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光著屁股反对资本主义

曹长青

一场大停电,使美国损失了300个亿。虽然事故原因还没完全查清,但在事发当天,前美国能源部长,现墨西哥州州长理查森就指出,这是因为美国的高压电线网陈旧所致,用他的话说,“美国这个21世纪的超级强国,用的还是第三世界般的电力网。”

美国为什麽不更新电力网?据专家评估,所需资金只是500亿美元,这并不是大数字,美国目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驻军的开支,一年就要600亿美元。去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农.史密斯教授(Vernon L. Smith)8月10日在《纽约时报》撰文说,美国目前电力出现的问题,在根本上,不是设备陈旧的问题,而是观念陈旧的问题,即应该取消政府对电力的控制,取消对供电量和电费的控制。只有让价格放开,才会形成电力市场,才会有投资和竞争,设备是否更新,是由商家在市场竞争中根据电力价格、盈利前景决定的。

但史密斯的“放开市场”实行起来很难,因为更新电网,一直受到“环保组织”的激烈反对,他们煽动民众,以保护环境为由,根本不让在社区附近架设新的高压电力架;或通过各种诉讼拖延、杯葛电力工程。而美国又不能像中国那样,用行政手段下道命令强行拆迁。

环保组织杯葛电力开发的理由是,更新电力网是资本家为了扩大利润的贪婪行为,增加电力就是破坏大自然。他们提出的解决办法是,让人们少用电,少开车,甚至根本不用电,退回到秉烛、徒步的原始时代。

今天,人类早已进入了电冰箱、洗衣机、空调机,以及更重要的电脑的时代,怎麽可能让人们不用电呢?在纽约炎热的夏天,你不让人们打开空调,在汗流浃背中,认可像当前酷璁的法国那样两个月热死一万人,也要保护“大自然”,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在资本主义世界,有消费就应该有供应,由此构成市场经济。资本家想扩大利润,只要不违反法律,毫无过错,因为资本主义制度就是根据人的这种“为自己”或者说“自私”的本性来设计的。你主观为自己,结果为了利润和发财,客观上为了别人,因为你提供了发明,创造了商品,服务了大众。

无论是这次大停电,还是美国目前的汽油涨价,以及每年都发生的森林大火,都和“环保组织”的杯葛有直接的关系。环保组织的保护“大自然”只是表像,实质上是反对开发,反对市场,反对资本主义。他们的理想是社会主义国家那种限制资本主义发展的政府干预和计划经济,热衷的是共产主义那种“为了未来而牺牲现在”的意识形态。

“环保组织”为什麽能左右美国的能源政策?因为他们只是冰山一角,下面的大底座是美国两大党之一的民主党,环保组织只是这个信仰大政府、国家化的左派政党的触角而已。2000年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戈尔曾就“环保”写过专著,说21世纪人类最主要的挑战是环境保护。在这位政治家眼里,什麽恐怖组织、伊斯兰原教旨运动,什麽非洲的饥荒,亚洲的专制,中东的黑暗,都无足轻重,只有保护大自然是头等大事。

由於迫感能源问题对美国的牵制,布希总统2001年向国会提出能源改革方案(其中包括电力更新等),结果被民主党主导的国会否决。而在这个方案中,最令环保组织和民主党恼火的是,布希总统提出要开发阿拉斯加州海岸的石油,以解决美国石油短缺、油价过高问题。而环保组织和民主党们,坚决不同意开采新的油田。他们的解决方案是,要人们少开车,或多人坐一辆车。在美国这种快节奏和个人主义文化背景下,怎麽可能让多人合坐一部车,或少开车?这根本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据2002年4月21日《纽约时报》的数字,美国有二亿二千万车辆,2001年行驶了近二点七万亿英哩。真正的解决方案不是限制人们开车的乐趣、旅行的自由、个人拥有汽车的隐私环境,而是提供更充足、更便宜的汽油。

美国每天消费一千九百万桶石油,其中54%要靠进口。世界上主要的12个产油国家(伊朗、伊拉克、利比亚、沙特.阿拉伯、科威特等)组成“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利用他们的天然资源,拉帮结夥,哄抬油价,曾两次石油禁运,严重损害了全球经济。最近两个星期,全美油费飞涨,纽约的汽油已升到一块八美元一加仑,因为国际市场的原油涨到30多美元一桶。而沙特.阿拉伯开采一桶石油的成本才是2美元,转手赚了28块。不仅美国(25%进口石油来自中东),包括中国(五分之三进口石油来自中东)在内的所有致力经济发展、需要石油的国家,都深受这些哄抬油价的阿拉伯国家之害。

