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专访曹长青∶在中国位置越高,基本是人性越低

大纪元记者辛菲

(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近期,中共当局施压马来西亚政府禁止大纪元发行,企图在海外封杀自由媒体。自制定反分裂法後,又利用朱成虎抛出核武威胁论,利用唐淳风散布中日之间有可能在今年内爆发军事冲突的口风。就中共的军事叫嚣和封杀自由媒体的系列动作,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了著名旅美政论家曹长青先生。

中共背後指挥 马国毫无尊严

记者∶曹先生,您好。马来西亚政府自今年6月2日起数度扣押并禁止大纪元报纸在马来西亚发行,不知您对此事如何看?

曹长青先生∶当然主要因为马来西亚不是一个民主国家,这样的国家一定是没有新闻自由的。马来西亚的首相自称是人民的父亲。凡是国家领导人给人民当父亲的,肯定是独裁者。象北韩的金正日,古巴的卡斯特罗,还有已死的阿拉法特,都是这样做的,他们都是独裁者。

大纪元在世界几十个地方自由发行,在一些非民主的国家也没有封锁,马来西亚实在是做得太过份,它可能是屈从於中国政府的压力。

记者∶马来西亚政府声称大纪元报导不中立,与马国维持“马中友好关系”的立场和政策不符。

曹长青先生∶所谓为了“马中关系”,明显说明是来自中共方面的压力。马国为什麽屈从这种压力?因为这两个政府在本性上是一样的,都是专制政权,都是通过限制新闻自由的方式维持统治。

新闻自由,就是各种思想都可以自由出版、传播,然後让人民选择。政府不可以用事先禁止的方式来阻止某一种观点的传播,无论你认为它正确还是错误。对与错应由读者决定,通过信息最大限度的自由流通,最後一定是虚假和错误的信息被淘汰,真实、准确的信息得到传播。

马来西亚政府跟中共一样,也是通过事先检查、剥夺信息出版传播的方式来禁止新闻自由。马来西亚如果尊重言论自由,就应该拒绝中共的压力。

中共说不干涉他国内政,其实一直在这麽做,马来西亚这件事就是一个例子。马来西亚屈从於北京的压力,等於合伙扼杀新闻自由,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一点尊严都没有;因为在马来西亚出版什麽报纸,发行什麽刊物,这个权利应该归马来西亚政府。

退党席卷大陆 中共内心恐惧

记者∶马来西亚从印尼进口东南亚版大纪元时报,至今已有一年多,一直都没有发生问题,最近突然受到扣押。据悉,最早被扣押的两期报纸主要是讲《九评》、和退党的消息。

曹长青先生∶这说明中共对大纪元组织的《九评》、退党活动等构成的影响有相当的恐惧,尤其担心马来西亚华人将这些消息传回中国大陆。

从这件事既可看到中共的卑劣,更可看出它的心虚。在马来西亚这样华人数量有限的国家,北京还要倾国家之力来施压,剥夺大纪元出版的自由,可以看出其手段卑劣和内心的恐惧。可能主要是两件事令中共烦恼和担忧:

一是退党,中共恐惧它在国内形成潮流,直接影响它的统治。仅去年,中国大陆的人民抗争事件就有5万多次,平均每天140件。当今中国人没几个还真正信仰共产主义,如果党员再从形式上也退出,对中共就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另一个是中共官员来到海外被法轮功学员起诉,这会令他们非常烦恼。在美国,连江泽民都被起诉;陈至立到南非被起诉;武汉电视台台长到波士顿也被起诉┅┅这会使中共很难办,很难堪,当然也会很愤怒。愤怒的背後是恐惧。因为哪一个官员能保证到西方国家不被起诉呢?起诉後,要不要接传票,要不要出庭,要不要答辩┅┅面临一系列的问题。中共官员几乎都不敢接传票、不敢出庭,很明显,就是心虚,因为他们背後没有了古拉格和军队。

仅仅因为这两件事,中共可能今後还会拿出很大气力来打压大纪元、新唐人等敢於发出真实声音的自由媒体。

大纪元强调道德 不求权力利益

记者∶不知您对大纪元如何评价?

曹长青先生∶海外很多华文媒体基本都是私营的,但很多却屈从於共产党的统战,不同程度地往北京靠拢。只有大纪元、新唐人等少数媒体敢於坚定地发出真实的声音,揭露中共的暴力和谎言。这是明显的特色。

大纪元给人的强烈印象是,它不为在中国获得政治权力,也不追求商业利益,而特别强调道义和道德。今後中国能不能建成一个民主而强大的国家,不仅在於结束共产专制,更在於能否重建道德的底座。今天西方的强大,尤其是美国,主要体现在道德力量上。

现今的中国,正处於道德沦丧期,因而这个时候强调道德具有非常现实的意义。大纪元高扬道德的旗帜,应该会吸引更多有良知的中国人呼应,使正义真实的声音传播得更广。

打压自由媒体 中共国际上出丑

记者∶您认为马来西亚受中共胁迫而打压大纪元报这件事是孤立和偶然的吗?

