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阿拉法特是不是恐怖份子?

曹长青

911事件後,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冲突更加激化,自杀炸弹导致几十名以色列平民遇难;沙龙政府出动飞机轰炸巴解控制区进行报复。

导致巴以冲突的宗教文化缘由虽然深远,但目前最重要的是这两个因素:一是阿拉伯国家不让以色列在那个区域生存、想把它赶出去,以色列人没有安全感;二是实行民选制度的以色列和个人独裁统治的巴解政府无法真正和平相处。

一般人都看到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的土地,但却很少去深究为什麽造成这种局面。人所共知,以色列人长期没有家园,流离世界,二战中被纳粹杀害了六百万。它最後建立国家,是经过联合国决议(1947年)批准的(该决议也批准巴勒斯坦人建国)。因此不管人们是否喜欢”犹太复国主义”,以色列在这块土地“复国”具有国际法理性。

但就在以色列建国次日,周边埃及、叙利亚、黎巴嫩、约旦、伊拉克等五个国家以及巴勒斯坦游击队联手进攻以色列,不让它生存。当时仅这五个阿拉伯国家就有四千多万人口,而以色列只有60万人,而且刚宣布建国,还没有正规的军队。这是一场完全以大欺小、持强凌弱的战争。如果不是以色列人同仇敌忾打败了侵犯者,以色列今天就不会存在。

1967年,这五个阿拉伯国家准备再次联手侵犯以色列之际,以色列先发制人,和上次一样,打败了总军力远大於它的阿拉伯五国。

正是在这两次战争中,以色列乘胜占领了埃及、约旦以及巴勒斯坦人的一些土地(埃及和约旦也乘机占领了一些巴勒斯坦人的土地,反正它没建国)。

因此,以色列占领土地,不是有意外侵,而是在打败侵略战争中的副产品,它是五个阿拉伯国家两次蓄意侵略造成的。

但以色列并不是占领了土地就一直不还。当埃及、约旦後来承认以色列的存在,并保证不再侵略以色列;当以色列人有了安全感之後,就把土地还给了埃及和约旦。今天以色列人之所以不退还巴勒斯坦的土地,很大程度上是由於阿拉法特不像前埃及总统萨达特那样真心地承认以色列的存在,不再威胁以色列的安全。

●阿拉法特默钒Ⅱ艘诛ㄘ丶 ?

阿拉法特原来是个恐怖份子,幕後主导过1972年在慕尼黑杀害11名以色列运动员等恐怖活动。资料片显示,当年阿拉法特听到以色列运动员被杀害的消息後兴高彩烈,和最近公布的录像带中拉登听到纽约世贸大厦被炸毁、几千平民被杀害後那种高兴的情绪一模一样。

阿拉法特1969年出任巴解主席,到1988年宣布放弃恐怖主义,从事了长达20年类似拉登那种恐怖主义的活动。後来虽然阿拉法特放弃恐怖主义,但他仍经常默钒Ⅱ艘紫幼ㄘ⑻ 揪漪※ A以此和以色列讨价还价,获得谈判桌上的优势。以色列最平静的一年是1994年,因为那年阿拉法特把哈玛斯头目们抓进了监狱(因前一年巴以达成奥斯陆协议)。而最近恐怖谋杀以色列平民的哈玛斯头目们,都是阿拉法特後来又放出来的。而且据《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引用的民调数字,80%的巴勒斯坦人支持用自杀炸弹杀害以色列平民的恐怖活动。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玛斯.弗瑞德曼(Thomas L. Friedman)原是该报驻中东采访主任,以报导巴以冲突两次获普利策奖。他的专著《从贝鲁特到耶路撒冷》(From Beirut to Jerusalem)现在《纽约时报》畅销榜上,被视为了解巴以冲突的重要著作之一。据该书资料:以色列人中,主张无条件立即退还巴勒斯坦土地的占5%,主张永久占领的占20%,主张有条件退回土地的占75%——如果巴勒斯坦人不威胁他们的安全,承认以色列的存在。

佛瑞德曼说,无论是以色列总理,还是阿拉法特,关键的问题都是怎样让这“沉默的大多数”有安全感。而阿拉法特默钒Ⅱ艘筐  ㄘ④ q谋杀以色列平民,根本无法争取这个多数,而在以色列,由於是民选政府,任何一届领导人都必须倾听这个“多数”的声音。

●阿拉法特是齐奥赛斯库的好朋友

巴以冲突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制度不同。以色列建国後一直实行民选制度,迄今已有过五、六届总理。这种制度导致任何人出任领导人,制定内外政策都必须听从民意,否则就可能被选下台。但阿拉法特从1969年出任巴解主席,至今已连续当了32年!阿拉法特的政策不被民意制约,只被意识形态左右。佛瑞德曼在书中说,“阿拉法特不仅是不民主的,而且是反民主的,巴解自治政府各级都是腐败的。”他举例说,1994年,美国两家竞争很激烈的电话公司AT&T和MCI都宣称和巴解政府签署了通讯服务合同,最後发现,巴解政府下面有两套通讯部,两套内政部,两套安全部门,什麽都是两套。阿拉法特让两派互相斗,他在上面驾驭,其手法和毛泽东一样。

阿拉法特最得意的时候是冷战期间,1975年,联合国以72票对35票(35票弃权)通过决议,谴责说“犹太复国主义就是一种形式的种族主义”。那时苏联和东欧共产国家,以及第三世界国家,在联合国形成多数,孤立以色列。阿拉法特最好的朋友是罗马尼亚独裁者齐奥塞斯库,他为阿拉法特在布加勒斯特建了专门别墅。

但苏联解体、东欧共产国家全部垮台之後,1991年12月联合国以111票对12票(13票弃权)的绝对压倒优势通过决议,取消了上次谴责以色列的决议。原共产国家波兰、捷克、保加利亚、匈牙利、罗马尼亚以及立陶宛三国等,全部都改变立场,站在了以色列这一边。投票中支持阿拉法特的共产国家仅有古巴、北韩、越南。

最近一期英国《经济学人》杂的封面报导说,“现在是阿拉法特最背运、最弱的时候”。弗瑞德曼则说,阿拉法特的问题是,拿仅值20万元的房子叫价500万,因为有共产国家和第三世界给他壮胆。

但今天,阿拉法特曾全力支持、寄予厚望的伊拉克在波斯湾战争被击败,阿富汗塔列班政权又被铲除,再加上俄国和东欧国家不再从意识形态角度支持他,连江泽民都去以色列访问,采现实外交——这种国际格局的变化,也陈酯   k特不再依赖哈玛斯,不再叫价500万,回到现实中来,给解决巴以冲突提供一个机会。

(载《开放》2002年1月号)

2001-11-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