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美国之音讨论王蒙和诺贝尔奖提名骗局

曹长青

美国之音“新闻天地”节目7月23日晚就中国作家王蒙第四次获得“美国诺贝尔文学奖中国作家提名委员会”提名引起争议一事,制作了专题节目,该节目主持人东方和驻纽约记者方冰连线采访了该提名委员会主席冰 ,哥伦比亚大学文学教授夏志清和在多维网发表“王蒙和诺贝尔奖提名骗局”的作者曹长青。

主持人东方说,诺贝尔文学奖有102年的历史了,但从来没有中国公民获奖。两年前法籍华人高行健获奖,但中国文学界反应不一,有人表示不以为然。最近海外团体“美国诺贝尔文学奖中国作家提名委员会”连续四年提名王蒙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这种做法也引起一些质疑,有人认为这是一种为了迎合国内读者心理的炒作行为。当事人之一的冰 先生表示无暇参加连线讨论,但我们将播放记者方冰稍早对冰 的采访录音。

针对王蒙能不能获得诺贝尔奖,夏志清教授说,王蒙的作品已经过去了,没什麽人看了,而且他当过官方的文化部长,有反作用,不可能获奖。他特别强调说,像原来很红的也是当过文化部长的茅盾,原来在中国作家中排名很前的,但现在不行了,而张爱玲、钱钟书、老舍、鲁迅等作家,地位都往前排了,茅盾的地位更下降。

曹长青认为,这个问题首先还不在於王蒙该不该得奖,而是弄清这个提名是真是假,如果是假的,那麽後面的是王蒙、张蒙、李蒙就没有多大意义了。曹长青强调,这个“提名”是个骗局。他说瑞典文学院规定四种人才有提名资格:文学院院士;语言和文学教授;诺奖得主;各国作协主席。冰 根本不具有上述任何一种。他当主席的“全美中国作家联合会”,仅有的两名副主席,都是开日本料理餐馆的老板。所谓提名是闹剧。另外,瑞典文学院对提名有保密制度,在其网页上(http://www.nobel.se/literature/nomination/index.html)写的清清楚楚,不论提名者还是被提名者,都需保密,五十年後才解密。因而没有哪个国家的提名者,提名之後就大声嚷嚷我们提了谁。但冰 们却每次提名後就开记者会,不仅公布人选,还大造声势,这完全是有意炒作。第三,现在全球192国,没看到有哪个国家设立“全美诺贝尔文学奖中国作家提名委员会”,只有中国人玩这种把戏,而且冰 还说提名是经过“主席团”决定的。冰 的“提名委员会”有几个人啊,哪来的“主席团”,分明是虚张声势来唬人。利用中美之间资讯有一定隔阂,来炒作,帮国内的人提高声望、卖书,蒙骗中国媒体和舆论。

冰 在接受方冰电话采访中强调,他的组织是有提名资格的,他说资格有三种:诺贝尔奖得主;大学的文学教授;作家团体。“我们就算第三种情况,作家团体来提名。”但曹长青反驳说,瑞典文学院网页上(http://www.nobel.se/literature/nomination/nominators.html)列出的四条提名标准说得很清楚,仅接受个人提名(by a person)。这意味著不接受群体,即使“作家团体”提名也不接受。四条都是指个人名义,连国家的作家协会都不行,只能是“作协主席”个人的名义才接受。

对於曹长青指出的冰 当主席的“作家团体”,没有一个是靠作品来赢得读者的著名作家,冰 在采访中说,“我们团体中知名的作家很多,像周励呵,杨皓呵,宋小亮呵(凭音调猜测)、陈福民呵(凭音调猜测),还有我们的一些顾问呵,很多写小说的,诗人也有,我们请了很多顾问。”并强调提名只是他们工作的十分之一,“我们的主要工作是向耶鲁、哈佛、哥伦比亚大学赠书呵,中美文学交流呵,像现在我们很快要开展向芝加哥大学、西北大学赠书等。”夏志清教授说,这是真的,他看到过他们到哥伦比亚大学等送书,是作家签名的书。

