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胡锦涛要从北韩学什麽?

曹长青

关於北韩核武问题的六国会谈,谈了多次,都无实质性成果。为什麽一个人口只有2300万,面积十二万平方公里的小小北韩,敢对抗整个国际社会?内部原因是,北韩是个由小流氓统治的国家;外部原因是,大流氓中共暗中给金正日撑腰。美国一厢情愿地期待北京能向平壤施压,促使北韩放弃核武,实在是一厢情愿,完全不懂流氓的本性。

最近,西方知名记者贝克尔(Jasper Becker)出版新书《流氓政权——金正日和北韩的迫切威胁》,让世人再次看清金正日政权的流氓性质,以及黑暗中北韩人民的煎熬。

贝克尔是个中国通,曾任香港《南华早报》驻北京采访主任,後来该报立场亲共,把贝克尔解雇。该事件使贝克尔成为新闻人物,被西方媒体广泛报导,被视为香港失去新闻自由的标志之一。但贝克尔的名气,主要来自其新闻专业水平,以及他研究共产国家的专著。早在1992年,贝克尔就写出《蒙古:丢失的国家》(Mongolia: the Lost Country),研究共产制度下的蒙古大众死亡;据他研究推算,10%的蒙古人死於共产迫害。

贝克尔的更知名著作,是1996年在伦敦出版的《饿鬼:中国的秘密饥荒》(Hungry Ghosts: China’s Secret Famine)。该书是西方第一本关於中国那场大饥荒的英文调查报告。贝克尔曾前往中国多个省份查看了《地方志》,并通过私人关系看到一些中共文件。据贝克尔的调查,当时中国那场所谓「天灾」超过四千万人饿死,而且完全是中共政策造成的「人祸」。哈佛大学教授、《共产主义的贫穷》作者、研究共产制度的专家埃伯施塔特(Nicholas Eberstadt)在《纽约时报》撰文高度评价说,「通过这本有力量和重要的书,贝克尔开始填补了中国现代历史中那空白的一页,对死者来说,是令人恐怖的证据,对生者来说,是对我们良知的挑战。」该书後来获得荷兰「PIOOM」人权奖。

後来贝克尔还写出《中国人》(The Chinese)一书,揭示当代中国的腐败,尤其是中共官员的骄奢淫逸。贝克尔认为,离开中国的大城市,到乡村等偏远地区,才会真正了解中国。该书把当代中国和过去封建王朝做了比较,结论是,今天的中国和过去的皇帝时代没什麽本质不同,都是一样的专制,都是一样的腐败。就连当今中国人和过去皇帝时代的臣民也没有本质区别,仍是认为皇帝驾崩、朝廷倒台,就会天下大乱而不知所措;如果中共明天垮台,中国人简直不知道他们该怎麽做,就像历史上的先例一样。

美国网络书店亚马逊的评论说,任何读过《中国人》的读者,都会有这样的感觉,中国的绝大部份都在从根基上腐烂,包括像上海这样繁华的沿海城市,都可能是建立在非常摇晃的地基上。《中国人》被评价为是近年来西方记者所写的关於当代中国最有洞察力的作品。

近年贝克尔专注北韩问题,曾在中国东北秘密采访了很多从北韩逃到那里的难民,以这些第一手资料,写出了上述的专著。今年5月出版後,获得相当好评。美国《新共和》杂记者、现为「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访问学者的库兰斯基(Joshua Kurlantzick)在《纽约时报书评》上撰文评价说,这本书揭示出,在金正日统治下的北韩,饥荒造成的灾难程度已超过波尔布特时的红色高绵,和斯大林统治下的三十年代那场饥荒。按人口比例,甚至超过中国六十年代那场饥荒,因迄今已有300万北韩人饿死,占北韩人口的15%。有报道说,甚至有北韩人有意谋杀孩子,然後把人肉和猪肉掺和到一起吃。贝克尔感叹说,北韩饥荒的悲惨程度,超过二十世纪任何一场灾难。根据国际机构的警告,今年北韩的饥荒将会更加严重。

但於此同时,这个国家的「伟大领袖」金正日却像历史上所有暴君那样骄奢淫逸,他一个人竟拥有100辆进口豪华轿车,还有一大群美女侍从,随时为「伟大领袖」提供「服务」。他喜欢看美式摔跤,就花1500万美金把美国的摔跤手「进口」到平壤,表演给他看。他喜欢玩电影,但他的拍法连好莱坞最有想像力的导演也想不出来,他会派人到日本或韩国,把很多漂亮的男女演员绑架到北韩,为他工作。他的酒窖藏著一万瓶法国的名牌葡萄酒。他想吃块皮萨饼,就会把意大利的名厨用飞机运过来。

