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台湾民主道路的独特性

曹长青

今年是《开放》创刊二十周年。也恰恰是在这二十年里,台湾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解除了党禁报禁,结束了政治黑名单,走向总统直选,一步步迈向了一个现代化的民主国家。

在媒体信息十分发达的今天,人们普遍会有一种感觉,对哪里的情形都不太陌生,都「基本了解」。但在信息最自由、最发达的美国居住了也快二十年的我,却越来越痛感,各个国家之间、民族之间、文化之间的巨大陌生和隔阂远没有因信息的发达,网络的神奇而消失,反而由於距离的缩短、交流的容易而更增加了某种敌视,而这种敌视又强化了隔阂。这有点像在人群拥挤、物理距离很近的大城市,人和人之间的亲热度远不如人烟稀少、交通不便的小城镇。但我绝不因此而反对现代科技,反而是现代科技发展的热烈推崇者。目前这种情形,只是科技发展的副作用之一,人类有能力随著这种发展而逐步调整自己。

之所以提到现代化的隔阂,是为了谈一下我在「认识台湾」这个过程中的感受。本来我也和许多「信息灵通」的中国文化人一样,自认为对台湾问题一点都不陌生,关注台湾,主要是想看看中国的影子,看看中国民主道路的前奏曲是怎麽唱的。但近年来多次走访台湾,在从北到南的各个大小城市,和数不清的台湾人交谈之後,才强烈地感觉到,我原来对台湾的了解和真正的台湾还是有相当距离的,从媒体上得到的信息,远不能反映真实的台湾。台湾的民主之路,对中国走向民主有一定的借鉴之处,但更有它的独特性。

这种独特性主要表现在,台湾人民的反独裁专制是和反种族压迫并驾齐驱的,而且密不可分。从台湾走过的道路和中国今天的现状来看,由於缺乏个体主义价值(individualism ,「个人主义」的译法不够准确)的中华文化所带来的普遍奴性,导致华人反抗独裁专制的能量够不成推翻专制的力量。在台湾的中国人里也有很多反国民党独裁者,其中著名的如殷海光、雷震、胡适等。他们的言论和反抗行为起到了一定传播自由主义价值的作用,但这种作用是有限的,不足以促成推翻专制的能量。

●说台语被罚和「十八趴」特权

由於国民党到台湾以後,除了进行了一场给台湾人民留下深刻创伤的二二八屠杀之外,更施行了一系列种族殖民性质的政策,於是国民党在台湾的独裁统治,从一开始就和种族压迫连在了一起。蒋介石带到台湾的党政军要员和五十万军队,那些被称为「外省人」的占领者,从此主导了台湾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以及司法、教育和媒体。即使那些军人家属,也集中住在「眷村」,有专门配给。外省人在台湾成为贵族,台湾人则沦为二等公民。在首届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的21名高层人员中,只有一名是台湾人,316名中层人员,台籍只有17人。

台湾人不仅被排斥在统治阶层之外,连说母语都受歧视,甚至被惩罚,因国民党统治阶层要推行「国语」。今天很多中国人对台湾人讲台语很反感,但如果你了解他们的经历,就会对他们今天的反弹多一分理解。许多台湾人都给我讲过他们当年因说台语而被罚款、罚挂牌子的经历。不久前,台湾知名演员、前华视总经理江霞来纽约演讲,说她小时候就因说台语而被挂了牌子(在胸前挂一个「我说方言」的牌子,直到逮住另一个说台语的,把牌子挂到那个人身上为止)。後来她发誓学好「国语」,结果由於她人长得漂亮、「国语」说得好,外省人就夸她「不像台湾人」。如此这般对台湾人的歧视,只能播下仇恨的种子。当年日本人统治台湾、统治中国东三省,也要求说日语,但也绝没到说母语被惩罚的地步。

