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还穷人的尊严——推崇今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曹长青

诺贝尔的科学奖项基本都能得到普世的公认,但和平奖和文学奖则历来有争议,以至这两个奖项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降低。尤其是对和平奖,西方左右派之间的分歧更大;许多获奖者,像巴解领导人阿拉法特、北越共党领袖黎德寿、南韩总统金大中等,都根本没有给世界和某个地区带来真正的、长久的和平。近年来和平奖给了卡特这种极左政治人物,右翼更是不以为然。

但今年这个和过去一百多个和平奖都不同的、名不见经传的获奖者,却得到了左右派的一致好评:从左派的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到右派的美国现国务卿莱斯,从右派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到属右实左的法国总统希拉克,到支持社会主义的西班牙国王,都为这届诺贝尔和平奖叫好,因为这次发给了在孟加拉国开办乡村银行,用微型贷款帮助穷人的经济学家尤努斯(Muhammad Yunus)和他的银行。这是诺贝尔和平奖第一次把奖金发给了一个经济学家、企业家和一个赢利的银行。这个奖项尤其得到右派的推崇,有人认为该给他经济学奖,以表彰他的原创经济想法。

●左派喜欢穷人,结果制造更多穷人

怎样解决贫穷问题,用什麽方法缩小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别,这是人类有史以来争论的主题。今天无论是独裁国家,还是民主国家,如何处理贫富差别的问题,都是意识形态之争的根本。换言之,世界上没有政治领袖不想解决贫穷问题,他们分歧的根本在於解决方法的不同。以西方为例,左派抨击右派不顾穷人死活,他们追求用施舍和福利援助穷人;而右派则致力於把穷人变成富人。

今天西方解决贫富差别的主要方法是朝向左倾,政府对富人进行高税收,然後用福利方式发放给穷人,即试图「均贫富」。但事实证明,靠给穷人施舍的方式,不仅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贫穷问题,更制造了一个毫无尊严、靠福利为生的寄生阶层。而今年的诺奖得主尤努斯,虽然生活在全世界最贫穷国家之一的孟加拉国,却完全不认同这种给穷人施舍送钱的方式。他今年初在自己银行的网页上写道:

「慈善施舍不是解决贫穷问题的办法,它只能使贫穷持续,更导致依赖,同时泯灭穷人要摆脱贫困的冲动。而只有让每一个人都释放出自己的能量和创造力,才是解决贫穷问题的答案。」

拥有美国经济学博士的尤努斯,在1974年的时候,把相当於27美元借给了42个非常穷的、以编竹篮为生的孟国妇女,帮助她们靠自己的能力谋生。用这点微小的贷款,那些女性不仅创建了自己的生活、小企业,而且归还了尤努斯借给她们的钱。他把那些近乎做奴隶边缘的最贫苦的女性们变成了企业家。

这个经验刺激了他的想法,促使他在1983年创立了乡村微型银行,给那些最穷的人贷款,帮助他们用自己的劳动走出贫困。迄今为止,尤努斯创建的乡村银行在孟国共贷出了57亿美元。目前约有660万穷人(其中97%是女性)从该银行贷款,平均借款额只有一百美元左右。这个银行成立後,对孟国穷人摆脱贫困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不仅改变了许多人的贫穷状态,同时刺激了当地的经济发展。所以,即使在没有得到诺贝尔奖和平奖之前,尤努斯已经是孟加拉的全国英雄。尤努斯在《华尔街日报》撰文表示,「我们最成功的重建经济的工具,并不是政府的发放和施舍,而是小额贷款,加上实际的商业和社会指导。」

●「高福利」制造一堆堆的单亲母亲

传统银行是借钱给有资产的人,越富有,可贷到的款项越高,形成一个富人资助富人,富人越来越富的循环。而尤努斯的乡村微型贷款银行,是用穷人的小额存款,再借小钱给穷人,让穷人用这点小钱去谋生创业,形成穷人资助穷人,把穷人变成富人的循环。一个相当令人瞩目的结果是,这个乡村银行贷出去款项的回收率是98.5%,而该国由政府经营的传统银行贷款的回收率只有四到五成(那些银行之所以还能够存活,主要靠政府的大量补助)。它说明,即使最贫穷的人,也完全有可能保守信誉,更可能创业,开拓一条摆脱贫困的光明之路。

尤努斯的理论是,「那些必须解决最基本生存需要的人,比任何其他人都更努力工作,尤其是那些需要抚养孩子的母亲们。」但是在美国以及欧洲等西方国家,你喊穷的话,国家就发放食品卷,还提供低廉(欧洲是免费)的房屋,於是你不必为最基本的生存需要去劳动;而女性生几个孩子,国家赶紧就连她带孩子都养起来了,於是制造了一堆一堆不工作的单亲母亲。

西方还有许多大亨,也乐於用给穷人撒钱来「秀」他们的慷慨;但那些总是能赢得社会一片掌声的「慈善」壮举,在相当多的情况下,其结果却是给社会带来更多寄生虫。而尤努斯则选择了「让穷人创业,把穷人变成富人」的从根本上解决贫困问题的道路。「赢利」从一开始,就是尤努斯的主要哲学。他在乡村银行的网站上写道:即使是小额贷款,也能发掘出穷人身上的聪明才智和创业潜能。

●「每个人都有潜力过一种尊严的生活」

尤努斯的微型贷款银行,不仅帮助穷人通过自己的努力摆脱了贫穷,更让穷人在归还贷款的同时,培养起一种责任心,这种责任心又促使他创造今後更大的成绩。尤努斯写道,「更重要的是,借钱给那些处於最劣势的人,给了他们一种尊严感,而不是一种接受施舍的卑贱感。」

因此诺贝尔评委对尤努斯的成就总结说,「地球上的每一人,都有潜力和权利去过一种尊严的生活┅┅尤努斯和他的乡村微型贷款银行给我们展示了,即使穷人中的最贫穷者,也可以通过工作去开拓发展自己。」

和尤努斯的贷款方式相比,无偿施舍和社会福利则是错误地使用资金,把穷人变成没有尊严、没有自信、没有幸福的寄生虫。因为人不劳而获就没有成就感,没有成就感,就没有尊严感;而人这种高级动物的规定性决定著:人没有尊严感绝不会有幸福感;而不幸福的人,又绝不会停留在他自己的不幸状态中,他一定会给他人、给社会制造麻烦,破坏他人和社会的和平。

所以,给世界带来长久和平的根本,是促使每一个人都用自己的头脑,自己的双手,去创造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幸福。工作著的人是快乐的,不仅因为他有成就感、尊严感,还因为他连自找烦恼的时间都没有。而当每一个人都有了成就、自信、尊严和幸福,世界一定是更和平、更美好的。

前「世界银行」总裁沃尔芬森(James D. Wolfensohn)说,「走企业之路对和平的贡献是,它给家庭带来尊严和希望。而没有希望才是导致流血和互不宽容的最大原因。」

——原载《开放》2006年11月号

2006-11-2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