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星期专论∶《1776》和台湾前途

曹长青

去年在民视的「头家开讲」节目中,就台湾独立问题,我曾和台大一位心理学教授进行辩论。当时我强调台湾应走美国模式的独立建国之路,那位教授反驳说,美国离英国太远,能独成;而台湾离中国太近,没有可能。我马上反问,东蒂汶距离印尼不是很近吗,怎麽独成了?这位教授则回答不了。

其实美国当年能够独立建国,距离英国远近并不是主要原因。当年美国的情况和今天的台湾有很多相像之处,因而美国的独立之路,对台湾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最近一本写美国独立战争的书《1776》在美成为畅销书,连续10个星期在《纽约时报》畅销榜非虚构类排名第一。书名取自美国独立年,记载当年美国独立的艰难之路。一本写历史的书能上《纽约时报》畅销榜首并不多见,主要因作者麦卡洛(David McCullough)是名家,这是他的第八本历史专著,之前他写美国总统亚当斯和杜鲁门的传记等,曾获过两次「普立兹奖」,两次「全美图书奖」。

除了他是名家之外,这本书也写得引人入胜,翔实生动地记载了美国的建国先贤们,如何不畏强大的英国,勇於领导独立建国的感人历史。该书是从1775年10月26日写起,那一天,英国王乔治三世在国会发表演讲,宣告对「美独」必须镇压。麦卡洛在序言中说,1776「见证」著:那些少数的勇敢者,给美国建立了纪元,我们後人对他们必须感恩。

在美国独立前,这个由十三州组成的英国殖民地,很多情况和今天的台湾类似。当时十三州是由各种移民组成,英国移民占四分之三,因而他们不仅没有自己独立的民族意识,反而在血缘上、情感上将自己视为「美洲英国人」。正如在台湾,曾有很多人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一样。

英国外来政权的统治,使英格兰文化占主导。这也和台湾的情况相像,中国文化占统治地位。即使今天,很多台湾的街名地名,还是蒋介石家族从中国带来的。据报载,今天台湾的街道以蒋介石的名字命名的「中正路」还有150多个。当时英国的地名也被原封不动移到北美,如曼彻斯特、巴尔的摩、伯明瀚等镇名,英国皇室成员的名字也被用到地名上,如詹姆士敦、纽约、查理斯敦、伊莉莎白等。北美的政府公文和民间交往,人们普遍使用英语。正如台湾至今还普遍使用北京话一样。英国也有意文化统治,伦敦出版的《新英语初阶》课本,在美洲的小学中使用多年。因美洲大陆开发较晚,没有多少自己的文化历史,因而他们只有接受英国的东西。他们在意识深处把自己与英国人等同,认为英国是「母国」。在心理上,他们早就认可「一个英国原则」。

那麽美国人当年怎麽走出这个「一个英国」、「我们都是英国人」的思路的呢?他们采取的策略,和今天推动台湾独立正名者一样,也是两路并走:民主化和本土化。当时的美国先贤,主要口号是反对英国暴政,要做自由人!通过自由意识,促成国家认同,和命运共同体的苏醒。

麦卡洛在书中特别强调了潘恩(Thomas Paine)的重要作用。潘恩是一位英国人,却完全超越「大英国情结」,来到北美,鲜明而强烈地支持美国独立,在1776年初,他发表了《常识》一书,强调美国独立是天赋人权,是迟早要发生的必然趋势;美国从英国「分离」是基於一种简单的事实和「常识」——北美人民没有必要继续接受外来政权统治,解决英美危机的最佳途径是美国独立,在美国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民有权决定自己的命运。他呼吁人们与英国决裂,拿起武器反抗,独立建国,把「一个与众不同的独立国家留给後代」。连「美利坚合众国」这个名字,也是潘恩最早喊出来的,因而他被称为「独立战争的号手」。

当时美国才有250万人口,潘恩的《常识》在三个月内就卖出12万册,最後销售了大约50万册,是当时仅次於《圣经》、影响力最大、传播范围最广的一本书。按其销售和人口比例,等於今天在台湾有一本书卖了480万册!

