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倒扁运动和中国文革的四大相似

曹长青

从纽约搬到台湾定居的评论家林保华先生说,不到台湾,不知道文革还在搞。的确,目睹那个群情激昂、充满愤怒和仇恨的红海洋,实在无法不令人想起那场被称为浩劫的中国文革。倒扁和文革虽时空不同,性质也不完全一样,但却至少有四个相似之处:

第一,用道德取代司法。

施明德提出用最高道德标准要求陈水扁总统下台,而根本不顾法治。中国那场文革,之所以打倒、关押、摧残了数不清的人,就是因为以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人,可以用任何一个所谓道德标准来制裁任何一个人。任何一群人的起哄,随便找一个理由,就可以打倒一个人。

毛用最高道德标准要求所有人,但他自己却为所欲为,公德、私德荡然无存。和毛泽东相比,施明德虽是小巫见大巫,但在本质上却有相同之处。从公德来讲,施明德不仅不在乎整体台湾大局,更不在乎台湾本土政权的利益,完全是在联合泛蓝,摧毁第一个台湾本土政权。而施明德的私德,就更不必说了,台湾人更清楚。今天,一个毫无权力的施明德就可以把台湾闹到这样,如果他有毛泽东那般权力,难道不会把半个台湾都葬进红色海洋?

第二,用街头运动取代体制。

中国文革之前,虽是专制制度,但毕竟还有体制,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出任和去留,都有一定程序。但毛发动街头运动,打倒了国家主席和各个阶层的领导人,完全不经司法程序。更严重的是,这种运动造就了一种可以不顾规矩、践踏法律、为所欲为的暴民心态。今天人们所看到的中国那个到处造假,无假不有,坑懵拐骗的社会,就是当年文革蔑视一切规矩、践踏一切法律的後果。今天,人们庆幸施明德没有毛泽东那种权力,但是,他们这次红衫军的倒扁运动,鼓动民众蔑视司法,在立法院耍小丑闹剧,在国庆大典上耍流氓,绝不仅仅是短暂地破坏了台湾的安定和秩序,更严重的是,其所孕育的暴民心态、不同政见民众之间的仇恨,将长久地在台湾留下严重的後遗症。

第三,舆论定罪。

毛发动文革,靠大鸣大放大字报,谁都可以爆料,攻击、诬陷、抹黑、诋毁他人,既不负政治和道德责任,甚至不负司法责任。随便写一篇大字报,就可把别人定罪「坏份子」「阶级敌人」。今天台湾的爆料也有类似性质,也是不必负政治和道德责任。看看台湾蓝色媒体上对陈水扁总统及他家人的抹黑和攻击,简直一点都不亚於中国文革的大字报。

例如「联合中国报」上的这些词句:「贪腐之徒陈水扁」、「陈水扁罪孽沉重」、陈水扁「在少数鹰犬暴力支持者的拳头下,假装自己是受拥戴的总统」,陈水扁政府「是百分之百的陈家政权」。「民进党丧心病狂」、「执政党煽动支持者暴力恫吓」、「民进党长期以来即以族群斗争及仇恨意识来教育群众」、「民进党内悉数尽是吮痈舔痔之辈吗?」这种文字,不是和中国文革中那种「打倒在地,再踏上亿万苹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一样吗?而且泛蓝媒体甚至把640多万投票给陈总统的人骂为暴民,说「陈水扁是暴民支持的总统,民进党是暴民支持的政党」。如此这般地舆论定罪、语言暴力,简直很难想像,这种舆论下制造出的民众之间的仇恨,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化解。

第四,「伪造多数」。

中国文革的参加者、热衷者,本来只是少数红卫兵和造反派,多数普通民众,并无多大兴趣,甚至反感、恐惧这场运动。但由於毛泽东垄断了媒体,通过所谓两报一刊(《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红旗》杂),不仅煽动仇恨,还伪造多数,把他们本来少数人的造反、革命,伪造成是多数人的意愿。即使今天,在共产党的报纸上,还总是把「党和人民」联到一起使用,因为「人民」代表的是多数,把党和多数联到一起,就形成暗示,党和多数站在一起,而多数往往意味著正确。

今天,台湾的倒扁运动,也是通过占主导地位的统派媒体,把少数伪造成多数。《中国时报》社论说,施明德们的倒扁运动,代表著六、七成的台湾主流民意。而这个六七成的数字是怎麽来的呢?据台湾英文报纸《台北时报》9月24日引述的民调,在台北,表示会去参加倒扁静坐的,不到16%。这还是在最蓝色的台北。但在统派报纸上,这个少数,却被硬说成是多数。当年中国的文革是靠两报一刊的煽动、洗脑。今天,台湾的倒扁小文革,也有媒体煽动,但不是两报一刊,而是两报两台:联合报,中国时报,TVBS和中天电视等。他们都竭尽全力,把施明德们的少数人行为,夸大、渲染成主流民意。对施明德们的倒扁游行,泛蓝电视可以在七秒钟之内,把进场人数增加了10万,天下有哪个集会,可以在七秒之内激增10万人?从常识来看,既不可能,也无法在几秒钟之内统计出来,这是台湾统派媒体像中国文革那样伪造多数的典型之作。

伪造多数为什麽会成功?德国大衆传播学者伊莉莎白.偌尔纽曼(Elisabeth Noelle-Neumann)早就提出「沉默螺旋」(The Spiral of Silence)的理论。她说,那些少数人的行为所以能冒充成是代表多数,主要原因是「沉默的大多数」不发出声音。因为他们看到对方气势汹汹,在媒体上又被说成是多数,就感觉自己是少数,而不敢发出声音,因为多数往往代表正确,少数就不敢冒犯多数。结果沉默的多数都这麽想,就导致了「沉默螺旋」;都不发出声音的结果,就让那些实际上处於少数的人,伪造成多数。

而打破这个伪造多数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沉默的大多数发出声音;发出支持民主制度、支持总统按宪法完成任期的声音。因为这种文革式的运动在台湾继续下去的话,就会严重破坏台湾民主的素质,降低台湾的社会品质,使多年来一直严重侵害中国社会的那些毒素在台湾繁衍起来。那时候,在华语的世界,我们就找不到任何文明了。

(原载台湾《壹号人物》月刊2006年11月号)

2006-11-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