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胡锦涛统战台湾一厢情愿——在纽约市大学主办的台湾问题讨论会上的发言

曹长青

在台湾这次末代国大代表选举之前,也就是连宋访问中国期间,我在台湾访问了两个多星期,实地、近距离地观察了台湾的民情、政情和舆论变化。因此今天我在这里主要讲三点:一是我在台湾实地观察到的民情和政情;二是对连宋访问中国的评价;三是对中共最新对台政策的评估。

第一个问题,台湾的真实民情和政情:没有中国热,连宋成笑料。

在台湾期间,正是连宋前後访问中国,看台湾的报纸和电视,简直不像身在自由的台湾,而似乎是回到独裁下的中国,因为在大多数报纸和电视画面上,每天都在吹捧连宋在中国大陆的活动。虽然台湾已实现了政党轮替,但媒体仍主要由支持泛蓝的力量主导,报纸除《自由时报》和《台湾日报》,电视除台视,华视和民视的某些节目之外,基本都倾向泛蓝。因此伴随对连宋中国之行的歌颂,在媒体上掀起一股「中国热」。

但在台湾民众中间,其实并没有「中国热」,反而是对连战、宋楚瑜在北京的表现很不以为然。这从这次国代选举结果就可看出,按道理媒体那麽煽动中国热、连宋热,国亲两党的支持率应该上升才对,但选举结果却是大绿胜大蓝,小绿胜小蓝。民进党是第一大党,台联跃居第三大党,宋楚瑜的亲民党跌的最惨,去年立委选举得票率是百分之十四,这次则跌到只有百分之六,跌幅一半还多。因此台湾的真实民情是统派媒体自己中国热,「单相思」,台湾人民不仅没「热」,反而用选票给连宋泼了冷水。但好像他们自己还在自得其「热」。

我的观察和结论是,再过几年,人们对连宋的中国行什麽都不会记得,只剩下那个经典「连爷爷您终於回来了!」在台湾给朋友打电话,以前等待通话期间是音乐,现在则是「连爷爷您终於回来了」的搞笑版,每次听了都有喷饭感。连宋去中国期间,台湾媒体上的另一个大新闻是艺人倪敏然因忧郁症上吊自杀。其实如果连战早一点去中国,早有「连爷爷您终於回来了」,倪敏然的忧郁症或陷 握ㄓ A没准儿能救他一命呢。所以连战这次去中国,给台湾人带来的唯一好处是,让人笑一笑十年少,你看连他的儿子连胜文都笑翻了。

第二个问题,连宋去中国,形式和内容都是错误的。

第一个形式错误是,按照民主国家的政治常识和规矩,在野党主席不能去敌对国家签署什麽共识,因为你不执政,不能代表国家和人民。你说这不是国家对国家,是党对党,但中国大陆是政经军民商,都要服从党中央,最後听从一个独裁者,是个党国,你明明是和整个中共政权在谈嘛。胡锦涛不仅是党主席,还是国家主席,党和国家的军委主席,有四个头衔。你连战除了国民党主席,只有一个「连爷爷」的新头衔而已嘛。

我们看在西方民主国家,根本没有在野党主席到敌对国家签署什麽共识的。例如美国不可能由在野党主席率领代表团,到美国的敌对国家伊朗、利比亚等去访问,签署什麽共识。越战後期,美国在野党是民主党,它倾向反越战,但也没有民主党主席到北越访问,和越南共产党签什麽公报的。在东西德对立的冷战时代,民主的西德,也没有在野党主席去东德访问,和东德共产党签什麽共识。在今天的朝鲜半岛,南韩的在野党主席也没有去访问平壤,和金正日举行「党对党」的对谈。如果南北韩的政治气氛允陶o麽做,只能是庐武铉和金正日谈,两个政府之间达成某种共识。就像金大中时代,南韩总统曾访问北韩,与平壤达成某些协议。

为什麽人家的在野党都不这样做,因为这样做等於告诉国民,我们这个在野党为了党派之争,为了打击执政党,不惜和敌人合作,不惜损害自己民主国家的利益。这种做法的结果只能是,在下一次的选举中,遭到选民的惩罚,丢失更多选票,因此正常民主国家的在野党都不可能这麽做。所以连宋们这种做法的形式完全不对。

