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挡住对岸的共产细菌

曹长青

来台湾的次数多了,刚开始见识台湾时的新鲜感和那种既亲近又陌生的情怀逐渐被熟悉所代替,对其政治生态的思考和具体的事务冲淡了情感上对台湾的感觉。

上个周末,为了探望重病的父亲,我和妻子去了趟香港(我们都由於黑名单而无法回中国,所以只有在香港和亲人见面),从香港再回到台湾,顿然找回那种既新鲜又亲近的感觉;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源自对刚离开的香港的厌烦。

我在香港短短几天,体会到的还不是其政治和新闻自由度被限制的问题,而是其社会品质的大幅下降。香港街头的混乱不堪,人们对交通规则的无视,人和人之间的缺乏礼遇,到处都有人吵架般高声喊叫等等,十分令人厌烦。而在香港的餐馆吃饭,则近乎到令人厌恶的程度。首先,无论大小餐厅,没有一家的服务给人一种亲切、礼貌的感觉,不是满脸敷衍,就是咄咄逼人,一副要敲诈人的感觉。

有一次我和家人、朋友十多人去一间中等档次的餐厅吃饭,其中一位熟悉香港的朋友不同意餐厅拉出的菜单,要自己点菜,竟然需要争执半天,才得以选择自己想要的菜单。还有一次,也是十多个人一起去一间餐厅,另一位常住香港的朋友居然提醒说,付款前要检查一下菜单,香港的餐厅经常会有一些手脚。我对「防人之心」向来不以为然,觉得中国人都阶级斗争警惕性过高。但那天的事实是,由於朋友和家人总是抢著付帐,所以妻子在餐前就悄悄把帐付了,事後朋友去对菜单,一苹乳鸽收了两苹的钱,划掉的菜肴照计了价钱,还另加了几项不该有的服务费;而且在付帐时,还没吃饭,就被要求先付小费。

这让我想到有次在台湾,看到路边食品小摊上立著块标牌∶「隔夜包子」,其价钱比当天的新鲜包子便宜。这块小小的牌子,竖立著台湾诚实的社会风气。而香港大概已是把隔夜包子当今天的卖;而在中国,则是公开卖假包子。这三种「包子」,代表著三种不同的社会和道德水准。

香港的现状令人对台湾的未来担忧。尽管在政治上,中国目前还不可能像对香港那样对台湾实行一国两制,但共产社会的毒菌正以各种方式侵蚀著台湾。例如二十万台商在中国做生意,要想在那个社会成功,首先得纳入它那个贿赂、欺骗的系统,久而久之就可能把各种恶习带回台湾。

今天的台湾,虽然在政治上和媒体上成天喧嚣不断,但社会仍是平静、秩序、礼貌,诚实经营仍主导著台湾的大小生意。一条台湾海峡在阻挡著对岸的共产细菌,但愿台湾能保持住自己社会的健康生态,让来台湾的人仍感觉到亲切和美好。

(原载台北《自由时报》2006年4月26日专栏)

2006-04-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