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李登辉为什麽大转弯?

曹长青

我曾在这本《开放》杂志发表过长篇文章,赞誉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对推动台湾民主化的贡献,其中尤其推崇他能够交出最高权力的境界。但近一年多来,已经卸任多年的李登辉干预台湾政坛的劲头儿越来越大,时有大动作出手,最近更放出令海峡两岸和海外华人全都跌破眼镜的言论:「我从未主张过台独」、「我不是台独领袖」,更批评「台独是退步的、危险的」。这些举动,令我不得不检讨以前对他的认识和评价。

李登辉倒没有撒谎,他的确没用过「台独」字眼来推动台湾民主化运动,但民进党执政後他提出「制宪」(扬弃国民党在南京制定的宪法,制定一部台湾人的宪法)、「正名」(改中华民国为台湾)、「建国」。这毫无疑问完全是一条台湾独立之路,因此台湾人民给了他巨大的荣誉,把他当「台独教父」来歌颂,来赞美。国民党和对岸的共产党也把李登辉当最大的台独份子来批判。过去这些年来,李登辉对自己被当作「台独教父」的推崇,和被当作「最大台独份子」的批判,都心安理得地接受了。

现在他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强调字面上他「从未主张过台独,不是台独领袖」云云,实足以让任何精神没有错乱的人目瞪口呆。李登辉为什麽会发生这麽大的变化?表面原因是他和陈水扁的个人恩怨,究其深层原因,则和他做过威权人物所形成的心理有关。

●被国民党赶出来,而非主动不要国民党

李登辉和陈水扁的矛盾,其实早在二千年总统大选时,就已种下;因为作为国民党主席的李登辉,当然是支持国民党候选人连战,而且认为他一定当选。後来李登辉说,在选举揭晓的当晚,他无法到国民党竞选总部讲话,因为他只准备了胜选致词,没有败选感言。

由於国民党败选,连战和李登辉反目,不仅逼迫李交出「党主席」,还把他赶出国民党。有人形容海外中国民运有两种人:一种是不要共产党的,另一种是共产党不要的。对李登辉来说,他属於被国民党赶出来的,而不是主动不要国民党的。而这一点,就注定了他和民进党的关系,和那些一直为台独而奋斗的人不一样。

从前年出版的李登辉与蒋经国谈话录《见证历史》可看出,蒋经国在晚年已认识到国民党无法「反攻大陆」,不能再把台湾当跳板或临时旅店,因而说出「我也是台湾人」,并启用台籍精英。但这种启用,不是要把权力交给台湾人,而是用忠於国民党的台籍精英来「以台治台」。蒋经国所以选择李登辉做副总统,并在去世时没说把权力交给其他人,而是顺理成章地由副总统接任,很可能就是因为李登辉符合他的这个期待与信任。

李执政十二年,逐步推动政治改革,尤其是总统直选,对台湾民主化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但李也和蒋一样,并没有准备把权力交给作为台湾人代表的民进党,而是想把中国国民党本土化,继续由国民党执政。因而李执政时,确实没有「主张台独」,只是提出「中华民国在台湾」,两岸是「特殊的国与国关系」。最近李登辉还否认这是「两国论」。而所谓特殊的国与国关系,其实还是固守「两岸一中」,坚持中华民国的正统性,只不过这个「中华民国」所辖不再是涵诱什磊j陆和外蒙的「大中国」,而只是台澎金马。

●盼民进党内乱,好组「第三势力」

但李登辉被国民党赶出来之後,台湾人热烈地拥抱了他。於是他一个大转弯,完全脱离国民党轨道,强烈主张「制宪正名」。因而李登辉一下子从中国国民党主席,变成了台独运动精神领袖,台湾人民给了他近乎个人崇拜的欢呼和荣誉。

在民进党第二次赢得了总统大选後,李登辉开始不断批评陈水扁在「制宪正名」上软弱,不敢采取行动。但「制宪」需要国会四分之三通过,而绿营在立法院还没过半,当然完全没有可能,因而陈水扁说「做不到就是做不到」,结果引起绿营反弹,李登辉更是严厉批评。陈水扁在电视上又反驳并批评了李登辉。由此两人关系更加恶化。但在这个过程中,李登辉在绿营的人气持续升高,直到零五年底他访问美国,其声望达到任何台湾人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陈水扁和民进党也多次表示了要和李登辉修复关系的愿望,但用李登辉自己的话说,他都「不买账」。在红衫军「倒扁」时,李登辉的言行更明显是希望陈水扁下台。他不仅从未公开批判施明德,甚至还一度让台联附合蓝营在立法院提罢免总统案。後来还支持台联在台北、高雄市长选举时推出自己的候选人,不惜分民进党的票,使蓝营胜选。在涉及陈总统的国务机要费出来後,李登辉在自己家里宴请来取证的检察官,显然是支持国务机要费案起诉,其目的也是促使陈水扁下台。因陈水扁下台,民进党就可能内乱,他就有组「第三势力」,再左右政坛的机会。