其实潘恩在《常识》中强调的,就是奠定英美自由主义基础的近代英国思想家洛克的天赋人权思想,但潘恩把它表述成一种常识化、口语化、浅显易懂的文字,再加上他演说激情、富有煽动性,因而更容易被大众理解和接受。潘恩的名言是∶「你们这些不但敢反对暴政而且敢反对暴君的人,请站到前面来!」连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也是被潘恩的《常识》说服和打动,他给朋友写信说,「我们必须和英国政权一刀两断」。

但当时美国内部并非都赞成独立。在第一次十三州代表会议上,就分成统独两派,「统派」仍对英王抱有幻想,反对为独立而战。後来部分统派组成军队,和英军联手打击华盛顿领导的独立军。即使在英军被打败从波士顿撤到海上时,还有一千多名效忠英国者,站在岸边送行和哭泣。

对美国要民主化和本土化的思想,则为当时北美十三州的绝大多数人民所接受。当时潘恩以及《独立宣言》的执笔者杰佛逊等启迪北美人民的主要方式,和李登辉前总统在他的新书《新时代台湾人》中所倡导的很相似,也主要是强调两点,即认同民主价值、认同美国这块土地,而不是追溯血缘、地缘。即使到今天,美国仍保持了当年的传统,不管从哪里来的移民,不管早来晚到,只要认同美国,接受民主价值,就是「美国人」!正如李登辉先生在他的书中所强调的,新时代的台湾人,不是根据地缘,更不是根据血缘,而是根据公民意识和社区意识。公民意识,就是要接受民主的原则,认同民主,才会成为公民,而不是暴民和顺民;社区意识,就是要热爱居住的土地,认同台湾这个国家。公民意识和社区意识,就是民主化和本土化的体现。

但当年美国的「两化」之路,也走得非常艰难,因当时美国没有任何正规军队,而面对的是大英帝国。当时美英的军事差距,比今天台海两岸大很多。华盛顿招募的独立军从没打过仗,更无军事训练,用华盛顿的话说,「营地上全是武装起来的老百姓,而不像是一支军队。」因而战争之初,华盛顿的独立军一败再败。最少时,华盛顿手下只剩三千军队,而英国仅从德国招募的雇佣军就有一万七千,正规军超过三万。

当时潘恩曾写出第二本振奋北美人民精神的书《危机》,他宣称「这是考验一个人灵魂的时刻,那些坚守的勇士,应得到人们的爱和感激。」华盛顿下令向士气低落的军队宣读《危机》以振奋人心。华盛顿在日记中写道:「那成千上万还没有出生的美国人的命运,在上帝之下,就取决於这支军队的勇气和行动。」虽然华盛顿的军队不是正规军,但那些勇敢地争取独立和自由的美国人,他们多会打猎,战术灵活,是出色的游击战士。他们强烈追求自由和独立的精神使他们绝不向英军屈服。正是这种精神,使华盛顿的独立军越战越勇,最後反败为胜,把美国独立战争谱写成「一部充满反抗、失败、坚持、胜利的英雄史诗」。

麦卡洛最近在美国电视上谈论他的新书,比较华盛顿和杰佛逊两人对美国独立的贡献时以毫无质疑的口气说,当然是华盛顿,因为他直接领导了独立战争;而且在最艰难之际,华盛顿独撑局面,独立做出重大决定,他的贡献是独一无二的。

今天台湾的局面和当年的美国非常类似,也需要传播「常识」:第一个是,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命运,有权利正名制宪,使台湾成为一个完全正常的独立国家。这个权利不属於任何外来政权的残余,更不属於台湾之外的任何政治力量。另一个是,无论将来台湾和中国形成什麽样的关系,台湾都不可能把总统府的牌子摘下来,换成省政府,只能是在一边一国的两国基础上发展关系。这是一个不可阻挡的历史趋势,也是台湾多数人民的必然选择。就像当年大英帝国无法阻挡美国人民自己当家作主一样,就像世界任何一块土地上的人民都要主宰自己的命运一样,台湾人民的独立建国之路,也是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的。

(原载台北《自由时报》「星期专论」2005年8月28日)

2005-08-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