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星期专论》∶国民党的「专制後遗症」

曹长青

一九九六年,台湾通过直选总统而迈入世界民主国家行列;这不仅令台湾人民振奋,也给仍生活在专制社会的中国人极大的鼓舞。尤其是二千年权力的和平转移,台湾更被誉为「亚洲的民主样板」。这漂亮的一步,不仅迎头痛击了李光耀等独裁者的「亚洲价值」论、提高了台湾在国际世界的地位、提升了全球华人的整体形象,更证明:中华文化下的黄皮肤黑头发的人们,完全可以走西式民主道路,建立民主制度下的国家。

但令人遗憾,以至越来越难以容忍的是,在台湾独裁了半个多世纪的国民党,自失去政权後,从来没有理性、理智地面对人民的选择。从二千年大闹李登辉总统官邸,到零四年冲击立法院、纠缠三一九枪击案,到今天又在毫无「犯罪事实」依据的情况下,提出罢免总统;闹剧一幕接一幕,使台湾几度进入宪政危机。国民党这些非理性行为的结果,除了使对岸的共产党成为最大的赢家之外,就是让越来越多的人看清,独裁的毒液已经渗透到国民党的骨髓里,他们只适应自己掌权的党国,而不适应民主制度下的在野。

台湾的政治转型了,但国民党的党国心态、必须做主子的心态却无论如何也转不过来,这个党患有严重的「专制後遗症」,无法适应做一个民主政党的角色;否则绝不会不惜践踏台湾来之不易、尚未成熟的民主制度,更不惜损害台湾的国际形象,甚至不惜践踏他们本党在台湾的长久利益,采取一系列歇斯底里的举动。

「这次如果选输了,我们下次再来嘛。」李登辉前总统在零四年大选前曾这样轻松地表示;这才是一个真正懂得民主、尊重民主的人所应有的态度和风范。民主的全部优越,就在於可以你上我下,你做的不好,我有机会取代你。赢输一场,不就四年嘛。全世界民主国家的选举,被认为不公平的、舞弊的、意外的、太接近的等等,每年都有,但没有一个政党(没有一个!)在输掉选举後,会像国民党这般胡搅蛮缠,不惜一切代价杯葛执政党,闹得国无宁日。

举几个近在眼前的例子:全球最大的民主国家印度,上次大选时,内政外交都取得亮丽成绩的执政党人民党,被选情专家一致看好,但选举无常,竟败给了国大党。但人民党的领导人马上表示,接受人民的选择,鞠躬交权。他们既没有闹场,更没有组织群众大会发泄不满,而是卧薪尝胆,等待下次大选。

去年九月的德国大选,也因两党在国会席位只差三席,而导致由哪个党领袖出任总理的短暂僵持,但随後就和平解决。新总理上任後,就是全体德国人的总理;没有人再继续纠缠。

更近的是四月意大利选举,两党得票率相距才千分之一,执政的总理认为在野党选举舞弊,因而出现政治危机,但最後仍是遵从最高法院的裁决,让出权力下台。

再远一些的是美国总统布什的首次当选,更是因计票纠纷,使美国三十多天无法产生总统,後来最高法院做出裁决,就尘埃落地;美国人尊重九名大法官,就是尊重自己建立起来的制度。

不要说这些成熟的民主大国,即使是美国後院的南美国家,也是如此。本月初的秘鲁总统大选,得到委内瑞拉强人总统支持的政党候选人失败,但败选者也理性接受现实。秘鲁的邻国哥伦比亚最近的总统大选也是这样,败者无论多麽不情愿,但都接受人民选择,没有胡搅蛮缠、政党恶斗。这样的例子简直举不胜举。

为什麽上述国家的在野党都和国民党不一样?主要原因在於,这些国家的政党,都没有过长期专权统治的历史,都不曾是独裁政党,他们没有「专制後遗症」。没有专制後遗症的党,就容易接受你上我下的游戏规则。

除此之外,全世界也没有任何一个在野党,像台湾的国民党这样,把独裁时期窃取的庞大国家财产变成党产来撑腰。另外,也没有哪个国家的政党,像国民党这样,有独裁时代垄断新闻形成的泛蓝主导媒体的绝对舆论优势,为国民党的非理性抗争做啦啦队。这些独裁细菌的遗留,就留下了这麽一个难缠的党;而马英九那句让台湾民选总统「死得非常难看」的恶言,就是这个党的脸谱。

面对这样一个既不情愿,也不适应成为民主政党的国民党,面对一个为击败台湾本土政党而宁肯与共产党合作的政党,绿营首先必须清晰其性质,不再释出任何软弱的信号(最近陈水扁总统做出不对泛蓝的罢免案提出答辩书的决定,就是正确之举),更不应内讧自戕。

台湾的民主制度,面临国民党、共产党这内外两个全世界任何其它民主国家的国内政治都不曾面对的独特艰难,台湾人民的确是任重而道远,只有团结一致、众志成城,才有可能冲破这两大障碍,迎接一个正常的自己的国家。

(原载台北《自由时报》2006年6月18日「星期专论」)

2006-06-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