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背叛大众的纽约市长

曹长青

911事件时以果敢领导纽约人民反恐救灾的市长朱利安尼,被视为英雄,成为《时代》周刊的“年度风云人物”;而接替他的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又译彭博)由於推行全方位增税的政策,现在则几乎成了纽约的“人民公敌”。最新民调显示,布隆伯格的支持率已降到32%,约三分之二的纽约人对他反感。《华尔街日报》最近的社论说,“布隆伯格正把纽约带入灾难”。

布隆伯格最近提出并通过的7亿美元涨税、升价方案,使纽约市任何一个阶层都受到损害:1.5美元的地铁票,一下子涨到两块,升幅达33%;水费升了5.5%;公寓等房地产税升了18.5%(今後两年要升25%);每条香烟再增加1.5美元的税;商品销售税升到8.63%(原8.25%已在美国城市中偏高,纽约邻州新泽西是6%);纽约城市税升到4.45%,收入10万美元的纽约市民,不仅交联邦税、州税,还要再交11.75%的城市税;曼哈顿岛连结外部的两条隧道和桥梁,皇后区通向外地的过桥费等,都统统涨价。连泊车费、交通违章费等也一律涨价。纽约进入一个近乎疯狂的涨价、涨税期。

按照纽约市预算办公室的报告,明年纽约市的税收(按上一年推算),三分之一将来自占纽约340万缴税者的6%的13,297名富人;那些收入12万5千美元以上的中产阶级所缴的税,将占纽约全部税收的60%。布隆伯格的涨税方案,将严重损害这个中产阶级阶层。而那些过桥费、隧道费、地铁费、停车费、烟税的涨价,尤其是公寓等房地产税一下子涨了近五分之一,将严重影响普通民众的经济利益。

布隆伯格的这种涨税政策,更将严重打击纽约的经济和商家。例如曼哈顿的公司用地,每平方公尺要缴税10美元(洛杉矶是3美元,亚特兰大是4美元)。这麽贵的地税将导致中小企业无法承受,而不得不搬离曼哈顿,或根本就不能到这个商业中心做生意。即使对大公司,这也是不小的税务负担,因为一个占地50万平方尺的公司,每年仅地税就得交100万美元。这种高税收政策,不仅窒息中小企业,也会把大公司吓走。5月9日《华尔街日报》社论说,过去40年来,纽约已成为美国所有城市中税率最高的城市。50年前,富比士评出的500家美国大公司,有140家在纽约,而现在只剩下33家。而纽约市政府等各级部门的规模却不断扩大,上升了20%,增加了9万个职务。仅纽约五个区的区长办公室,每年就要开销3千万美元。

六十年代末期和九十年代初期,纽约曾实行过这种大幅涨税的政策,结果都带来灾难後果,不仅没有解决纽约的财政赤字,更连累纽约的经济陷入衰退。按照经济学家的研究,在九十年代的经济危机中,每增一美元税,就导致纽约的税收底座总基数少一美元,因此它很少或基本不增加纽约的财政收入。这种涨税政策,导致纽约每年减少七亿美元的生意(商家流向其他税率低的地方)。

连一向支持民主党(强调大政府高税收)的左翼报纸《纽约时报》,在5月16日题为“对市长的表现没人感谢”的社论中也感叹说,“不管公平与否,现在纽约感到疼痛,因为布隆伯格先生像一个手里挥舞著拔牙工具的牙医。”