另一个形式错误是,连宋去北京争相向共产党献媚,完全是奴才表现。连战在北大演讲反台独,是刻意迎合胡锦涛,迎合那些被共产党洗脑的那些大学生的民族主义情绪。北大学生为什麽给连战起立鼓掌,那是太监们替皇上奖赏奴才的表现。而宋楚瑜到处卖弄地方话,也是献媚求宠。连宋的中国之行,完全是把自己宠物化。宋楚瑜在清大演讲,说你们说很多好话,「我特窝心」。连北京人都出来说,这完全是把话说拧了,因为「窝心」在中国大陆今天是很窝囊、很令人不快的意思。

中共给连宋国家元首的待遇,但他们真的心里瞧得起连宋吗,只不过有利用价值而已。那些去欢迎连宋的人,有的是政府组织来的,有的是好奇,和看熊猫的心理是一样的。包括那些喊连爷爷的小学生,那些在机场接送的夸张口号,都是一种表演而已,根本不是什麽中国人喜欢连宋。而且那种小学生的表演,机场的欢迎口号,不是偶然的,那是中国的常态。我们的儿童时代就是这样,几十年过去了,不仅词没变,调也没改,还是「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再见再见,欢迎再来!」人们就只管这麽喊,至於来的是连宋,还是尼克松,还是熊猫、金丝猴,都无所谓,反正都一样。

不仅是那些喊连爷爷的孩子,你看那些北大清华的学生,二十几岁了,他们的智商和诚实程度,和那些孩子有什麽不同?你也别说那些年轻人了,你看看中共台办的陈云林,他有四五十岁了吧,他在北京机场送宋楚瑜的讲话,和那些喊连爷爷的小孩子有什麽不同?那种朗诵诗式的腔调、演话剧式的夸张,不知道他自己恶不恶心。别说陈云林,你再看温家宝讲话,简直像有精神毛病,把一句话分开讲,经常中间隔了几十秒,不知是睡著了,还是得了老年痴呆症。不说别的,就他这种讲话法,在美国连个镇长也选不上。

除了形式不对之外,连宋中国行的内容更成问题。连战在北大喊「联共制台独」,陈水扁总统说是一大败笔,岂止是败笔,那是民主的败类。台独是什麽,它只是人民有了选择权利後的一个选项而已,你说反台独,就等於说要反对几种选项中的一种,或者说,你只有这个选择(统一),而不能有那个选择(独立)。这还叫选择吗?这不就是反对选择本身了嘛,因此反台独,就是反对人民选择,反对选择就是反民主,就是专制思维。至於说「联共」则是清清楚楚要联合邪恶,因为共产党就是独裁、暴力的同义词。

而且在北京喊反台独和在台北喊反台独性质完全不同。在台湾,这还属言论自由范围。而在独裁者的土地上,就不一样了,因为共产党认为的台独是,只要台湾不是它专制统治下的一个省,只要台湾实行民主选举,就是台独。我曾多次采访过达赖喇嘛,他十多年来一直强调放弃藏独,承认西藏属於中国,只是要求西藏高度自治,实行选举,但中共指责达赖搞藏独,因为只要达赖喇嘛不放弃在西藏选举,在共产党眼里,就是闹独立,胡锦涛的一个中国,就是共产党的专制一统天下。这就像当年美国总统克林顿跑到北京,在独裁者的土地上对民主台湾说「三不」一样,克林顿在华盛顿说,在白宫说,这是美国的政策,但在北京说,则明显是取悦独裁者,损害民主台湾,因此才会遭到美国舆论的谴责。

除了反对人民自由选择以外,宋楚瑜和连战一样,也是玩弄民族主义这张牌,在上海喊「中国人帮中国人」。什麽叫中国人帮中国人?这个逻辑就是,如果你是德国人,就要支持纳粹,如果你是俄国人,就要帮助斯大林,如果你是中国人,就要支持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这和连战曾强调自己是「纯种中国人」一样,都是杀害六百万犹太人的那种种族主义论的思维。而且明显的连战和宋楚瑜都是用民族主义,强调自己是「炎黄子孙」,是「中华民族的民选省长」,来刻意掩说B回避了台海两岸的根本分歧,那就是一边是民主,一边是专制,一边是冻蒜(台语当选),一边是清算的制度区别。

