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亚裔跟著白人跑?

曹长青

虽然旧金山的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三名激进左派法官)昨日以打孔投票机不合格为籍口,裁决推迟加州州长重选,但选情专家认为,美国最高法院会否决这个裁决,维持10月7日的州长重选。

各次民调显示,现任州长戴维斯下台已基本定局,下届州长将在共和党候选人施瓦辛格和民主党籍现任副州长巴斯塔曼蒂之间产生。这场对决,将直接影响加州的前途:能否平衡财政预算,制止非法移民,走出经济困境,使加州重新成为“黄金之州”。

如果是戴维斯的副手、现任副州长当选,加州变化的可能性很小,因为民主党籍州长执政,基本是走左派的老路:大政府;高税收;高福利;纵容非法移民。结果仍会是庞大财政赤字(现已高达380亿美元,相当中国全年军费开支的两倍),大企业纷纷外迁他州,非法移民大量涌入,犯罪率攀高,“黄金之州”更加失色。

如果是施瓦辛格当选,加州可能出现变化。上周末,施瓦辛格在加州圣地亚哥市府举行了政策说明会,C-Span电视现场直播。从他的政策阐述可明显看出,他是一个温和的保守派,其政见很像上届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即在经济议题上,持传统的共和党立场,主张小政府,大社会;降低税收,让老百姓手里有钱,扩大消费以活跃经济;削砍福利,减轻财政负担;把庞大的州政府缩水,削减人员和开支,平衡预算;控制非法移民涌入。在社会议题上,则比较开明,支持女性堕胎权利和同性恋者权益,保护合法移民利益,强调多元化和各族裔共存。

以前在电影上看到的施瓦辛格,印象是比较木讷,因为他多演动作片,总是寡言少语,仅说的几句英语台词,带有浓重的外国口音。但这次听他的政策说明会,则好像是另一个施瓦辛格,对各种复杂的经济、教育、环保等议题,都非常熟悉,应对如流,并表现出相当的自信和演讲能力(口音仍很重),还有一定的幽默感。例如当有观众问他,当选後怎样和加州参众两院都是多数党的民主党打交道时,施瓦辛格说,他知道怎麽对付,因为他太太就是一个民主党员(肯尼迪家族的人),他对付半辈子了,而且相当成功。在这之前的一次电视访谈上,当被问到怎麽对待民主党籍的妻子时,他幽默地回答:“结婚宣誓的时候说,今後两人无论面对困境和疾病,都要携手共渡今生。做民主党人是一种疾病,我必须应对、治疗。”

和纽约市长朱利安尼(义大利後裔)相比,施瓦辛格更是一个移民成功的故事,他20岁时从奥地利移民美国,靠刻苦练身,连续四届蝉联全美业余健美赛第一名,并最後当上职业赛冠军;然後打入好莱坞,演出多部全球叫座电影。对於施瓦辛格来说,他的美国梦早已实现,论“名”,他比美国50个州长中的任何一个都更在全球知名;论“利”,《纽约时报》8月24日报道说,施瓦辛格拍一部电影,收入最少是二千万美元,他的个人资产在二亿美元以上。如果他当了州长,不仅收入巨减(州长年薪16万美元,不到他一部电影收入的1%),还要搅入复杂的党争之中。但施瓦辛格却要出来承担责任,他的竞选口号是“把权力还给人民”,要演出一场现实版的《终结者》,“终结”民主党州长,拯救加州。

加州州长的竞争,实质上是要在两种理念之间选择,是走共和党的理性、务实的充分市场经济道路,还是走左派的激情、浪漫的乌托邦幻想之途。这在怎样对待非法移民这个问题上更可以清楚地看出。

《纽约时报》2001年3月30日曾就洛杉矶人口刊出分布图,用红色表示西裔,灰色表示白人,黄色表示亚裔,结果洛杉矶市区几乎成了“山河一片红”,都被墨西哥人“占领”,西裔已达洛城人口的45%;白人已成少数族裔(31%),分散在太平洋沿岸的几个狭窄的海滩地带;占12%的亚裔除保住蒙特利公园这个小镇之外,绝大多数被挤到郊外的东南区域。

