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新春专论》:台湾没有「第三势力」的空间

曹长青

国务机要费案被起诉後,政坛就有组「第三势力」的风声。现在马英九又因特别费被起诉,在蓝绿两阵营主帅都官司缠身下,好像「第三势力」真的来了机会。但是无论从英美等民主国家的经验,还是台湾的特殊政情,都令人看到,所谓「第三势力」的空间实际上非常有限。而且无论由谁谋划「第三势力」,最後都只有自毁长城这一个结果。

英美等西方国家大体上都是由左(倾向社会主义)、右(坚持资本主义)两大理念而形成的两党政治,七大工业国基本都是这种格局,除法国例外,因该国两大党派都左倾,右翼倾左,左派极左。

●小党没有政治本钱走「中间」

近年西方也有政党提出「第三条道路」,但多是左派向资本主义倾斜。像英国工党提出减税,私有化,充分市场经济的第三条道路,被视为向保守党的海耶克理念体面地「投降」。美国民主党籍的前总统克林顿当年签署削减福利法案,也被视为向共和党的政策妥协。现任美国总统布什提出「有同情心的保守主义」,被视为向中间靠拢,但在减税、限制福利、强大国防等原则问题上,则没有改变。

英美等西方国家的小党,没有哪个敢走「中间道路」,因为他们没有这个政治本钱。他们都是在各自理念阵营中,由於立场更坚定,光谱更「深色」,才争得了一席之地。如果把理念模糊化,立场弱化,那他们就会失去深色支持者,同时又由於不是大党,对中间选民没有吸引力,结果两边不讨好,等於政治自杀。

因而英美等国的小党,几乎都是两大政治阵营中,各自一方的理念「极端者」。美国的左翼小党,更强烈倾向社会主义;而右翼小党,则主张政府完全不干预的绝对自由经济。过去九十五年来,美国两党政治中,最大的一次「第三势力」才拿到百分之十九的选票。但他们不是因主张「中间道路」,而是比共和党还保守的德州石油大亨裴洛,提出更右翼的经济政策,结果分了共和党的票,才导致老布什连任失败,民主党上台(克林顿得票率才四成三)。而近年美国左、右阵营的小党得票率,最多才是百分之三点五,连半成都不到。而如果他们提出「中间道路」,则会全军覆没。

●不顾全大局 就会被淘汰出局

除了西方民主国家的惯例外,台湾特殊的蓝绿政情,也难以给第三势力空间。所谓蓝绿,明显是两种认同的选择∶「蓝」认的是中国,「绿」认的是台湾。而且随著民进党执政後走本土化,更刺激国民党反弹,他们不仅「联共」,要「终极统一」,马英九甚至矢言,对已正名的机构,如他执政就改回来。这种「蓝绿」对峙,不会随经济等其他因素改变而降低。

在这种特殊政治格局下,如果哪个政党说要「不蓝不绿」,实质等於说既不中国,也不台湾,不关心「国家认同」问题。而一个政党远离了政治核心议题,其实就是自我选择出局。

没改变方向之前的「台联」原在绿营中的地位,以及「亲民党」在蓝营中一直扮演的角色,都类似英美的小党,是本理念中更「深色」者。宋楚瑜在市长选举中惨败,声明退出政坛,但亲民党却不会提出不蓝不绿的中间路线,因为它的基础是「深蓝」,离开这种「深色」,它就无法存活。

●权谋文化跟强人 选举文化跟民意

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提出要走「不蓝不绿」中间道路的,多是曾为绿营的人。像倒扁第一波的所谓「亲绿学者」,後来高喊「超越蓝绿」的施明德等。而这些声称「不蓝不绿」者,其实最後都是向蓝色靠拢,或者实际上起到给蓝营助阵的作用。

有人批评说,在目前蓝绿对峙的政坛下,想搬弄政治风潮,组什麽「第三势力」,这又是想走一条「权谋」之路。实际上,今天在台湾,谁还热中「权谋」,谁就是「时代错位」。在国民党时代,由於是专制政治,所以「权谋」横行,政治是黑箱作业,暗盘分赃;权谋政治的最大特点是「跟人」(权力者),因为是人治。而今天台湾已是民主政治,是选举文化,政治人物只有「跟民意」这一个选择。竞选与投票,使权力透明化,民意是权力的来源。权谋不仅损害民主政治本身,而且也根本行不通。

○八年的总统大选,蓝绿双方都认为非常关键。对绿营来说,有人说这是台湾四百年历史以来最後一战;蓝营则感觉,它将是决定中国国民党是否被历史埋葬的一战。马英九因特别费被起诉,很可能会刺激蓝营的危机感,反而使他们更同仇敌忾,凝聚力量。因此绿营更应该团结一心,振奋士气,打赢这关键的一战,任何一步棋都疏忽不得。在这个历史时刻,任何政党或领袖,到底是为了台湾的前途和利益而打拚,还是玩权谋,为私利,都将受到严格的检验。

——原载《自由时报》2007年2月25日“星期专论”

2007-02-2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