对於冰 的团体连续四届提名王蒙,夏志清教授澄清说,他从来没有参加过对王蒙的提名,“他们开始的时候找我,要我参加提名王蒙,我说不可以,因为我没有看过他的书,所以我没有参加。”当记者方冰说,“我从曹长青写的文章中读到王蒙和冰 的关系似乎是一种相互利用的关系”时,夏志清说,“大概是这样吧,我也不参与他们这种事。”

对於冰 提出的他们团体的两个知名作家杨皓和周励,夏志清和曹长青都提出不同评价。夏志清说,“纽约出现很多种在大陆印的杂志,奇怪的很。你看XX办的杂志,办的不怎麽好。”当记者方冰插话提到,“听说XX的那个杂志是被登的人要花钱的”时,夏志清说,“是这样,要花钱的,这奇怪的很,这个我这个局外人也不好多讲。”

曹长青则说,“夏先生提到那个所谓知名作家办的杂志是要自己出钱才给你登文章的,可想而知这是个什麽杂志,是个什麽作家。另外那个所谓知名作家周励,当年的那本《曼哈顿的中国女人》中有很多编造,当年就有书中涉及的当事人华商在纽约开记者会指出她的纪实作品里有很多都是编造的故事,欺骗读者。”

对於夏志清教授提出的王蒙担任过中共文化部长一事对他获诺奖只有副作用的说法,曹长青表示同样观点,他说,从过去苏联获得诺贝尔奖的四个作家来看,除肖洛霍夫之外,其他三位都是异议作家。索尔仁尼琴、帕斯捷尔纳克,以及诗人布罗德斯基都是以偷运到海外的批评极权的作品而获得西方文学界重视的,像《茨瓦格医生》先是出义大利文,然後是英文、法文,很晚才出俄文版。他们在作品中挑战极权的道德勇气和理想精神,是他们获奖的一个重要因素。肖洛霍夫虽然不属异议作家,但他的《静静的顿河》的文学价值也是得到国内外公认的。而王蒙没有巴金在中国文坛的那样泰斗地位,更没有重要文学价值的作品。而且他不仅不是异议作家,还当上了官方文化部长。他根本没有可能获得诺奖,因为诺贝尔的遗嘱相当强调理想精神的。而在民主国家,哪个国家都有千百个文学教授,从没听说谁提名诺贝尔奖候选人,因为那些得奖作者早就在有出版自由的自己国家里得过各种大奖,都已有公认的文学地位,像美国的诺奖得主福克纳,索尔.贝娄,黑人女作家莫里森等,在获诺奖前,全都得过全美最高的“普立兹奖”以及各种文学奖。现在英美的那些候选人,也都获得过布克奖、普立兹奖或其他各种全国大奖等。哪个文学教授去提名谁的话,多少有点小丑的味道,所以没有谁扮演这种小丑。

当记者方冰提出,有人说,王蒙可能对此不知情,是海外的人自己弄的。曹长青说这不可能。因为冰 们首届提名了巴金,但人家子女拒绝接受,毕竟有点常识,也可能了解了一下海外情况。而王蒙不但是中国最精明的那种文人,还来过美国几次,和冰 直接打过交道,他不会不知道这是怎麽回事。连续四年王蒙都被提名,海内外媒体报道 王蒙绝对没有可能不知情。如果王蒙觉得访美时受到冰 款待,不好公开拒绝,那麽可以私下向冰 表示,不要这麽提名他,这场“皇帝的新衣”也就无法继续了。但王蒙却每次都接受,他完全清楚是怎麽回事,他就是要这个效果,起码可以炒卖他的书。冰 是“皇帝新衣”中那个骗人的“裁缝”,王蒙是那个帮助骗局成功的“老臣”,这种做法是合夥行骗。

最後,主持人东方提出,什麽时候中国能出现大家都叫好的诺贝尔奖作家,为什麽中国还没有出现这种作家?夏志清教授认为,中国作品向外翻译和介绍不足是个主要原因。但曹长青认为,主要原因是专制制度扼杀了人性,作家的人性程度不高,不可能创作出放射人性光芒、真正感动人的艺术。

2003-07-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