这些西裔中到底多少是非法移民,没人说得清。这次戴维斯州长签署法案,给予加州的非法移民驾驶执照,一下子就出来200万人!美国是个移民国家,但更是法治国家,如果允许、纵容非法移民大量涌入,不仅降低一个国家的整体国民素质,而且会带来严重的经济问题以及社会犯罪。在左、右理念不清楚的时候,绝大多数知识份子首先自然左倾,因为只要有点文化,随之就产生脱离现实的乌托邦幻想;而那些同情“受苦受难大众”的高调,唱起来理直气壮,很占道德高地。

例如面对非法移民,左派的高调是:任何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都有获得食物和福利的权利,都有开车(获驾照)的权利。用抽象的权利,来掩盖合法和非法的法治问题,来回避如何操作的具体问题。因为面对数量庞大的非法移民,马上就有一个谁来出教育经费,谁来支付福利费用(两者加起来是天文数字)的问题。政府并不产生钱,结果只能嫁祸到中产阶级为主的纳税人头上,增加税收,榨取勤劳者的收入。结果税率过高,经济就会滞缓、丧失活力;政府开销太大,就会入不敷出,出现财政赤字。加州就是这麽一路走过来的,直至恶化成今天的困境。

施瓦辛格誓言,他如果当上州长,将会取消给非法移民驾照的议案,因为加州不能再鼓励偷渡,纵容非法移民大量涌入。他更强调说,戴维斯给200万非法移民驾照,连对这些人的背景调查、手模等都没做,完全不顾加州以至美国的安全(因美国没有全国身份证,驾照几乎起到身份证作用,开银行帐号、租房子,上飞机,只要有驾照,基本就行得通,还可换成其他州的驾照),为可能的恐怖份子开了绿灯。

这次加州重选州长,从某种意义上说,有点像两个族群的对弈:白人和亚裔为一方,西裔及黑人为一方。亚裔和白人联合,主要是理念比较接近,都主张家庭价值,重视子女教育,强调勤奋、刻苦、自律(discipline)、自我负责任的价值;而从《纽约时报》8月3日公布的民调,75%的西裔希望扩大政府规模,得到更多福利;而91%的黑人支持大政府、高福利的左翼民主党。当年克林顿和老布希竞选总统时,统计结果是,克林顿得到了除亚裔以外的其他全部少数族裔(西裔、黑人、犹太人等)的多数选票。也就是说,在全美这麽多少数族裔的情况下,只有亚裔在理念上更接近传统的美国白人;这与亚洲文化,以及近几十年来亚洲的经济腾飞都有内在的关联。

这种选择,表面上看,好像是亚裔跟著白人跑,实际上,是这两个族裔中,中产阶级数量较大,反映的是中产阶级的价值。而西裔和黑人,则穷人较多,犹太人中则知识份子占绝对压倒多数。穷人和知识份子永远是乌托邦幻想的最大支柱。从共产主义历史就可清楚看到,都是左派知识份子发动愚昧的穷人,以正义与平等的口号,造有产阶级的反,分有产阶级的财,革秩序的命。

多年来一直多倾向共和党的亚裔,上个星期在北加州成立了“亚裔支持施瓦辛格竞选委员会”,再次显示出亚裔的这种价值认同和选择。当地华人社区领袖认为,施瓦辛格是最佳人选,因他了解加州经济问题所在,因而他邀请了前国务卿舒尔茨、著名投资家沃伦.巴菲特等经济政策专家作为竞选班底;而且他也是移民背景,更能体会移民的处境,保护合法移民的利益。

8月10日《纽约时报》刊出的统计数字说,在施瓦辛格演过的电影中,有多达500人“死”在了这个硬汉手下。这次戴维斯等人会不会进入被他“终结”的名单,就看加州选民做怎样的选择了;从现在的选情来看,施瓦辛格可能再次成为“拯救者”。

2003年9月16日於纽约

2003-09-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