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谁真正了解“古拉格”

曹长青

“古拉格” (Gulag)这个词,最近成了美国媒体的报道焦点之一,因国际大赦组织负责人把美国关押塔列班成员的监狱描述成“当今的古拉格”而引起争论。美国总统等反驳这项指控“荒谬”,“令人恐惧”。美国主要媒体,因党派倾向则态度不一。左翼《纽约时报》发表社论支持国际大赦,右翼《华尔街日报》则批评国际大赦这种说法实质是“反美”。

在这些争论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中间偏左的《华盛顿邮报》发表的评论,其作者是美国知名的专栏作家阿普尔鲍姆(Anne Applebaum),她近日发表题为“国际大赦的失忆”(Amnesty's Amnesia)的文章,批评该组织完全忘记了苏联古拉格是怎麽回事,做了不当比喻。

从文章标题就可看出这位女作家的文采,因两个英文词的发音和字型都接近(前五个字母都一样),如同英语大师纳博科夫在《洛丽塔》中的传神用法。在内容上,这位女专栏作家更是精确指出,「古拉格」意味著没有新闻和言论自由,没有司法独立,没有选举,没有辩护律师和陪审员,是一个奥威尔《一九八四》那样的世界。而今天美国不仅完全不是这样,而且是向全球推展自由价值的主要力量。阿普尔鲍姆的结论是,国际大赦曾在关注世界人权上作过贡献,但现在的这种言行,显示它失去客观中立原则,在附合某种党派立场。

阿普尔鲍姆可能是美国最有资格评论古拉格的权威之一,因她前年出版了研究苏联集中营的《古拉格:一个历史》(Gulag: A History)的专著。虽然研究古拉格的书在西方已有很多,但阿普尔鲍姆的新书引用前古拉格囚犯的回忆录以及苏共垮台後披露的文件,不仅内容丰富,史料详实,且文笔生动、引人入胜,属於那种雅俗共赏的作品,因而受到美国左右派媒体和书评家的一致赞赏。知名的保守派杂志《标准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评论》(Commentary)都发表了赞美的书评,“传统基金会”的书评则称它是“最权威的”,《新标准》(The New Criterion)杂志编辑和发行人克莱默(Hilton Kramer)称该书在研究古拉格上达到“里程碑式的成功”。自由派的《纽约时报》书评则也是高度评价该书,美国图书俱乐部赞美它是研究苏联历史的“杰作”,“丰碑般的成就”。因而该书在去年获得了美国“普利策奖”和英国的“ Duff-Cooper奖”。

阿普尔鲍姆的《古拉格》一书所以被这样高度评价,还由於她对古拉格现象有独到的分析,这本长达677页的书,第一章和最後一章,都是分析古拉格在人类历史中的地位,它的不道德,对人类认知邪恶的教育意义。今年41岁的阿普尔鲍姆所以能写出这样的著作,和其记者经历有相当关系,她在17年前就担任英国《经济学人》驻波兰记者,因而对共产世界有近距离的观察,她的丈夫是波兰作家和政治家。她的第一本书《东西方》主要写立陶宛、乌克兰等走向独立的阵痛。

在“国际大赦的失忆”一文的结尾,阿普尔鲍姆评论说,如像国际大赦所说,美国关押塔列班成员的监狱是古拉格,那等於布什总统就是斯大林,美国就是共产苏联。但事实是,正是美国最高法院下令,改变了白宫对那所监狱的政策,正是美国媒体对伊拉克虐待战俘的美军做出调查,国际大赦对此发表了独立的报告。国际大赦的“古拉格”说法,“不仅失去了它政治中立的原则,而且变成了流行的反美主义。”

(自由亚洲电台评论,2005年6月8日)

2005-06-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