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美国人为何比欧洲人勤奋

曹长青

近代学者写美国的书可谓汗牛充栋,无可计数,但有两个人的书,百年过去了,不仅没过时,反而更显示出其对美国观察的准确性:一个是法国学者托克维尔,他在1831年到美国考察,随後写出的那本《美国的民主》,今天仍为美国大学政治系学生的必读书。另一个是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他在1904年到美国考察,随後写出的《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至今仍是了解美国社会人文精神的经典著作。

明年是韦伯到美国考察100周年,当年他在那本名著中提出,美国之所以产生了充满活力、发展迅速的资本主义社会,和从欧洲逃到美国来的新教徒(也称清教徒)带来的伦理道德、基督文化有直接的关系。在这点观察上他和托克维尔比较接近,都看到了基督信仰所产生的道德力量在经济活动(包括对美国民主制度的建立)中所起的作用。

近百年过去了,今天美国社会的现状,更加证明了韦伯当年观察的准确性。纽约大学金融学教授弗格森(Niall Ferguson)6月8日在《纽约时报》发表的“为什麽美国超过欧洲(线索:上帝的因素)”中,就美国和欧洲的比较,再次强调了韦伯这种结论的正确性。

冷战结束後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强已是公认的事实,无论其军事力量,还是经济实力,全球都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匹敌。北约中,除美国外的其他25国的军费开支,才是美国的一半;欧盟15个成员国的全部经济能力,才比美国一个国家多一点。在过去20年中,美国的经济成长率是英国的两倍,法国的三倍,美国波士顿一个地区的生产总值,就超过整个瑞典。两年前结束的美国经济扩展期,竟连续了113个月。即使这两年美国经济发展迟缓,上星期失业率升到6.1%,但仍低於法国和德国(法德失业率多年高踞在9%以上;11个使用欧元国家的平均失业率,曾高达九点六)。

为什麽美国的经济一直比欧洲要好?弗格森教授在他的文章中引用了很多数字证实,这和绝大多数美国人有宗教信仰,尤其是基督教的新教伦理有直接的关系。正如韦伯当年观察的,正是美国人的基督信仰和伦理道德,使美国人更加勤奋、努力,包括自立、自强等,而正是这种精神力量在推动著美国资本主义的蓬勃发展。弗格森教授说,“按照美国人的标准,欧洲人则属於懒散。”

这一点,仅从大西洋两岸的工时长短就可看出,按照“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最近发表的数字,平均每个美国人每年工作1,976个小时,德国人平均每年工作1,535个小时,比美国人少22%。而荷兰人、挪威人等工作小时比德国人还少。即使是英国,也比美国少10%。从1973到1999年这26年间,美国人平均每年工作的时间延长了50个小时,即增长了3%,而同期德国人缩短了12%。在这个期间,美国人口在就业中的比例从41%上升到49%,而德法两国不仅没有上升,反而德国降到44%,法国降到39%。1999年,法国又把每周工时减到35小时,等於工厂每周减少四小时产值。法国企业家抱怨说,“这等於全球企业百米赛跑,法国要穿拖鞋,我们没个赢。”

被称为“密特朗式社会主义”的法国经济在欧洲相当有代表性:高福利;大政府。美国《时代》周刊在报道法国的高福利时说,提起法国人,就意味著躺在家中的藤椅上喝最好的酒,吃最好的菜,窗外是大购物市场,邻旁是酒吧和咖啡馆。法国人的付薪假期长达六、七个星期,遭解雇,可获60%工资,甚至长达五年。在全球七大工业国家中,法国的国营部分比例最高,占24%(美国低於15%,英国低於20%)。

这种国营和福利政策,产生灾难性後果。国营部门大多效率低下,亏损严重,结果导致法国的通膨指数和物价都比其他国家高很多。於是法国人又不满,抗议、罢工不断。据弗格森教授文章引述的数字,从1992到2001年,由於罢工,法国的经济,平均每一千工人,损失了120天;丹麦、义大利、芬兰则损失了80天以上,西班牙最严重,损失了271天,而美国损失了不到50天。因而有人说,欧洲的很多工人不是处於失业状态,就是在罢工,根本不愿干活。

为什麽大西洋两岸会有这样的不同?欧洲主要国家原来都是基督教徒占主体的国家,但现在整个欧洲在走向非宗教化,欧洲人对宗教的信仰已比六十年代大幅下降。据最近盖洛普的调查数字,在荷兰、英国、德国、瑞典、丹麦等国,每个月至少去一次教堂的人不到10%。在天主教的义大利和爱尔兰,每月去一次教堂的人也不到三分之一。48%的欧洲人从来没有去过教堂。一半以上的欧洲人说“上帝”对他们来说没有什麽意义,其中在丹麦占49%,在挪威占52%,在瑞典的比例最高,达55%。而在美国,91%的人相信有上帝,82%的人说,上帝对於他们来说“非常重要”。以美国近3亿人口计算,那等於持这种看法的人近2亿半。

这次在对伊拉克战争问题上,美国和欧洲出现了不同看法,除了政治因素外,宗教因素也是一个重要的潜层原因。因为现在执政的布什总统属於传统派共和党,更加看重和强调道德责任。克林顿政府时的对外政策核心是保持美国安全和世界稳定,现在布什政府的对外政策,除了安全与稳定外,还加上了传播自由这样的道德责任。从布什提出“邪恶轴心”,不断强调恐怖主义和流氓国家是“邪恶”等,也看出这种宗教情怀,因为《圣经》里就不断提到“原罪”和“邪恶”。所以面对萨达姆对伊拉克人民的屠杀,不可能无动於衷(上星期伊拉克挖出一个有3,000名被杀害平民的秘密掩埋地,《纽约时报》报道时说,这样的白骨堆,在伊拉克可能有几百处)。

原布什总统演说撰稿人戴维.弗鲁姆(David Frum)在他那本最近上了《纽约时报》畅销榜的书《找对了人:令人惊讶的布什总统生涯》(The Right Man: the Surprise Presidency of George W. Bush)中说,进入21世纪的美国正在出现巨大的社会变化。在19世纪,美国被分成南方、北方。林肯总统所代表的共和党,对付大庄园主的南方;20世纪,美国的两党被阶级所分化:共和党所代表的中产阶级,和民主党所代表的穷人、大都会富人的对峙;进入21世纪,则有了新的变化,美国的两党则被信仰所区别:布什所代表的共和党更加强调宗教信仰和道德的力量。例如,布什和民主党候选人戈尔的总统大选中,在每周至少去一次教堂的美国选民中,布什得到57%的选票,戈尔得到40%。民主党一直攻击共和党只代表富人,但布什在大选中,在年收入10万美元以上的富人选民中,所赢得的选票比例,远没有在上述每周上教堂的选民中多(少四分之一)。这至少说明并不是越有钱的人越支持共和党,而是越有宗教信仰的人,越支持布什。因而弗鲁姆说共和党代表中产阶级,而民主党代表的是穷人和大都会的富人,因为美国有非常多的大企业家、大富豪,都是民主党的支持者(为什麽会出现这种状况,我会在以後的文章中专门探讨),而好莱坞的亿万富翁和富婆们,几乎全部都支持民主党。

虽然基督教有过长久的压抑人性和科学发展的历史,更有过中世纪的残酷和黑暗,但在政教分离之後,则日趋走向更文明的阶段;尤其是在民主制度下、物欲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基督信仰在道德层面所起到的重大作用,目前看不出来有任何其他力量可以代替。

2003年6月10日於纽约

2004-07-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