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中东问题的症结——以色列必须生存

曹长青

最近引起全球媒体关注的以色列和黎巴嫩真主党的军事冲突,导火索是真主党进入以色列境内,杀害了八名以国士兵,并把两名伤兵绑架去做人质。当以色列用导弹打击真主党弹药库要求放人後,真主党用几百枚火箭弹,密集攻击以色列第三大城市海法,造成几百人受伤,几十人死亡。

这场危机的爆发并不是偶然的,它是整个中东地区长期动乱的一个缩影,主要是三个因素导致的:一是阿拉伯国家不让以色列在那个区域生存,甚至要把以色列从地球上抹去。二是以色列所代表的民主价值和阿拉伯国家的专制制度的对立;三是伊斯兰原教旨份子用恐怖手段滥杀无辜,严重威胁以色列人民的安全。

●五个阿拉伯国家联手侵略以色列

在西方左派媒体上,尤其是阿拉伯国家报纸上,总是强调以色列占领了巴勒斯坦的土地,但是却很少去深究,为什麽会造成这种局面。人所共知,以色列人长期没有家园,流离世界,二战中被纳粹杀害了六百万。他们最後在祖先发源地的中东建立国家,是1947年经过联合国决议批准的,当时联合国决议也批准巴勒斯坦人建国,但他们没有建。如果人们承认联合国的权威性,那麽就应该承认以色列在这块土地建国的国际法理性。

但就在以色列建国的第二天,第二天!它周边的五个阿拉伯国家埃及、叙利亚、黎巴嫩、约旦、伊拉克以及巴勒斯坦游击队就联手进攻以色列,不让它生存。当时仅仅这五国就有四千多万人口,而以色列只有六十万人,而且刚宣布建国,还没有正规的军队。五个阿拉伯国家的人口是以色列的近七十倍,这完全是一场以大欺小、以强凌弱的战争。如果不是以色列人同仇敌忾打败了侵略者,以色列今天就不会存在了。

1967年,这五个阿拉伯国家准备再次联手侵略以色列之际,以色列先发制人,只用了六天,就打败了总军力远大於它的五个阿拉伯国家。

正是在这两次战争中,以色列乘胜占领了埃及、约旦以及巴勒斯坦人的一些土地,同时埃及和约旦也乘机占领了一些巴勒斯坦人的土地,反正它还没有建国。

因此,以色列占领土地,不是有意外侵,而是在反侵略战争中的副产品,它是五个阿拉伯国家两次蓄意侵略造成的。

●不是土地占领,而是生存问题

但以色列并不是占领了土地就一直不还,当埃及、约旦後来承认以色列的存在,愿意与以色列和平共处,保证不再侵略以色列时,就把土地还给了埃及和约旦。而以色列之所以不肯退还巴勒斯坦的土地,是因为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以及激进组织哈马斯等,不承认以色列的存在,继续用暴力和恐怖手段威胁以色列的安全。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瑞德曼(Thomas L. Friedman)是中东问题专家,他的书《从贝鲁特到耶路撒冷》(From Beirut to Jerusalem)曾登上《纽约时报》畅销榜。根据该书的资料:在以色列人中,主张永久占领巴勒斯坦土地的只有20%,主张有条件退回土地的占80%,这个条件是,巴勒斯坦人应该承认以色列的存在,不再威胁以色列的安全。

去年以色列军队撤出了巴勒斯坦人地区的加萨,并在六年前完全撤出了黎巴嫩,当年是为了打击真主党而进入黎巴嫩。但以色列军队撤出之後,巴解组织,还有哈马斯,以及黎巴嫩的真主党等,把加萨和黎巴嫩南部,变成了恐怖袭击、屠杀以色列人的大本营,它完全证实了以色列人的担心,你把土地交还给他们之後,那些阿拉伯人还是不承认以色列的存在,还是想把以色列从地球上抹掉,不让这个国家在那个地区生存,而且把这些交还给他们的、和以色列接壤的土地,变成恐怖主义基地。

因此,无论是目前的黎以冲突,还是巴以冲突,以及整个中东问题,症结就在这里,是个以色列能不能生存的问题,而不是以色列占领土地的问题。

●中东的症结是民主和专制的对立

第二个原因是,以色列和周边阿拉伯国家的对立和冲突,宗教并不是主要的因素,其根本性原因,是民主和专制两种价值、两种制度的对立。因为同样是穆斯林国家,土耳其不仅没有成为恐怖份子的基地,反而民主的土耳其早就承认了以色列存在,双方成为邦交国;而且土耳其还很早就加入了西方自由世界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而今天敌视以色列的周边阿拉伯国家,都是独裁统治。阿拉伯联盟的22个成员国,除了被美军解放的伊拉克之外,全都没有真正的民主选举。而以色列自1948年建国以来,一直实行像美国这样的定期选举制度,并有相当充分的新闻和言论自由。

