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拿小丑般的骗子怎麽办呢—冰凌的空手道和王蒙的聪明误

曹长青

我的“王蒙和诺贝尔文学奖提名骗局”一文发表後,作为当事人的“美国诺贝尔文学奖中国作家提名委员会主席”冰 ,不仅在“美国之音”节目上宣称他的组织有提名权,近日还给多维网传去瑞典文学院给他的回信等,并公开撰文说他的“提名委员会”明年不仅继续提名,还要增加名额,而不是每年都独属王蒙。

诚实者的做法各有不同,撒谎者的手段则总是如出一辙。冰 的举动,令人不期然想到吴征杨澜,因为他们的手法相像到惊人,都是在骗局被揭穿後,不仅不道歉,而是编织新一轮谎言,试图圆下前面的谎。

冰 现在给多维网传去的瑞典文学院的回信和杨澜当年接受《南方周末》采访、用网络传去吴征的“巴灵顿博士”证书一样,用“伪证”继续骗人。吴征当年从网络提供的证书,英文非常模糊,根本看不清内容。最後我买来放大镜,才勉强看清它根本不是博士文凭证书,而是一封信件。

冰 现在通过网络传给多维的几件瑞典回信副本,也是这样,无论用多少倍的放大镜,也无法看清其文字内容。只有其中一件可看清有“收到推荐”的字样,但上面没有抬头,也不知道是给谁的。冰 提供的瑞典信封倒是可辨认的,但上面的冰 收信地址,好像是冰 自己贴的,因为明显是他自己印的label(印刷地址签),上面直呼其名Weimin Jiang(冰 的原名姜卫民),前面连西方正常在名字前加上Mr.(先生)的尊称都没有(见:http://www.chinesemedianet.com/archive/Bing-ling2.jpg)。而且回信日期都是2001年及之前的,没有一件是近年的,更没有什麽有关第四次提名王蒙之类。如果有,冰 们绝不会不拿出来。

退一步说,瑞典文学院也可能给冰 这种人回信。处於西方各种机构的正常礼貌做法,对收到的信函给个回执是很正常的。你现在给布希总统写封信,过一段就会收到布希签名的回信,这只是民选政治家的必须礼节,什麽问题也不能说明;但以前就有中国人拿克林顿总统签名的回信唬中国人。那个瑞典文学院又不是调查委员会,他们怎麽可能知道冰 的底细呢?再说,真正从事文学工作的,都是知识人,有几个降格胡闹的(除了那个以耍流氓为荣的李敖之外)?但是,正如被外国人称为“天使”的杀人犯顾城的绝句:“他们老外哪懂咱中国人呢。”

所以,且不说冰 的“瑞典回信”中有明显的伪造嫌疑,即使全部都是真的,也绝不能说明他的提名有任何意义。我在上篇文章以及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都清楚地说明,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是有资格要求的,在瑞典文学院的网页上(http://www.nobel.se/literature/nomination/index.html)写得清清楚楚,只有四种人有提名资格:文学院院士;语言和文学教授;诺奖得主;各国作协主席。但冰 硬说 “我们就算第三种情况,作家团体来提名。”不要说冰 根本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作协主席,他自命为“主席”的“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更是拉大旗做虎皮、蒙人的,因为仅有的两位“副会长”沈世光、 文璧是在美国康州开日本料理的餐馆老板夫妇。冰 曾在这个餐馆打工,三人突发奇想,於是就出现了 “全美作家联谊会”。後来又花样翻新,有了什麽“全美诺奖提名委员会”、“主席团”、“新闻中心”之类名头。而他们成立的所谓“中国作家之家”,就是这对开餐馆夫妇的家,“作家之家”之主就是女老板 文璧。一个打餐馆的,两个开餐馆的,在吃饱了日本料理之後,每年就要宣布提名中国作家为诺贝尔奖候选人,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还那麽理直气壮,难道这日本料理有什麽特殊作用?

据知情人说,沈世光、 文璧是从上海来美国的留学生,在一边打工一边上学时,学会了做日本寿司,後来弃学,在耶鲁大学城开了一家日本料理,取名“武士”。(这老板大概不知道,无论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都烦死日本的武士道了。)曾在沈、 夫妇家里住过半宿的“中国冰心文学馆”馆长王炳根曾撰文说,所谓“中国作家之家”,只是沈、 夫妇的一座两层的私人住宅,他们三人去做客时,有一人只好住在地毯上,因为没有更多的房间。主人开餐馆到半夜才收工回家,次日清早,还自己剪那有一英亩的草坪(一般家庭都会雇人做这种事)。但在冰 “主席”的笔下,这就是在美国的“著名实业家”了。

开餐馆的人,多愿结交名流,拍照留影,然後挂在餐厅,这是一种商业方式。王炳根的文章说,沈、 “他们交四方名士,而这个‘武士’餐馆则成了他们结交天下好友的另一个重要场所。在二楼,收银台後就挂著许多沈先生、 女士与各路英雄的合影。”而中国作家到沈、 家里时,都履行两个仪式:拍照合影;在签到簿上留言。曾几次在沈、 夫妇家里白吃白住的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王蒙的留言是:“2001年11月1日住在这里,重温了几年前美好记忆,也体会到了家的安宁快乐,感谢沈、 先生。”