连宋在北京的言行,明显是用民族主义来回避和对抗民主,他们代表的是一种和世界民主潮流背道而驰的逆流。当年国民党在台湾抓共匪,谁稍微说个错话,就可能被当作「匪牒」。现在国民党的主席公开到北京朝拜共产党,握手,拍照,喝酒,公开声明要联共,这就像过去随便指控别人生活作风不检点,要抓去坐牢;现在自己去红灯区做了妓女,反到理直气壮了。因此(电视节目主持人)周玉寇评论说,在台湾是强暴犯,到北京变成了性无能,这就是国民党。

第三个问题,「连胡会」「宋胡会」传递出中共对台湾的近、中、长程目标:从连宋的中国之行,可以看出中共对台湾的长程、中程和近期三个目标。长程目标没有任何变化,那就是用一个中国原则吞并台湾。所谓「两岸一中」,和一个中国,没任何区别。大家都是懂中文的,你们说有什麽不同?这就像我们现在会场的这个美国喜莱登连锁酒店,你说「一个喜莱登原则」,和「两家分店是一个喜莱登」有什麽本质不同,都是一个公司、一个总老板的意思嘛。今天说一中,全世界都认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台湾。不管连宋怎样献媚,怎样自我作践,大家注意到,中共在一个中国原则,也就是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原则上一点都没有让步,就是要用这个统一台湾。

中共的中程目标是,利用连宋作为在台湾的先遣人员,分化、统战、肢解台湾。胡锦涛从某种意义上说现在已成为泛蓝的「共主」,要统合泛蓝,支持国民党卷土重来,在二零零八年执政,来实行两岸一中,也就是变相的一国两制。你看国民党不是在连署劝进嘛,让连战继续当党主席,连战自己也在接受台湾电视节目主持人赵少康采访时说,对再出来选总统「不排除」。因此台湾面临这样一个时刻,共产党、国民党、亲民党三家联手,要共同对付民进党和台联等本土力量,阻止台湾人民制宪正名、使台湾成为正常国家的努力和历史潮流。

中共的近期目标是,诱惑台湾总统陈水扁访问北京。不管陈总统以什麽身份去北京,只要踏上独裁者的土地,即使他被允麦|著中华民国的国旗,在北京看来,也是「白旗」,变成投降之旅;而国际舆论会认为是两个中国到一起,Republic of China和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的领导人到一起,最後还是一个China,没有了Taiwan。即使陈总统是以中华民国元首的身份去,到了北京也会被矮化成「特首」。因此就看陈水扁先生有没有政治智慧看到中共的这种统战意图,有没有道德勇气抵抗虚幻的中国热,和台湾的所谓民调。

谈到台湾民调,我还想多说一句,很多并不反映民意。主要因为拒答率太高。像台湾《联合报》前天(十九号)的民调,说对陈水扁的不满意率升到47%,满意的只有38%,中间差九个百分点。但这项民调的电话样本只有1309人,但其中多达455人拒答。拒绝率高达34%,超过三分之一。拒绝的都是什麽政治立场的人呢?《联合报》是统派色彩很强的报纸,台湾人对它的反感,就像中国人痛恨《人民日报》一样,因此支持绿营的人听到是联合报打来的电话,二话不说,就摔电话。因此拒绝访问的那三成四,多数可能是泛绿选民,因此那个民调怎麽可能准确?国民党一直吃这个亏,看到统派的高民调就沾沾自喜,最後洗了政治三温暖。你看这次国代选举前统派媒体的民调也是这样,说国民党将成为第一大党,结果在哪儿呢?把梦话当真,只是自己一时爽而已。

我最後的结论是,台湾虽然由於中共统战,通过拉拢在野党分化台湾,使台湾的民主进程进入艰难期,但我还是相信民主的力量。只要台湾有「冻蒜」,有选举,中共就无法吞并台湾,因为谁出卖台湾,选民就会淘汰谁,谁联合共产党,一定是政治自杀;只要有选举,真实的民意就会体现,就会占上风;而且只要台湾实行冻蒜的制度,它就不会孤单,因为它和整个西方民主阵营占在一起,是在一个民主价值的方向,包括我们今天在座的人,只要你看重自由的价值,肯定就会支持台湾。谢谢大家!

(2005年5月20日,原载《开放》2005年6月号)

2005-06-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