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把凯恩斯主义撕成碎片

曹长青

「诺贝尔经济奖」得主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台译傅瑞德曼)最近去世,引起美国保守派媒体和学者一致的哀恸,《华尔街日报》发表社论,称他是「有争议的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经济学家」,社论题目用的是弗里德曼的经典著作《资本主义和自由》。《华盛顿时报》社论则称他为「世纪经济学家」,说「不仅美国,整个世界在自由市场、自由人和其间不可分割关系的战役中,失去了二十世纪最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该报引用後来也获诺奖的经济学家托宾(James Tobin)的话说,「看不见的手使诺贝尔评委把奖给了弗里德曼,这个亚当史密(国富论作者)和杰佛逊(独立宣言作者)二百年後的「孪生」兄弟。」

1976年,弗里德曼获得诺贝尔经济奖,当时他的经典著作《资本主义和自由》已问世14年。如果说韦伯的《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阐述了基督信仰对资本主义的重要作用,弗里德曼则论述了自由是资本主义的核心价值:资本主义的「秘密」在於自由市场、自由交换(产品和思想)、每个人自由地拥有、支配自己的财产,尽最大可能地减少政府规模和干预,建立自由的民主社会。

弗里德曼的另一本重要的著作是《美国货币史》,指出三十年代初的美国经济大萧条,并不像流行说法是「市场失败」,而是因为政府政策的失败,从而为「市场经济」辩护。

●把凯恩斯主义「撕成碎片」

自1966年始,弗里德曼给美国《新闻周刊》写了18年的专栏,普及自由经济的理论,告诉读者(尤其是美国的新一代)他们在大学里根本听不到的声音(因绝大多数美国教授左倾,反资本主义)。1980年,他的专著《自由选择》一出版就登上畅销榜,该书的录像带偷运到共产铁幕世界,被称为「革命的种子」。

《华尔街日报》的社论说,弗里德曼当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奖,标志著二十世纪占主导地位的强调政府干预的「凯恩斯经济学」被「撕成碎片」。

「凯恩斯理论」主导的二十世纪,是人类最灾难、最血腥的一百年,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共产主义蔓延大半个地球,结果导致一亿二千万人死亡。这个数字超过了之前一千九百年间人类非正常死亡的总和!

发生这种「大灾难」的主要原因,是乌托邦的兴起;应运而生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就是这种乌托邦的幻想之一;强调通过政府的力量来主导经济,强调政府的主宰作用,实际上是无视、蔑视、剥夺个人支配自己财产的权利。政府控制经济,结果是剥夺人的自由。

在共产国家,凯恩斯主义被扩展到计划经济,计划政治,计划军事,计划文化,所有都纳入「计划」的轨道,结果造出一座座《动物农场》,把每个人都变成《美丽新世界》中那种需吞麻醉品的整齐划一的符号。

●「福利专制」的乌托邦

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政治嗅觉灵敏的赫胥黎就写出警世之作《美丽新世界》,提醒人类乌托邦的可怕。该书写了两组人群,一个是「野人」,虽有自由,但缺乏理性。另一个是成批生产的试管人类,千「人」一律,没有真正的思想情感和自由。这个试管世界其实就是後来共产国家的雏型。

该书四十年代中期再版时,赫胥黎在序言中说,他曾想大幅修改,有个光明结尾,在两组悲观「人群」中,提供第三种选择:一部份「试管人类」逃出专制,建立了一个既有自由,又不像野人那样生活的社会。其实这种世界就是今天美国和欧洲所代表的西方民主社会。但在序言结尾处,赫胥黎又大胆预言,人类社会,可能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以国家主义、军事化的暴力统治的社会(即後来的共产国家和伊斯兰专制),另一种是「福利专制」的乌托邦。

今天,随著苏联的解体,共产主义在全球大势已去。伊斯兰的专制社会,也在松动瓦解,刮起民主之风。暴力统治的世界,正在摇摇欲坠。那麽西方民主社会,是不是像赫胥黎所预言的「福利专制的乌托邦」?

所谓「福利专制」,就是政府干预经济,增加国营化成份,通过高税收、高福利,强行把个人财产收归国有,进行二次分配。据当代英国历史学家保罗.约翰逊(Paul Johnson)在其知名的专著《现代》(Modern Time)中的数字,在1914年之前,全球的国营成份只占10%,但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仅在西方民主国家,就上升到占45%,而在共产国家,有的甚至高达百分之百。即使在自由世界领袖的美国,就有罗斯福的「新政」,约翰逊的「大社会」等意在扩大政府权力、通过政治来改变人的乌托邦举措。

●「美国会溜向社会主义」

即使今天,在「政府万能论」被共产国家的计划经济和政治奴役推展到古拉格的程度,已经完全破产之後,西方的大学校园,还有数不清的左派教授们,相信扩大政府的功能能够增加人类的幸福,推崇高税收、大政府、高福利的社会主义理论,还在向往《美丽新世界》的那种乌托邦梦想。

在被称为实行「原教旨资本主义」的美国,主张高税收、政府干预经济的左翼民主党,自1932年至今的74年间,就主导了国会62年。在最近的国会选举中,又夺回参众两院,成为多数党,可见这种「均贫富」(不是自由第一)的福利社会主义思想,即使在美国仍有如此这般的市场,更不要说高举福利社会主义大旗的欧洲了。

在二千年时,布什和戈尔竞争入主白宫之际,弗里德曼接受采访时忧虑地预言,不管哪个党获胜,「美国都会溜向社会主义」,区别只不过是,布什当选,可能溜得慢一点,戈尔掌权,会溜得快一点。民主党一向倾心高税收,而共和党也把政府预算飙升。看来赫胥黎半个多世纪之前预言的「福利专制」,仍是追求自由的人们要全力抵抗的「乌托邦」。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弗里德曼(享年94岁)一生致力建树和传播市场经济的自由思想,才为所有看重自由价值的人们推崇和感激。

——原载《开放》2006年12月号

2006-12-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