但布隆伯格不是最善於涨税的民主党人,他是以共和党候选人身份当上的市长,而且在竞选时,按照推崇小政府、充分市场经济的共和党传统,他承诺要降低税收,削减福利,缩小政府规模,强调大社会和高效率。但布隆伯格执政才不到一年半,就像当年那位喊“读我的嘴唇,绝不增税”,当选後就食言的老布什总统一样,也是获得权力就背叛大众。布隆伯格和老布什还有不同之处,他是半路出家的“共和党人”。这位今年61岁、22年前创办“布隆伯格商业电台、电视台”发家、现有资产44亿美元的大富豪,一直是民主党人,并是前美国第一夫人、现为纽约州联邦参议员的希拉莉等民主党政治人物的主要捐款者之一。一直到2000年10月,他突然反叛民主党,改为共和党籍。有评论家说他是个投机家,之所以“叛党”,是因为看到共和党籍市长朱利安尼任职到期,有了竞选新市长的机会,而民主党内想争市长位置的候选人太多(後来出来九位竞选),共和党则显得没有什麽知名人士,竞争者寥寥。结果真让他赌对了,他转到共和党後,只有一位比他保守的候选人和他竞争,结果被他击败。在纽约这个四多之地(穷人多,黑人多,移民多,左派多),共和党人想执政,只有温和的或偏左的候选人才有可能性。而且布隆伯格自掏腰包,拿出半个亿美元,把竞选广告做到家喻户晓,成为纽约市长历史上最昂贵的竞选者。

从布隆伯格的全面涨税政策可以看出,这位名为共和党的市长,其实在根本理念上还是一个左派。因为只有民主党才热衷涨税、大政府、高福利等政策。而同样是共和党籍的小布什总统,做的和布隆伯格正相反,上任後致力推动的就是他竞选时承诺的大幅减税计划,上周获国会通过。

为什麽只有减税才能振兴经济?原因至少有四个:第一,只有减税,让人民手里有钱,才能刺激消费,而大众消费占美国每年11万亿美元的国民产值的三分之一!第二,只有民众手里有钱,才能促进中小企业的建立和成长,增加就业率,减少依靠福利生存的人。第三,大公司减轻了税务负担,会有更多能力扩大再生产,从而刺激经济成长。第四,税率降低後,虽然缴税的比例下降了,但由於缴税者的收入提高了,缴税的基数扩大了,结果会增加财政,而非减少;同时,由於就业人数增加,缴税的人多了,也会增加税收。例如共和党籍的雷根总统执政时就推行大幅减税的政策而最後刺激了经济成长,为後来美国持续110个月的经济扩张期提供了基础。连刚刚走向市场经济的俄国,前年也采取了大幅减税政策(降到13%,是欧洲国家中除爱尔兰的12%之外最低的),结果去年的俄国税收增加了50%。

减税的最根本价值在於,把个人自由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收入和分配平等。只有让每个具体的个人富有了,才会有国家繁荣强大这个结果。它是民富之後的国强,而不是国富民强。正像军队一样,只有每个士兵都是英勇善战的,才会有一支强大的军队。而高税收的政策就如同把每个士兵的活力在短期内都“用光”,结果根本不可能建立起一支强大的军队。布隆伯格的高税收政策,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杀鸡取蛋”的做法,可能马上获得财政增加的“鸡蛋”,但杀完了鸡,剩下的就是再无鸡蛋的“经济灾难”。30年前纽约的另一位“自由派共和党”市长林赛(Johan Lindsay)就曾这麽干过,结果把纽约带入了灾难。正是鉴於前车之鉴,纽约的商界领袖,包括前花旗银行(Citibank)执行总裁、曼哈顿研究所(MI)主席、Atco产业执行总裁、前纽约州长等六名商界政界名人,在5月9日的《华尔街日报》发表了联名文章,呼吁“拯救我们的城市”,恢复纽约的传统:给每个人提供机会,而不是伸手要税。

布隆伯格在当选市长的晚上曾发表演讲,结尾时说,“现在不是分民主党、共和党的时候了,现在我们都是纽约人!你们信任了我,我不会让你们失望!”这声音才过去一年多,布隆伯格就用老布什式的“读我的嘴唇”的发誓、违约方式,不仅失去人们的信任,更让纽约人失望。面对这样一个出尔反尔的政客和全面涨税的政治投机者,纽约人应该涨自己心里的信念,两年後,用选票,像结束老布什总统一样,结束布隆伯格的政治生命。到那个时刻,真得像布隆伯格所说的,“不分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我们都是纽约人!”

2003年5月20 日於纽约

2003-05-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