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没有1776,世界就是1984

曹长青

每到7月4日美国国庆节(美国人更愿称它是独立日),不仅产生一种对美国强烈的感恩之情,更涌起一份自豪感和责任感。因为看到那面飘扬的星条旗,想到你是属于这面旗帜所象征的自由世界的一部份,你是捍卫这面旗帜所代表的民主价值的一员,这是一种多麽大的幸运,多麽崇高的荣耀!

从1776年至今,美国才走过二百多年。一个只有这麽短历史的国家,却影响了整个世界的进程和方向,这在人类历史上是不曾有过的。在911时被撞毁的纽约世贸大厦,重建后被命名为自由大厦(Freedom Tower),新建筑的高度为1776英尺,就是纪念美国1776年独立,表达自由精神不可摧毁的坚定信念。

你知道为什麽遇到重大事件时美国鸣放礼炮21响吗,因为它是1776这四个数的总和。1776,是人类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如果没有1776,没有“美利坚合众国”,这个世界今天不知会是怎样。仅仅回顾过去一百年,20世纪如果没有美国领衔抵抗法西斯和共产主义,今天人们可能不是生活在希特勒的全球化奥斯威辛之中,就是被关进共产老大哥主宰的“动物农场”。没有1776,整个世界可能就是《1984》。

这不是危言耸听。在抵抗纳粹和日本军国主义的人类解放战争中,美国投入了1,224万部队,最后40万阵亡,100万伤残。意大利著名女记者法拉奇曾说,美国人解放了欧洲和亚洲等,但没有占领一寸土地,他们唯一的“占有”是那些阵亡美军墓地,包括二战时的美军名将巴顿,也葬在了欧洲。

刚刚结束二战,美国又马上投入150万部队抵抗北韩和共产中国,结果阵亡几万人,才保住了自由的南韩,并使台湾没被共产红海吞噬;在随后的越战中,美国又牺牲了近六万人,虽然在西方左派杯葛下没有打赢,但历史会记得美国为阻止共产主义蔓延所付出的巨大代价。

人类进入21世纪以来,引起最大争论的是美国领导的结束萨达姆统治的伊拉克战争。虽然和越战、冷战时同样,继续遭到西方左派的严重杯葛,但热爱自由价值的美国人坚定地迈出了这一步,因为铲除了暴君萨达姆,不仅解放了伊拉克人民,更打开了中东专制铁幕的缺口,在推进中东民主的同时,保障美国以及整个世界的安全。而且这个仗如果不在伊拉克打,就得在美国的本土打,因为如果你不进攻,恐怖份子就会再来袭击。所以这是一个战场的选择,而不是应不应该打的选择。

伊拉克战争还标志着美国对外政策的重大变化。在美国两大主要政党中,左翼民主党的对外政策倾向强调人权的“自由派国际主义”(liberal internationalism),右派共和党倾向从现状出发、重视可操作性的“现实主义”(realism)。但这两种主义都有弊端:左派虽然高喊人权和国际主义,但雷声大、雨点小,因专制政权不被结束,空喊人权的效果相当有限。右派的现实主义,强调保持区域稳定和现状(status quo),主张联合小独裁者,对付大邪恶;因而美国曾支持蒋介石、全斗焕、马科斯等东亚强人。尼克松、基辛格掌权的时代,几乎完全被这种政策主导。即使到老布什出任总统,也是如此,1991年他访问乌克兰时,发表了被称为“懦弱的基辅”(chicken Kiev)的臭名昭著的讲话,因他不是鼓励乌克兰人民争取自由,而是警告说,脱离苏联的民族运动是“自杀行为”。

打破这两种主义轮回链条的是里根总统,他虽是共和党籍,但对基辛格的那种权术性的现实主义毫无兴趣,他更看重道德原则,因而把结束苏联帝国作为其外交战略核心。2005年美国网络评选“最伟大的美国人”,近240万美国人投票,结果里根名列第一(后面依序是林肯、马丁路德金、华盛顿)。多数投票者认为,里根提出“星球大战”计划,拖垮了苏联,而且在其两届任内经济空前增长,使美国在越战后重拾信心。

后来小布什出掌白宫后,政治评论家说,他好像是里根的儿子,因为他同样强调道德原则,明确地把向中东和整个世界推展民主作为美国的对外战略核心。和过去主导美国对外政策的“现实主义”和“自由派国际主义”都不同,布什信奉“全球民主”(Global Democracy),他几次讲话强调,不要再有“雅尔塔”,即不要再为稳定而牺牲小国的自由利益;不要在中东“保持现状”而容忍毛拉的专制。强调美国人要承担传播自由、解放被奴役者的道德责任,重新举起二战时那面给所有被压迫者带来希望的星条旗,向全球传递自由的信息和价值。

里根、小布什的坚持道德原则,重视民主价值,缘源于美国历史。美国独立后的前三任总统华盛顿、亚当斯、杰佛逊都是这种理念的奠基者。其中起草《独立宣言》的杰佛逊于1826年6月24日写出他一生中的最后一封信,他说,由于重病缠身,无法去参加纪念国庆和独立宣言发表50周年的庆典,但他确信,自由的价值,一定会传遍世界,“在有些地方快一些,有些地方会迟一点,但最后一定会在全球实现。”十天后,在7月4日美国建国50周年那天,杰佛逊阖上了双眼,和他同一天去天国的还有他的前任、美国第二任总统亚当斯。美国两个总统同一天在建国50年之际去世,大概不是巧合,而是天意,意味著他们完成了神圣的使命,去了天国。

从杰佛逊和亚当斯去世至今,不到二百年,而在全球的200个国家中,就已有130个是民选国家,占60%以上:欧洲44国,全部走向民主,使欧洲成为地球上第一个都是民选政府的洲际大陆。美洲35国,除古巴外,也都实行了选举制度。在撒哈拉的非洲,48国中有44个实行了多党制。在亚洲,日本、印度、南韩、菲律宾、台湾、印尼、柬埔寨,都走向了民主。从美国诞生,至今才短短的二百多年,还没有清朝的历史长,可世界已经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而这一切,都和1776有关。

正是由于美国的存在,世界才充满了希望;正是星条旗的飞扬,才给全球带来自由!

美国,所有热爱自由的人们心灵的故乡,祝你生日快乐!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2014-07-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