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蓝格尔∶你怎麽敢攻击「我的总统」?

曹长青

台北街头的倒扁红海洋像一次火山喷发,高调、激烈、狂喷了一阵子,留下满地灰烬、烧裂的礁石,什麽也没创造,只是把不少人「烧」出满腔仇恨,甚至精神分裂。

施明德们眼看大势已去,只好走险,先说要「罢工」,结果遭各界反对,於是他们要选择更地痞的行为,准备在双十国庆时,聚众「天下围攻」,不让陈总统进出会场。据说还训练了几千名像当年被称为「街头小霸王」林正杰那样的悍将,以对付执法的警察。

在台湾的宪法和国号没有改变之前,中华民国的国庆庆典,是代表台湾全体国人的尊严,一个国家的对外形象,以及凸显国际地位的象徵。施明德们说要以此给陈总统压力,迫他下台。且不说这种以少数人强行剥夺多数选民的政治选择权是多麽不合法、不合理,单是阻挠国庆大典,在外宾面前羞辱民选总统(实际是羞辱自己的国家)的流氓、无赖举动,就是向法律,尊严,荣誉等价值的挑战。本质上和恐怖份子一样——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在美国看施明德们的政治肥皂剧,更令人感到台湾距离一个真正公民社会、健康的两党政治,仍有相当大的距离。我们看看美国的情形∶最近,委内瑞拉总统查维斯到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这位反美的左派总统,无论在联大发言,还是在黑人区演讲,都攻击布希总统是「魔鬼」。结果,他的言行遭到美国在野党领袖裴洛西和纽约区联邦黑人众议员蓝格尔的痛斥。裴洛西说,「查维斯每一天都是恶棍」。《华尔街日报》发表社论,特别称赞这些在野党领袖,能够超越党派之争,维护美国总统的尊严,捍卫国家的荣誉。

裴洛西作为在野党众议院领袖,对布希总统的批评一向毫不留情;而那位民主党黑人议员,更是多次在福克斯电视上谴责布希总统的政策,言词很凶。但这次,他们不约而同站出来,痛斥查维斯。蓝格尔说,你怎麽敢在「我的议员选区」,攻击「我的总统」?虽然蓝格尔作为民主党人,没有把选票投给共和党的布希,但他尊重多数选民的选择,仍把布希称为「我的总统」,并视查维斯攻击布希,就是攻击美国的国家尊严,蔑视多数美国人的政治选择权。这是政治人物的基本常识。

而在台湾,民进党出了施明德这样的败类,国民党则走向做共产党的傀儡之路。马英九在《华尔街日报》嘲讽自己国家的总统;苏起在丹佛讲话攻击陈总统和民进党。而连战、宋楚瑜,在胡锦涛面前诋毁台湾和陈总统,那种三孙子般的媚态,简直下贱到李莲英给慈禧按摩的地步。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他们不认同台湾,宁可让台湾被和对岸遥相呼应的红色怒火吞噬。 

——原载台北《自由时报》2006年09月25日「曹长青专栏」

2006-09-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