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星期专论》:「倒扁」是「倒」多数人的政治选择权

曹长青

台湾这场红色倒扁风暴之所以能发起,并持续这麽长时间,除了国民党泛蓝势力的鼎力支持之外,还在於施明德们高举著「代表民意」的旗帜,一方面给了自己「理直气壮」的理由,另一方面也蒙蔽了相当多的民众。但他们真代表民意吗?在一定程度上,是的。但这个民意只是一部份人的民意,既不是大多数人的民意,更不是全体人的民意;只有人民一票一票选举产生的国会,才体现真正的民意。总统更是通过多数选票当选的,更是民意的直接体现。在独裁的国家,要强调民主;但在民主的国家,必须强调共和。共和,就是强调法治,遵守政治游戏规则,在现存法律程序内做社会改革。

●少数人可表达意见, 但不可剥夺多数人的选择权

台湾的泛蓝媒体不断渲染强调说,在民主国家,人民有游行示威要求总统下台的言论和集会自由。这种说法原则上没有错,但是当这种言论和集会自由发展到构成侵犯和剥夺其他多数人的政治选择自由时,这就成了问题;这个自由不仅要检讨,而且必要时应受到法律的限制。

例如在民主制度比较成熟的美国,不久前,几万名民众(包括合法和非法移民)在加州和首都华盛顿都举行了大游行,要求美国国会改变移民政策,允许更多的移民来到美国,并给已在美国的非法移民福利和合法身份等。这样的游行在美国属於言论表达自由的范围,不仅不受到限制,而且得到法律保护。但是,如果这些游行者包围美国国会和白宫,要求拒绝改变移民政策的布希总统下台,提出「倒布」,而且说如果移民政策不改变,他们就要在白宫前面无休止地抗议示威,直到政策改变。这个时候,这个抗议游行活动的性质就改变了。原来的集会,属於言论表达自由,而现在则成为阻止政府正常办公,破坏社会秩序、干扰美国法治制度,要受到法律制裁。妨碍白宫、国会和社会秩序的正常运作,警察一定干预。人们从电视上经常看到美国的警察逮捕抗议份子,都是这些原因,没有媒体指责这种警察逮捕是政府干预人民的言论自由,因为大家有共识,危害社会秩序违法。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现存的移民法,是经过民意代表的国会通过的,你反对,只能表达意见,却完全没有权利要求国会和总统必须按你的意见做。你要求政府必须做的话,就是要剥夺多数美国选民的政治选择权利。因为现存法律是代表民意的国会制定的,它是真正的多数选民的政治选择。少数抗议者可以表达意见,但逼迫总统下台或国会改变法律,就是要剥夺多数人的选择,这种事情在美国怎麽可以想像呢?所以那些在台湾高喊陈总统不下台誓不罢休的施明德们,实在是连民主国家公民的常识都没有。

●在剧院喊「失火」不是言论自由

我们再看美国七十年代,有不少民众反对那场越南战争,当时有很多游行示威等,但他们都不可以用包围国会和白宫,不让政府机构办公的方式来逼迫政府改变政策。最後是由於美国国会的运作,通过投票,不再通过支持越战的军事预算,导致不得不结束战争,完全是走议会程序来改变政策。

我们再看今天美国的两党对伊拉克战争有非常大的分歧,但美国在野党既没有搞「倒布」群众运动,更没有逼迫总统下台,而是注重今年十一月份的「期中选举」,试图通过赢得国会多数,从国会内部来解决问题,这就是民主国家,用共和的方式来改变政策,改换领导人;而不是街头抗争、群众运动。

那些强调人民有言论自由、游行和示威自由的人,忘记了一个根本性的原则,那就是在民主法治社会,你在享有自由的同时,不可侵犯其他多数人的选择自由。再举个例子,我们在一家剧院看演出,如果少数观众突然站起来,说台上的那个主角演得不好,要求他下台;或者这个剧的意思不对他们的胃口。虽然他们有言论自由,可以表达,但这种言论和表达自由,显然影响、侵害了其他多数观众的选择自由,这时他们就要被治安人员带走。你不喜欢这个演员,不喜欢这个戏剧,你可以用不买票、不来这个剧院观看等方式来表达;如果多数观众都这样选择,最後就等於淘汰了这个演员和这出戏。而在戏剧演出的时候,用影响和侵犯其他观众观看的方式来逼迫戏剧停止的话,就是剥夺其他多数观众的选择权,就要受到法律制裁,这已经和言论表达自由没有关系。

美国最高法院早年曾有一个案例,裁决言论自由和保护其他人安全之间的关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在多数裁决中说,如果一个人在剧院中突然喊失火了,结果造成观众的混乱,或安全受到了损失,那麽这个喊失火了的人,不可以用言论自由的权利理由来自我辩护,而应该根据造成的损害而定罪判刑。美国最高法院的这个裁决,厘清了言论表达自由和侵犯其他人选择权之间的关系。

●「倒扁」会以小丑闹剧形式收场

今天,台北街头的倒扁运动,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不仅不可能演变到这种程度,即使有人这麽做,也一定会遭到舆论的谴责,遭到多数媒体的强烈抨击。但在台湾,由於进入民主社会的时间还太短,一是不少民众的共和意识还没有建立起来,二是媒体结构太不正常,三是蓝绿对立主要是国家认同,而不是类似其他民主国家的意识形态,所以才有今天这种局面。

但是这场运动,就像在总统大选之後,国民党发动的一系列街头抗争一样,是注定要失败的。因为台湾的民主虽然不成熟,但毕竟是民主国家,只要这点不从根本上改变,它就最终要在民主的轨道里运行。千百个施明德们又喊、又叫,全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自己过过要闹乱子的瘾吧。因此这场倒扁运动,以自我悲壮的悲剧形式登场,最後会以小丑闹剧的形式收场。

(原载台湾《自由时报》2006年10月1日《星期专论》)

2006-09-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