而任何人稍对金正日不满,就会被投入劳改营。从北韩逃出的记者姜哲焕(kang Chol-Hwan)写的那本自传《在北韩古拉格十年》(Ten Years in the North Korea Gulag),就对此有详细描述。该书四年前以法文出版(与全球被译成28种文字的《共产主义黑皮书》作者Pierre Rigoulot合写)。在这本自传中,作者回忆了他九岁时,和父母一起被关进劳改营(直至19岁)的悲惨经历。後来他逃到中国大连,从那里又逃到南韩,现为南韩最大报纸的记者。

今年该书英文版再版时,作者特意选择在7月4日美国独立日那天做序。他在序中说,美国总统布什读到这本书後,在今年6月13日特意邀他到白宫做客,谈了40分钟。这位在南韩读了基督教大学,成为虔诚基督徒的作者在序中感激地说,上帝是要用布什,来让瞎眼的世界看到,北韩人民正经历何种苦难。布什总统接见他的消息传出後,很多藏在中国的北韩难民给他发去电子信,鼓励他,并感谢美国总统关心他们的命运。这个消息传到北韩後,那里的政治犯也受到鼓舞。据姜哲焕估计,有20万政治犯在北韩的古拉格被迫害致死。现在康是「民主网络对抗北韩古拉格」(nkgulag.org)共同发起人。

一个国家如此践踏人权,而且贫穷到饿死人口15%的地步,怎麽国际社会不予制裁,反而还要向这个政权提供「援助」?主要因为北韩用发展核武要挟国际社会。对北韩到底是否发展出核武,国际上有争议。贝克尔在书中引述了青山建机(Kenki Aoyama)的见证。在日本出生的韩裔青山建机原是北韩特工,曾被派驻北京收集工业情报。1997年时,青山在北京见到一个老友,他是北韩核武科学家。他很憔悴瘦弱,眉毛被放射线事故烧光了。青山问他,「还在那儿干吗?」他回答说,「不在了,因为已完成。我们成功了。」

但对北韩这样的流氓国家,国际社会却显得束手无策。美国知名的中国问题专家、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林蔚(Arthur Waldron)在6月号美国《评论》(Commentary)杂志上发表「北韩的解决方案」一文中激愤地说,「如果这是一个正义的世界,所有国家早就应形成一个整体,站起来结束北韩的可怖现状。但这是一个没有正义的世界,无论是联合国,还是国际法庭,都不会去做这件事。即使美国也如此。」

贝克尔也在书中不客气地批评说,联合国「人道危机」机构应对北韩的饥荒进行调查和监督,但联合国对北韩的灾难睁一苹眼闭一苹眼,唯恐得罪北韩政府。

美国虽然对北韩的立场比较强硬,一直要求它无条件地停止发展核武,但却孤掌难鸣,受制於他国,尤其是南韩和中国。南韩总统庐武铉是以煽动反美上台的著名左派,他继续前任金大中的所谓「阳光政策」,一味讨好、绥靖平壤,对美国的北韩政策不仅不支持,反而暗中杯葛。而没有南韩的支持,美国根本无法对北韩采取任何军事行动。金正日政权正是看清了这一点,才敢对美国和国际社会耍流氓。

平壤有恃无恐的更重要原因,是因为其背後有中共这个大流氓撑腰。《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克瑞汉默(Charles Krauthammer)最近写到,北韩30%食品、70%燃料都来自共产中国。胡锦涛政权不仅从无真正向北韩施压,迫使其停止发展核武,反而一直谴责华盛顿的北韩政策,暗中和美国作对,偏袒金正日。而且胡锦涛不久前还公开宣称,中国要向北韩和古巴学习。可能觉得中共的流氓程度还不够,需要从金正日那儿「取经」。

姜哲焕在他的《在北韩古拉格十年》序言中不无悲愤地说,不管你和其他逃亡者的命运多麽悲惨,但这个世界就是有很多人对共产世界的黑暗「瞎眼」(blind eye)。但毕竟这个世界还有贝克尔、姜哲焕等,他们写出真实,正如英国《金融时报》所评价的,这是「胜利对抗沉默的一线光芒」。

(载《争鸣》2005年11月号)

2005-12-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