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诽谤案和新加坡的专制

曹长青

最近,新加坡政府宣布,禁止香港出版的《远东经济评论》在新加坡发行,并规定任何人进口、销售和持有这本刊物都是「犯罪行为」,同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他父亲李光耀控告这家美国杂志「诽谤」。

事情的导火索是《远东经济评论》发表了一篇对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徐顺全的专访,其中对李光耀父子在新加坡的威权统治有所批评。这对被称为在新加坡最有权势的父子,马上控告这家美国道琼公司出版的报刊「诽谤」,虽然《远东经济评论》表示,如果李光耀父子有不同意见,他们愿意登载他们的「投书」,但遭拒绝。

李光耀控告道琼公司的出版物已非第一次,21年前,李光耀担任新加坡总理时,就曾控告《华尔街日报》「诽谤」,最後在他威权统治下的新加坡高等法庭,李光耀和以往控告媒体诽谤案一样,是「胜诉」,《华尔街日报》被罚款。用所谓「诽谤」官司来惩罚在新加坡发行的报纸,或像这次一样,取消西方报刊的发行执照,由此来「杀一儆百」,恫吓媒体不得发出批评之声,是李光耀父子在新加坡统治的惯用手法。据统计,从1965年至今,李光耀在其控制的新加坡境内控告媒体和政治反对派领导人「诽谤」的官司,多达24宗,其中包括英国《经济学人》,美国《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旗下的《国际先驱论坛报》、纽约《布隆博格新闻社》,马来西亚《前锋报》,亚洲金融网站等等。除两宗正在审理外,其他全部都是李光耀「胜诉」。全球二百多个国家,没有哪个国家的领导人像新加坡这样,控告媒体和反对派「诽谤」的次数这麽多,而且全部都「胜诉」,获得数十万美元的「赔偿」,简直可以进入世界大全的记录。仅仅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新加坡的法院根本不是独立的,而像是李光耀自己家开的。

「记者无国界」组织公布的最新「全球新闻自由指数」,在167个国家中,新加坡排名第140位,排在赞比亚、海地、巴勒斯坦、黎巴嫩、卢旺达、阿富汗、埃塞俄比亚等国家之後,而和共产中国、利比亚、北韩等名列其後(中国倒数第九,利比亚倒数第六,北韩倒数第一)。

李光耀父子不仅试图用所谓「诽谤罪」封住在新加坡发行的西方报刊的嘴,更用诽谤罪和罚款,让在野党领袖倾家荡产,不让反对派发出批评之声。例如反对党领袖徐顺全博士,原为新加坡国立大学讲师,但在宣布组党,挑战李光耀之後,就被学校开除,理由是他用了学校136元新币(不到一百美金)邮寄了他夫人的论文到美国。随後他又遭到李光耀的「诽谤」控告,罚款几十万。上个月,新加坡高等法院又再次判决徐顺全和他的妹妹(反对党总部成员)「诽谤」李光耀父子,要他们做出「名誉损失赔偿」。新加坡的知名人权律师邓亮洪,因为替徐顺全说了几句公道话,也被李光耀用诽谤罪打得倾家荡产,最後被迫逃到他国。新加坡前检察长、律师公会会长萧添寿,因以独立身份参选挑战李家父子,结果也是遭到迫害,最後流亡美国。

在新加坡,不仅政治反对派遭到迫害,媒体被管制,即使影视界,也不例外。新加坡导演施忠明拍了一部记录徐顺全的记录片,结果被控违反「影视法」,遭警方传讯,最後片子和机器都遭没收。

法轮功练习者在中国遭到迫害,国际社会普遍给予同情和声援,但在新加坡,在公园练习法轮功者,却被罚款甚至关押判刑。而且根据人权报告,在法轮功学员申请入籍、延长护照时,迄今已有十多人被新加坡政府刁难甚至拒绝。上月底,英文《大纪元时报》记者吉伯森(JayaGibson)入境新加坡时被扣,随後被遣回澳洲。因为他曾向日内瓦世界人权大会递交了一份他起草的揭露新加坡政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报告。

在缺乏媒体和政治反对派监督的新加坡,李氏家族几乎控制了所有的政治和经济权力。据不久前《香港经济日报》引述的世界各国领袖薪水排名,李光耀的儿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年薪竟高居全球之首,达60万美元,不仅超过美国总统和日本首相,甚至比英国首相布莱尔的薪酬多近一倍。而在新加坡,只要有人敢批评这一点,就要被李氏父子告为「诽谤」,然後就是巨额罚款。

最近,中国政府颁布规定,外国媒体的执照权,归中共喉舌新华社审批,包括他们在中国发布的新闻,也要经新华社审核,等於把外国媒体,也纳入中共的控制之下。最近新加坡政府也规定,对国际知名的六家报刊,包括《新闻周刊》、《时代》周刊、《金融时报》、《远东经济评论》、《国际前锋论坛报》,都正式列入受管制的外国刊物,要求他们在当地有律师,并事先交付20万「保证金」,也就是一旦李光耀们告他们「诽谤」,胜诉後一定能拿到「罚款」。

《华尔街日报》十月六日发表社论说,「所有在新加坡发行的西方报刊,都受到新加坡政府的各种刁难。新加坡有世界一流的经济,并想成为该地区的金融中心,还期待成为中国和印度两大国之间的服务之桥,但如此严格限制信息的自由流通,不利於实现这样的目标。」。该社论最後感叹说,「《远东经济评论》已在亚洲发行六十年了,我们期待有一天,它将再次在新加坡发行。」但《华尔街日报》的期待不会很快实现,屡屡受迫害的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徐顺全最近表示,「新加坡是个经过巧妙包装的极权国家」。

新加坡的例子再次说明,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不民主,就不会有真正自由的媒体环境,也不会有言论自由的保障,不管它的经济发展到何种先进的程度。

2006年10月20日於纽约(原载「大纪元时报」)

2006-10-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