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国民党和黑社会——从张戎的书在台湾无法出版谈起

曹长青

今年是毛泽东发动文革四十周年。那场文革,导致二百万人丧生,七百万人伤残。外国专家推算,在毛统治下,可能有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因而毛已成为「暴君」「恶魔」的同义词。

但由於中国至今仍是毛式统治,关於毛泽东真相的书,仍无法出版。在西方,由於很多对共产主义有浪漫情怀的左派主掌媒体,因而对批毛也不热心。在这种情况下,旅居英国的华裔作家张戎(和她丈夫合作)揭示毛罪恶的英文专著《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Mao: The Unknown Story)去年出版,起码填补了这个重要的空白。文革时曾驻北京的英国外交官乔治.华顿在英国《每日新闻》上发表书评,称它为「关於二十世纪最嗜杀、最腐败的独裁者的最权威传记」,并预测这本书的内容,「绝对能永远结束对毛泽东的时髦崇拜」。香港最後一任总督彭定康则说,这本「最具说服力」的书告诉世界,二十世纪最邪恶的暴君不是希特勒和史达林,而是毛泽东。

张戎是全球知名的畅销书作家,其代表作《鸿》在全球卖了一千万册。这本被称为「毛传」的专著,也是一出版就登上畅销榜,在英澳新西兰三国都是非小说类排行榜之首。连美国总统布希也读了此书,并推荐给来访的德国女总理。无数英文世界的读者,像美国总统一样,因张戎的「毛传」而更了解胡锦涛统治的当今中国,因毛式专制在那里仍无本质上改变。

●驻新加坡代表胡为真「胡来」

这样一本批毛力作,在中国无法出版,人们可以理解,因它直接挑战中共的毛式统治;但在被称为「亚洲民主样板」的台湾,其译本却被阻 问世,则是莫大的讽刺,甚至荒唐透顶。

主要原因是该书提到已故国民党将军胡宗南可能是共产党的红色间谍,胡的长子,前台湾国安局副局长、现驻新加坡代表胡为真则杯葛出版商,胡的旧部黄埔军校「将星」们也云集出版社抗议,逼迫已签约的「远流出版社」毁约,不出此书。台湾其他出版社要出,据张戎的弟弟张朴撰文披露,也遭到胡为真的「警告」,连一些发行商也不放过。结果中文世界的读者,尤其是对共产中国没有第一手经历与认知的台湾新一代,无法在第一时间看到此书中文版,失去一个了解和认清共产中国的机会。

支持国民党的泛蓝媒体,热衷於捕风捉影的「爆料」,当人们指出爆料不实,他们就祭起「新闻自由」大旗,但面对就在眼前发生的如此剥夺人民知情权的践踏新闻自由事件,台湾的泛蓝媒体不仅不高声谴责,甚至连追踪报导的兴趣都缺乏。

胡为真不是一个街头痞子,他是政府官员,是驻外代表,但他的做法,让人想到国民党曾热衷的黑社会。因为胡为真如果对此书的内容有质疑和不满,起码可以采取三种理性方式:一是法律方式,告到法院,请法院下「禁制令」,不许此书进入台湾。事先禁出虽是比较恶劣的一种(这在西方国家已经基本不存在了),但起码是寻法律途径。二是等书出版後,和作者及出版社打「诽谤官司」,也是循司法渠道。三是最正常的方式,那就是用言论对付言论,写文章或著书,反驳书中的所谓「不实之词」,最後让读者做出裁判。但这三种方式胡为真都不选择,而是用「黑社会」的方式,威胁出版商。据报导,远流出版商说,由於不出此书,他们将损失三千万台币。出版商宁可损失重大,也要毁约,可见他们遭到多大压力;同时可想而知,胡为真们的恶霸势力在民主的台湾仍横行到何等地步!

●国民党将军「大闹」出版社

据媒体报导,张戎为化解分歧,使译本能出版,展现了高度诚意,同意在有争议性的「胡宗南有可能是红色代理人」之後加添「这并非定论」字样,同时在书中附上远流公司网址,刊载胡氏家人见解。但胡为真们还是坚持阻止这本书在台湾的出版。

按理说这是一本英文书,已在西方出版,如果胡为真认为这构成诽谤和伤害,他应该和出此书的英国出版社打官司,讨「公道」;但胡为真为什麽不这样做?因为他知道在法治的英国,他根本无法赢得官司。即使在台湾,他都不敢走司法渠道,而是用什麽黄埔军校「将星们」聚众抗议,动用他的私人关系威吓。据媒体报导,远流出版商说,胡为真几乎找遍他的所有朋友,阻止他出此书。

张戎的「毛传」八百页,其中涉及到胡宗南的只有八页,才百分之一,但就因为胡宗南後人的威吓,该书中译本迄今无法面世。张戎的弟弟最近还披露说,张戎本人也受到威胁。一位异常积极为胡为真效力的人士曾在电话里对张戎说∶「我认识胡宗南的儿子、侄子,我都认识。他的侄子还在国家安全局做。」「国家安全局是什麽局?那是个什麽地方,你应该明白。」这种赤裸的恐吓,简直和国民党蒋家王朝的时代毫无两样。

●胡宗南的後人为什麽这麽嚣张?

有朋友为张戎担忧,因为二十年前,居住美国的台湾作家江南因写《蒋经国传》,就被台湾当时的国安局长汪希苓指使黑帮暗杀了。此事在美国警方追查下,最後国民党当局不得不认账,但那个国安局长在监狱呆了几年就出来没事了;而江南则赔进一条命。最後蒋经国的私生子章孝严出面和江南遗孀「谈判」了结,只赔了一百多万美元。

国民党动用黑社会搞政治,早就有历史。蒋介石和上海青红帮头子称兄道弟,利用黑帮杀害异己,有详细的历史记载。蒋介石的安全局们,在国共内战期间,在昆明暗杀诗人闻一多等,更是臭名昭著。虽然闻一多思想左倾,但用暗杀这种方式,完全是流氓、恶棍行为。而这些恶行,也把更多年轻人推向共产党。

也许正是由於长期靠暴力专制的国民党本身就有黑社会的性质,所以它才那麽热衷和黑社会结盟。後来林义雄家遭灭门,陈文成教授被暗杀,背後都有清晰的国民党和黑社会的影子。即使国民党在台湾失去权力之後,在群众集会上,也发生过穿黑衣黑帽的黑帮份子殴打绿营民众事件。

今天,国民党虽然下台,但其长期专制、实行黑社会统治的毒菌,仍在台湾社会无处不弥漫。早已像恐龙一样遥远的「胡宗南」的後人们,今天仍在台湾如此嚣张,这和国民党的势力仍主导媒体、出版、司法等上层建筑有直接的关系。许多国民党人还在「专制後遗症」中持续发昏。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如果能在台湾出中译本,可能会在某种程度上稀释国民党的黑社会遗毒。也许正是看到了这点,国民党的将星和前安全局们,才这样杯葛这本书。但明摆的事实是,这本书的中文本迟早会和全球的华人见面,胡宗南的後人们,除了给自己留下一个阻止言论自由的恶名、给他们那个不那麽光彩的祖宗再抹黑一笔之外,什麽也得不到。

(原载台湾《壹号人物》2006年7月号)

2006-07-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