曹长青先生∶恐怕不是偶然的。新加坡不久前也曾发生类似事件。很可能是中共有关部门有步骤地做这种事,只不过成功程度不大。全球这麽多国家只有两个国家这麽做,很多国家可能不理睬中共的无理要求。马来西亚和新加坡都是缺乏新闻自由的国家,新加坡一直用国家权力控制媒体,尽管有私营媒体,但政府用新闻检查进行控制。新加坡的《联合早报》基本变成政府的喉舌。

从新加坡到马来西亚,中共很可能还会游说其他国家。拿著经贸杠杆来迫使其他国家屈从於它的压力,阻止批评中共的华人媒体上市,这个情况可能会持续。

但利用一国之力来要挟、威迫他国把一份华人报纸取缔,实在是荒唐!也让世人更看不起胡锦涛,你不是号称几千万党员、几百万军队,几千亿外汇存款吗?怎麽还怕一份报纸?这只能表现心虚,是很丢脸的行为!当然,这个政府从来都是不要脸面的。

中共野蛮而心虚 穷途末路必不长久

记者∶刚才我们谈了中共企图在全球范围通过政治压力与经济利诱打压自由媒体。另一方面,继中共当局抛出反分裂法、朱成虎核武攻美言论後,近日商务部任职的前中国驻日大使馆商务参赞唐淳风在香港表示,中日之间有可能在今年内爆发军事冲突。您认为中共的军事叫嚣和封杀媒体这一系列动作之间有什麽内在联系呢?是否可以反应出中共当前的状态呢?

曹长青先生∶中共早先制定反分裂法,用武力威胁台湾;现在又通过朱成虎发出核威胁。但这种武力叫嚣根本不像一个成人的行为,而像小流氓的动作,就像街头小痞子在那儿胡喊一顿。如果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这样讲话,立刻就得下台。如果台湾的参谋总长这麽发言,台湾的媒体早把他哄下台了。因为这像梦呓,现代的文明人谁会讲这种话?

包括中共官员扬言什麽要发生中日战争,也是一种梦呓。因为稍有政治常识,也不会认为现在两国会开战。这是毫无负责任的随口乱说。但中国的官员们为什麽敢这麽乱说?因为背後有个乱说的政府在支持他们嘛。这个政府根本不负责任,所以它的官员才敢乱说。

今天在西方,哪个官员敢不负责任地讲话,官职就得丢。他所属的政府也保不住他,因为政府是受人民制约的,通过选票才获得执政权。英国有个教育大臣,仅仅一个词发音错误,就被迫辞职。美国前副总统丹奎尔,把土豆的拼音多写了一个字母,一直成为媒体嘲笑的对象。

今天中共这些官员敢乱说,就是因为中国没有新闻自由。如果有独立的媒体,朱成虎的讲话被公开报导和评论,就会遭到全民共讨之。仅这个讲话他还怎麽当教授?我看应该是“叫兽”才对。他叫嚣要毁灭的不光是美国人,还有中国人,西安以东的中国人要全部陪葬,这不是嚎叫的野兽是什麽?!

这麽一个人怎麽能当上院长、教授、少将呢?在正常的国家,这样的人得送进精神病院,因为他已有语言和现实严重脱节的精神症状了,既“夸大妄想”,又有“被害妄想”。

当然本质上还是共产制度的问题,这个制度是逆淘汰。正常应该是优胜劣败,优秀、理性、有智慧的人升迁到更高位置。而在当今中国,恰恰是有智慧的人、正常发出声音的人、指出中国黑暗专制的人,要受到迫害。而那些越不理性、越没有心的人,反而越获得更高职务。在中国位置越高,基本是人性越低的。

记者∶没有中共高层的意图和指示,他也不敢乱说。事後,在舆论哗然、美国施压的情况下,中共也未对朱成虎怎麽样。

曹长青先生∶这说明是中共政府通过他向外放风。在中共体制下,不存在“个人意见”,也不允许有个人意见,只能有党的意见。个人意见等於是挑战党,因而朱成虎的讲话只能是反映党和政府的声音。

但这个声音透露出,中共越来越心虚。对另外一个国家施压禁报,对美国军事叫嚣,都不是强大的标,恰恰是无能的表现。朱的不理性叫喊,只能让人感到你没有力量,才会这麽瞎喊。它等於告诉世界,如果中共打台湾、美国军事干预的话,中共用常规武器打不过美国,所以才说要用核子武器。但使用核武中共也打不过美国,因为中共仅有20多枚仅能打到洛杉矶西海岸的长程导弹,而美国有一万枚,其中长程六千枚。而且美国正在部署导弹拦截系统,你也许打不过来呢。即使打过来,美国有第二次打击能力,你中共政权就不存在了。

中共现在就象黑夜中经过墓地的胆小鬼一样,大喊大叫,好像很英勇,其实是因为恐惧和心悸,乱喊乱叫自我壮胆罢了。

如果中共真敢对日本强硬,那你就不要日本投资和贷款好了,可它绝对不敢这麽做。对美国也是这样,如果真不怕美国的压力,怎麽人民币最後还是升值了呢?下个月胡锦涛要到美国访问,你有胆量不来啊,美国仍在支持台湾,你怎麽还要来呢?说明你就是瞎喊,自我壮胆嘛。

中共为什麽要威胁台湾,也是因为恐惧,因为台湾的民主像面镜子,照出了中共专制的丑陋。中共为什麽恨美国?因为美国是自由世界的标杆,中共是专制国家的首领,代表世界的两极嘛。因而美国把中共视为主要对手,制约它,不让它军事扩张。中共则把美国当作主要敌人,防止自由的价值进入中国。

胡锦涛上台後,所有行为都更左,假强硬,还没有毛泽东、邓小平那点自信。这说明中国的领导人是一代不如一代。面对世界的民主潮流,他们只会越来越胆怯,越来越恐惧。连阿富汗、伊拉克都民主选举了,连中国周边的什麽哈萨克斯坦等都在政治变革,他们能不恐惧吗?那种经过墓地般的惊惶、胆怯和心悸,是可以想像的,其实他们也是满可怜的。

(原载《大纪元》2005年8月17日)

2005-08-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