王蒙的回报方式是,在中国召开全国作家代表大会时,把开餐馆的女老板 文璧,和打餐馆的男侍冰 ,都作为“海外特别贵宾”请到了北京与会。有了参加全国作家代表大会的“殊荣”,冰 的胆子和胃口都更大了。他的“全美作家联谊会”又摇身一变,成了“美国诺贝尔文学奖中国作家提名委员会”,冰先生又是自命“主席”,不过这次增加了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系的王海龙做“共同主席”。但据哥大网页上列出的王海龙职称(http://www.columbia.edu/cu/ealac/),他只是lecturer(讲师),也不具有瑞典文学院要求的“文学或语言学教授”的提名资格。哥大东亚系知情者说,来自中国大陆的王海龙曾在哥大东亚系就读,但没有拿到博士学位,後在东亚系教中文。王海龙和冰 不同,毕竟在美国受过教育,懂英文。令人不解的是,难道当了“共同主席”提名好几年了,从不看看瑞典文学院网页上的提名资格规定?

冰 本人倒满像是“有资格”的,如果把他名片上,和《人民日报》海外版网页上列出他的头衔都当真、当回事儿的话:

1,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会长
2,美国诺贝尔文学奖中国作家提名委员会主席
3,美中经贸科技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主席
4,美国福建促进会常务副会长
5,美东福建同乡会顾问
6,中国四川省侨光东方文化科技研究院名誉院长
7,美国耶鲁大学中国论坛特邀主笔
8,《美国文摘》杂志总编辑顾问
9,华美娱乐美国制作有限公司顾问
10,美国东方文化基金会副主任
11,美国环球传播集团顾问
12,强磊出版社总编辑

这些头衔哪些是实的?从冰 的“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只有他和开餐馆老板等三人,就可知道这些头衔有多少水份。例如冰 担任“顾问”的“美国环球传媒集团”主办的《东方》月刊,在其网页上连个美国地址都没有(http://www.joraypublications.com/Page/zhenggao.htm),仅有的一个通讯处是:“中国浙江省杭州市曙光路39号B座美国《东方》杂志社驻中国办事处”。哥伦比亚大学退休的文学教授夏志清先生在美国之音节目上感叹地说,在纽约出现的一些华文杂志,竟然都是在中国大陆印刷的,而且作者投稿不仅不给稿费,还要自己出钱登文章。知情人说,这类杂志打出“在美国出版、发行”的旗号,才会骗到那些想打向美国市场的中国企业的广告。

我在上篇文章中就说过,像冰 这种中国人到处都是,海内外文化圈也绝不乏其人,文坛都快成骗子垃圾坛了。但能得到精明的中国作协副主席王蒙的合作,就有点令人刮目了。虽然曾“贵”为文化部长的王蒙根本没有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可能,但不管怎麽说,王蒙的确写了不少东西,在中国文坛还是颇有些地位的,他怎麽能因为来美国有日本料理白吃,有餐馆老板的客房白住,加上有冰 跑前跑後当司机和“全陪”,就掉价将就了冰 这类人的虚荣心,让他提名?王蒙才不至於“愚腐”到如此地步呢,他大概是在继续自己的精明劲儿:

通过连续四年被提名诺奖候选人,舆论炒作,书自然好卖。这次又获冰 “提名”後,《中国青年报》、《南京快报》、《中华文学选刊》等多家报刊又给予报道,王蒙还摆出“躲”到北戴河,避免记者追踪采访的姿态,於是这诺奖提名就更重要和真实了。《中国青年报》7月22日在报道王蒙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时说,“人民文学出版社正在加紧编辑《王蒙文存》23卷本。”没有冰 们的提名骗局,王蒙的全集哪值得这麽快马加鞭,又怎麽能保障畅销效果呢?

公开炒作正是冰 最想做的,他得虚荣,王蒙得实惠。且不说冰 根本没有任何提名资格,即使有,他也公然无视瑞典文学院对提名要求五十年保密的制度。这种制度的原因之一就是防止炒作;虽然有些诺贝尔奖候选人被公开,那是因为他们一直享有盛名,一直是头几名候选者,一直被媒体追踪。而像冰 这种公开炒作,现在就宣布明年还要再提两个,真是理直气壮地无耻。

看到“王蒙和诺贝尔文学奖提名骗局”後,有位朋友发来电子信说,这种破事也值得你破费时间?确实是破事,所以看了几年冰 一个人又是“主席团”又是“新闻中心”地开记者会、发布诺奖提名消息,闹心、烦人,但也没吱声。可他越闹越欢了,闹成了全国作协大会贵宾,闹到了《中国青年报》、《人民日报》(加上“强国论坛”),闹得前中共文化部长都被“聪明误”了,你说拿这种小丑般的骗子该怎麽办呢?

2003年8月12日於纽约

2003-08-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