国民党不仅在统治阶层和司法、媒体、教育等上层建筑领域都主要使用「外省人」,甚至为了笼络人心,巩固其统治,制定了一个法律,凡「军公教」(军人、公职人员、教师)人员退休金可有18%的优惠存款利率(其他人则按市面利率)。这种利率,比买股票投资的平均回报率都高很多。由於「十八趴」的高利率,军公教人员退休後的收入可以达到比退休前还多,甚至多至140%。由於「军公教」主要是外省人,等於是人为地制造了一个和本地人不同的「特权阶层」。这种「特权」由於国民党在立法院占多数,至今没有取消。

●种族怨恨比专制怨恨更难消除

这种所谓外省人对台湾人的歧视,至今在台湾仍到处可以感觉到,尤其在媒体上的反映更是明显和嚣张。所以,台湾人民反抗国民党专制的运动,从一开始就带上了反抗种族压迫的特色;而且由於有种族压迫,反而更强化了反独裁的力量。换句话说,由於种族压迫而凝聚的反抗力量,超过了由於专制压迫而凝聚的力量。在台湾人的反抗中,你甚至可以看到类似南非的情形;而由於台湾人在血缘、肤色上和中国人完全相同,根本就是同一种族,你却施行种族歧视,这比黑人受白人歧视更不能容忍,怨恨更深,於是反抗的意志和力量就更强。

近年走向民主、走向独立的钗h国家,像立陶宛三国、黑山共和国、乌克兰、科索沃、东蒂汶等,都有和台湾类似的情形,也就是反独裁和反种族压迫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而且反种族压迫极大地强化了反独裁的力量。

蒋经国最後被迫让步,从施行培养台湾本土精英的「催台青」政策,到重用台湾人做副总统,到解除党禁、报禁,更多是由於难以承受种族压迫所导致的台湾人民的反弹。而只要解除了党禁报禁,走向民主之势则一发不可收。

本来由於大家都是同肤色、同长相,国民党独裁垮台後,「外省人」的主子地位消失後,台湾的种族问题就应迅速消失了。但恰恰台湾又来了一个和其他国家独裁政党倒台不同的和平演变,导致专制了半个多世纪的国民党不仅没垮台,没遭清算,反而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可以参选的民主政党,更甚的是,国民党居然可以把独裁时代的国库变成了党库,於是巨大的党产,不仅在相当程度上帮助了国民党保持其在台湾的势力,更使其保持住了在媒体的主导地位,於是种族问题不仅没有解决,反而由於双方公开针锋相对而更清晰化了。

●国共两党「共存亡」

而在台湾刚刚走上民主之路,正起步迈向一个独立的正常国家之际,中国经济又开始崛起,於是经济纽带又把这两个本来迎头敌对的国家紧密地连在了一起。而此时的国民党,为了保住其在台湾的主子地位,不惜和宿敌联手,借助一个大独裁的政治和经济实力,来对抗台湾人民。国民党靠向中国、「联共」这一步,就更强化了「中国人」和「台湾人」的对立。於是台湾虽然走向了民主,但其几十年来抗争的种族问题并没有解决,而中共这个独裁国家的插手,极大地增加了台湾问题的复杂性,和其内部民主机制运转的艰难性。

因此,在今後二十年,只要中共在,它就会动用一切统战手段,试图瓦解台湾的民主,阻止台湾人民的选择,导致蓝绿的继续对抗、台湾「中国人」和「台湾人」的继续冲突,国家认同问题的持续矛盾。

相反,如果中共迅速倒台,国民党也就立刻失去靠山和支柱,它会马上洗心革面,变成台湾国民党或另外一个什麽名字的政党,会立竿见影地迅速转向台湾本土,老老实实地做台湾人。为什麽?并不是他们一夜之间就会扔掉贵族包袱,抛弃大中国情怀,而是选民压迫,只有就范这唯一选择。

所以台湾今後这二十年的何去何从,中国还是非常关键的一个因素。专制中国是台湾深化民主的巨大障碍,同时也是刺激台湾人民继续努力奋斗的推动力。

——原载《开放》2007年1月号

2007-01-0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