切尔”(baby Thatcher)的标签。

而在意大利,右翼总理贝卢斯科尼和他的内阁成员们则公开表示“崇拜撒切尔”。被暗杀的荷兰右翼政治家福图恩曾多次说过,要“借用撒切尔的手提包来对付欧盟”。

●英国最性感的女人

连远在大西洋对岸的美国,更有大批撒切尔的崇拜者。《华尔街日报》的印度裔专栏作家、极为崇拜撒切尔的瓦拉达拉金(Tunku Varadarajan)在今年1月的专栏文章中引述说,伦敦的文学杂《Erotic Review》曾向读者发问卷,选全球过去一千年中最性感的女人。结果撒切尔不仅入榜,且名列第四(第一是玛丽莲.梦露,第二和第三也都是电影演员)。瓦拉达拉金说,这绝不是从生理角度,而是英国男人们认为决然领导并打赢福克兰群岛战役(1982年和阿根廷交战)、果敢坚定推行自由化经济的撒切尔,以其独特的气质吸引并征服了他们。

在去年8月的英国保守党会议上,特邀与会的撒切尔在演讲时又语出惊人,她说,包括纳粹在内的“欧洲的所有问题都出自欧洲大陆本身,而所有的解决方案都来自英语世界。”意指讲英语的美英两国的原本资本主义模式才是欧洲的药方。这种自由经济的理念,使撒切尔强烈反对“欧盟”这种方式。她认为欧盟是“社会福利政策的试验品”,“共产党人和左派在尝试利用欧盟来引进社会主义”。撒切尔在今年四月出版的新书《治国方略》中甚至说,欧盟“根本无法变革”,建立欧盟“可能是当代最大的一个愚蠢举动”。

《华尔街日报》的社论最後画龙点睛:“可能这位铁娘子至今仍冷淡欧洲,站在门外,但欧洲却一步步走向了她。”

(载《开放》2002年7月号)

2002-06-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