而一直仇恨以色列,到死都专制的巴解主席阿拉法特,个人专权了34年,而在这个期间,以色列选举产生了七位总理,美国产生了10届总统。因此,中东问题的根本症结,是阿拉伯国家的专制,和以色列所代表的民主制度之间的冲突。

●「先进和落後、文明和野蛮的冲突」

第三个原因,是文明和野蛮之间的冲突,因为伊斯兰恐怖分子,用自杀炸弹杀害以色列平民。它们炸以色列的咖啡馆,炸超级市场,炸公共汽车,炸节日晚会,炸婚礼┅┅而且专门找那些无助的人下手,找老人,找孩子,找孕妇,一个怀孕五个月的以色列妇女去医院做超声波检查,看胎位情况,走出医院大门後,就被巴勒斯坦人的自杀炸弹炸死了。而巴勒斯坦人却把自杀炸弹者称为「烈士」。这是哪门子的烈士?这是超出了人类所有底线的最野蛮、最残暴的行径。

因此原来曾信仰伊斯兰教,後来放弃伊斯兰的叙利亚女性苏尔丹(Wafa Sultan),公开站出来在阿拉伯半岛电视台上大声批评伊斯兰教,谴责阿拉伯恐怖份子,引起西方媒体的关注,她说,「我们目睹的这场在全球范围的冲突,不是宗教的冲突,或文明的冲突。它是两种相互对立的东西、两个时代的冲突;它是那种属於中世纪的心理和二十一世纪的思维之间的冲突;它是先进和落後的冲突;文明和原始的冲突;理性和野蛮的冲突;它是自由和压迫的冲突;是民主和专制的冲突┅┅」

作为一个阿拉伯人,她不是以种族、出生地划线,而是坚持是非,站在道理这一边,她不仅大声谴责伊斯兰教的弊端,并公开为犹太人说话,她在半岛电视上说:犹太人经过浩劫的灾难,但他们迫使世界承认他们,用的是他们的知识,而不是暴力;用的是他们的贡献,而不是哭喊和嚎叫。一千五百万犹太人,流散在世界各地,但他们团结起来,用他们的贡献和知识,赢得了他们的权利。我们没有看到一个犹太人,毁掉别人的教堂;我们没有看到一个犹太人,用杀人来表达抗议。而穆斯林,用烧毁人家的教堂、杀人、毁掉人家的使馆,来捍卫他们的信仰。这种道路将不会产生任何结果。穆斯林在要求世人尊敬他们之前,必须问自己,他们到底向人类贡献了什麽?

●用军力铲除所有的恐怖组织

今天以色列和黎巴嫩真主党的军事冲突,只是整个中东问题的一个投射。真主党一直敌视以色列,其背後有叙利亚和伊朗的支持。他们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挑起事端,主要是想转移世人对伊朗发展核武的注意,因为联合国要制裁伊朗。

这场冲突如何结束,就看以色列总理是不是有魄力,能够坚定地使用武力,把真主党从黎巴嫩铲除。因为连有22个成员的阿拉伯联盟,都出来谴责真主党挑起事端造成危机,而埃及、约旦、沙特阿拉伯等国家还分别发表声明谴责。以色列应该抓住这个机会,使用军事力量,进入黎巴嫩,彻底打败真主党,铲除这个毒瘤。

同时,在这个历史时刻,也看美国是否有魄力,能够坚定地支持以色列的军事行动,利用这个机会,铲除中东一个重要的恐怖组织。

伊朗政教领袖霍梅尼的孙子小霍梅尼(Sayyid Hussein Khomeini)是个和他的爷爷、父亲的想法完全不同的自由派教士。两年前他来美国访问时,不仅公开支持美国军事反恐,还告诉布什政府说,只有美国采取更强势的政策,才能促使伊朗的变化。他说,伊朗人民渴望美国像铲除萨达姆那样对德黑兰采取军事行动,帮助伊朗人民获得自由。这才是阿拉伯世界人民的真正心声。

7月20日写於纽约(原载《争鸣》2006年8月号)

2006-07-3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