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马英九的「隐私」

曹长青

马英九当国民党主席一年了,在泛蓝媒体上,马英九被吹捧成「立马英雄」,声震「九」州,那种蓝(烂)捧,就像对岸媒体必须谄媚胡锦涛似的,绝对「马胡」不得。但马英九真的像共产党领袖那样「伟光正」吗?其实自从当了国民党主席之後,他的既不伟大,又不光荣,更不正确的地方,越来越被世人看清;所谓的「不沾锅」,其实进了政治厨房之後,不仅「粘锅」,而且「糊底」,只是患了政治白内障的媒体不愿看到和提到他的「隐私」——「绣花枕头」——而已。

马英九的外秀内糠首先体现在他根本不懂得共产党是怎麽回事。这从马英九居然说希望国民党青年团「出个胡锦涛」就可看出来。用什麽人做比喻也不能用那个用几百枚飞弹瞄准台湾的独裁国家元首呵!如果南韩的某个主要政党主席说,希望他们的党将来出个「金正日」,得被全国媒体和百姓骂到打冷颤!可在台湾蓝媒上,不仅缺乏批评,更有给马英九打过下手的龙应台出来圆场,说这是马主席开玩笑。这哪是玩笑,而是国民党主席在给世人提供笑料。

除了对胡锦涛糊里糊涂,马英九还对毛泽东独有情钟。今年五月初国民党纪念中国五四运动时(醉翁之意不在酒,国民党是暗应共产党以一个中国统战台湾,因五四和台湾并无关系,1919年该运动爆发时,台湾早已割给日本),竟在国民党总部展出毛泽东曾是「国民党员」时写的书信手稿,还不无炫耀地说,毛曾是国民党中央「後补执行委员」。国民党的党史馆主任称赞毛是「那个时代,一个具有新思想的年轻人」。马英九则近乎恭维说:毛泽东是历史人物,我们应该用历史的眼光去看他。

一个和希特勒、斯大林等并列的独裁者,曾是国民党员,居然值得马英九们这麽炫耀,可见绣花枕头里实在是糟糠。毛泽东不仅造成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而且杀害很多国民党人,更别说成千上万的国民党留在大陆的家眷,成为二等公民、阶级敌人,受尽了毛泽东们的迫害和歧视!马英九就这麽一句「我们应该用历史眼光去看他」,那些国民党的地下冤魂有知,一定会怒发冲「坟」,撕裂绣花枕头。

更搞笑的是,在不久前的「扁马会」上,马英九不仅高谈根本不存在的「一中各表」,还煞有介事地说,如果问题是卡在共产党那里,国民党来想办法打通;然後大言不惭地说,如果总统质疑共产党不可信的话,以国民党与共产党打交道这麽多年,相信可以了解与掌握。

国民党被共产党打得一路溃败到台湾,今天连战、宋楚瑜去北京战战兢兢,连中华民国的词都不敢提,谁敢夸点关於共产党的海口,也轮不到国民党呵。

正是这种政治幼稚园水准,才使马主席在不久前访问英美时,大谈什麽和北京建立共识、签条约呵,三通八通、互信架构呵,好像共产党根本没用八百枚飞弹瞄准台湾,是温顺、理性、讲道理的政府。难怪BBC记者说,你的观点和北京基本上是一样的嘛。就差没直接说,他像那个对邪恶满脑子幻想的英相张伯伦一样,一个「绥靖式」的绣花枕头。

这个绣花枕头,除了里面政治思想的糟糠之外,技术层面更是泛蓝媒体绣出的一朵「花」,毫无面对政治风雨的能力。「扁马会」上马英九的表现就清楚地展示了这朵花究竟有几分真。陈水扁只是拿个小笔记本,偶然看一下,然後侃侃而谈,显得自信自如,虽然他的北京话绝对没有马主席流利。但马英九却拿著事先准备的稿子「照本宣科」。那不时低头看稿,紧张而缺乏自信的神态,大概让那些卖力绣花的烂捧媒体们,也跟著流了不少虚汗。

或许是那次的虚汗浸湿了绣花枕头,不少百姓看出了点名堂(马的人气降了十个百分点),所以当陈总统对泛蓝的十大指控做出电视讲话之後,马英九连立即回应都没敢,而是拖到第二天晚上才开记者会。连泛「捧」的《中国时报》都抱怨:在第一时间不回应,等各种「名嘴」评了一天之後,谁还会再听马英九说什麽!当然泛捧的媒体也知道,民主国家的总统做一番政治宣讲之後,在野党必定得在第一时间就做「回应」,而像马主席那样赖到次日晚上再出来应付,别说观众早忘了头天晚上总统在念什麽经,连电视台举起摄像机的劲头都打不起来了。难道马英九和他的助手们不明白这个浅显的政治常识吗?当然不会啦。但「马主席」为什麽不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呢?没有那个反应能力,发怵嘛。「照本宣科」你也得给人家的助手敲键盘的时间呵。你要求绣花枕头在需要的时候飘出真香来,实在是强「糠」所难了。

由於「花」是假的,「糠」是真的,所以,在不经意的时候,糟糠的本质就会通过什麽让总统「死得非常难看」这种粗劣,把绣花枕头撕个口。

在共产统治的地方,可以用党国体制的舆论一律来制造领袖的「伟光正」。但在民主社会,无论媒体的啦啦队有多强大,因为有选举,最後当事人不得不自己下政治厨房,到底沾不沾锅,立见分晓。就像世界杯足球大赛,啦啦队的声音再大,再狂热,那被热捧的球员还得自己下场踢球,球踢不进网,再强大的啦啦队也喊不出一个「赢家」。同样,绣花的阵容多努力,也是无法改变其内在之糠;无奈民主政治,总是逼人家一次再次露底。

(原载台湾《壹号人物》月刊2006年8月号)

2006-09-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