●做过威权总统,不甘寂寞

李登辉和民进党及绿营切割、分道扬镳的做法,表面上是他和陈水扁的个人恩怨,但究其深层原因,则是对权力光环的争夺。李登辉几十年来一直在国民党内做官,并做过八年的威权总统。他有过虚荣的辉煌,现在忍受不了实在的平静。因为威权人物被前呼後拥,任何一个想法,下面都有人立刻去执行,那个感觉大概实在太好。李登辉那麽多年已经习惯那种生活了,现在忽然没有当年那麽可以指点江山了,感觉一定很难受。

李登辉在做国民党主席、中华民国总统时,周围没人敢顶撞他,随便说话惯了。而失去党主席、总统这个大权威之後,他不甘寂寞,自己又成立了群策会、台联和李登辉学校;这个小圈子的人仍然捧著他,宠著他,於是他在这个小圈子里继续做权威。这些都增加了他的盲目自信、傲慢和霸道。他所以现在敢随便乱放话,都和做大权威、小权威做惯了有直接关系,习惯由「我」来指点江山。不把民众、民意看在眼里。

正因为他不习惯寂寞,想继续指点江山,所以他要跟陈水扁争光环。他被光环缠绕惯了,所以对别人把这个光环抢过去很不高兴。他当年是真心支持连战的,因为连战当了总统,他就有可能继续影响政局。

民进党虽然尊敬李登辉,但毕竟不能和国民党执政那样,让李登辉干预国家政策和权力分配等。而做惯了国民党的大家长的李登辉,认为民进党也应该像台联一样拜他,一样听他的指教。民进党不那麽拜他,没有一切都听他的,他就感觉对政坛的影响力不够,於是生气、烦躁,把一切怨气都发泄在陈水扁身上。

除了习惯权威人物的指点江山以外,李登辉还表现出一种贵族式的傲慢。他虽然是台湾人,但无论是日治时代还是国民党时代,他一辈子都是在精英阶层,所以最後还是没有脱离日本人式的和国民党人式的统治者的感觉和习惯。李登辉虽然说过「做台湾人的悲哀」,但他的感觉只是政治上的,是抽象的,他本人并没有多少具体的生活体会。所以他今天可以随口训斥民选总统「没教养、没品味」,仍是一派国民党贵族的居高临下感。

●给「权力欲」戴上「使命感」光环

对於李登辉卸任後仍积极参政、关注国务,我曾经认为他是出於一种基督徒的使命感和一个曾居高位的台湾人的责任感,但回头来看,我的认知是有很大误差的。对此,台湾绿营评论家金恒炜的分析更准确。他认为,李登辉之所以一直想继续左右政坛,实际上是把「权力欲」和「使命感」混到了一起;或者说,是给「权力欲」戴上了「使命感」这个美丽的光环。说到底,尽管李登辉推动了台湾民主化,但他终究没能够真正放下对权力的贪恋。

在国民党时代,李登辉使用权谋,巩固了自己的权力;不管他出於什麽动机,其效果是推动了台湾的民主,所以历史仍将肯定他那一段的贡献。但今天,李登辉使用权谋,试图强化自己对台湾政坛的影响力,同样,无论他出於什麽动机和目的,其效果是阻碍台湾的民主政治,因此无论今天的台湾人民,还是历史都会否定他今天的举动。

在独裁时代,权谋能够实行,因为在「人治」的权力斗争中,政客是「跟人」。但在民主时代,权谋只有失败这一条路,因为在法治和民主的架构中,选票使政治透明化,民意决定一切。但李登辉好像对这点还没有反应过来。

另外,民主国家还有另一个明显的通则:无论有过什麽光环的人物,只要违背民意,人们就会立刻淘汰他。李登辉先生在生命走向颠峰的尾声之际,却选择跳入谷底的政治和人格自杀,这恐怕在任何国家的政坛上都是罕见的。

——原载《开放》2007年3月号

2007-03-0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