美国的石油蕴藏量占全球的3%。而同样这个蕴藏量的加拿大,去年头十个月向美国出口了五亿八千一百万桶原油,成为美国的第一大石油供应国。但美国在环保组织和民主党的杯葛下,根本无法开采本国的新油田,更别说出口。把美国的石油留给後代是环保组织最美丽动听的说辞。但是,随著科技的迅速发展,将来的人类很有可能根本就不需要石油。正如今天人们已经很少使用煤炭一样,如果上个世纪的人们为了环保和未来而让人们挨冻、不用煤,岂不是荒唐。

美国每年都发生的森林大火也是这样,环保组织以“保护大自然”为由根本不让伐树。由於森林密度太高,导致每到春天就起火,大量林区被毁。据《华尔街日报》2002年8月23日社论“火中的政治”,仅俄勒冈州的一场山火,就烧毁了49万英亩,相当於三分之二的罗德岛被毁。而在去年头七个月,整个美国就有600万英亩的森林被山火烧掉,2000房屋被毁,20名救火人员丧生,直接经济损失达15亿美元。《华尔街日报》的社论感叹地说,这些大火,再次照出了“绿色组织”的极端性,“这些绿色激进者们(green radicals)把自然的原始风景看得高於人的生命和常识(common sense)”。

环保组织不让开采森林,不让使用木材,要求必须使用回收的纸张。但据专家的研究,那些用回收的废纸再造的超级商场用的纸袋等,由於要用大量化学物质来灭菌,含毒量远大於用新鲜原始木材制造的纸张。而且用回收旧纸、经过化学处理再制作的产品,比用原始木材制造的成本高很多。但环保主义者既不管今天人们的健康,更从来不算经济账。那些反市场者根本就不想了解经济。

曾以《多疑的环保者》专著批评“环保者”夸大了环境危机的丹麦学者比尤恩.隆伯格(Bjorn Lomborg)在2002年8月26日《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环保者错了”一文指出,“绿色组织”对环境污染总是夸大其词,例如说鸟类和动物等将有20-50%绝种,就是危言耸听,因为事实上,在未来50年中只会有0.7%绝种。隆伯格说,如果欧洲国家按《京都协议书》标准做的话,每年将花销1500到3500亿美元(而全球对第三世界的援助才500亿美元),而用一年环保的钱就可以帮助第三世界国家的所有穷人获得清洁饮水,每年可挽救200万条生命,帮助5亿人避免传染严重的疾病。

但“环保组织”以占据道德高地自居,似乎谁也批评不得。隆伯格的书一出版,立即受到欧美左派们的围剿批判。而荷兰54岁的政治新星富图恩教授只是因为在竞选中表示,如果他当选,将解除禁止动物皮毛工厂的规定,结果去年就被一个“环保份子”在停车场枪杀了。那个开枪的人,说他非常爱动物,连蚂蚁都要保护,不能踩死;可他却开枪杀死大活人。

还有些不动枪的女性环保者,乾脆动用自己的肉体,脱得个精光,表示她们宁可赤身裸体,也不穿用动物皮毛做的大衣。她们在美国脱,在欧洲脱,最近更脱到了天安门广场。而那些把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用裸体摆出抗议全球化标语的左疯们,则以保护环境为由,反对工业国家到第三世界贫国投资办厂,理由之一是破坏那些地方的自然风光。而那些穷国的人们有的一天收入不足一美元,连饭都要吃不上,他们就根本不管了。这些环保者,什麽动物都“保”,就是不“保”人;但却宣称他们最有“善心”,连看到一苹老鼠死了,都要痛苦地晕过去。他们在西方的富足生活中(很多是领取政府福利的)自己光著屁股反对资本主义,还不让第三世界的穷人穿上裤子。

没有人不要未来,也没有人宣称要无视环境;但历史早已证明,人类有能力适应、挑战和征服不断变换的自然环境;而只有发展经济,增加财富,才更有能力保护环境。今天在被环保者指责、痛恨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恰恰人们的生存环境,远比那些第三世界国家要好。而那些走火入魔的环保者们觉得自己可以扮演上帝,预测未来,在让人们“为了未来而牺牲现在”的同时,蔑视未来人类掌握自己命运的智慧。他们推崇的是计划经济、集体主义;反对物质生活,反对消费和享受,反对自由市场,反对资本主义,最根本点是反对人们拥有的个人自由。今天人们庆幸的是,那些极端者们没有获得政治权力,否则人们得一起裸体,退回到原始社会,点蜡烛,打算盘,赶牛车,用马拉松传递资讯,每一天都是纽约式的大停电,活在黑暗之中。

2003年8月26日於纽约

2003-08-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