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亚洲民主价值”将席卷中国

曹长青

针对这个星期印尼总统要到白宫做客,美籍日裔学者福山25日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民主价值在亚洲”(Asia's Democratic Values)一文,探讨过去四十年来东亚的民主变化。

福山在柏林墙倒塌之际,以《历史的终结》的宏文而成名。该文高屋建瓴地阐述世界大趋势,指出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对抗历史已“终结”,自由世界打遍天下无敌手。後来福山又写出《信任》一书,探究中国人之间的不信任对商业发展的阻碍,并和西方的信任文化进行比较。福山最新著作是去年出版的《国家建构:21世纪的管理和世界秩序》,从书名就可看出又是那种战略家的思考角度和格局。

福山在昨天的专论中回顾亚洲的民主,相当感叹地说,1967年,苏哈托在印尼掌权,随後统治30年。那时美国忙於在越南抵抗越共,中国则开始文化大革命。美国为遏阻共产势力,只得支持反共的菲律宾独裁者马科斯,以及台湾的蒋介石,印尼的苏哈托等。东亚当时除了日本,没有真正的民主国家。

40年後的今天,东亚的民主国家不仅有日本,还有了南韩,台湾,菲律宾,泰国,以及最近的印尼和东蒂汶。这种变化所以发生,除了这些国家政治因素之外,还和美国的对外政策改变有直接关系。八十年代里根政府改变了原来美国实行的所谓现实主义政策(即通过支持和美国友好的东亚独裁者来遏阻共产主义),而是改为推动亚洲的民主。

美国的这种政策改变,开始於1986年菲律宾持不同政见者阿基诺被(马科斯政权)暗杀事件,美国支持菲律宾“人民革命”,推翻了马科斯政权,直至後来阿基诺夫人当选为首任民选总统。美国的这种战略变化,和当时的国务卿舒尔茨和东亚事务助卿沃佛维兹(Paul Wolfowitz)有很大关系,正是他俩力劝里根总统放弃马科斯,而支持带有风险的菲律宾人民革命。後来沃佛维兹出任副国防部长,被视为美国铲除萨达姆的伊拉克战争设计者。最近沃佛维兹被任命为“世界银行”总裁,显示布什总统要致力改革这个国际金融机构,利用它推行民主外交的战略意图。

美国放弃了马科斯之後,又对南韩的军人统治者全斗焕和庐泰愚施压,支持不同政见者金大中和金泳三,推动南韩的民主发展。美国同时也对台湾的政治强人蒋经国施压,支持他的开明政策,後来才有了台湾总统直选,李登辉当选。

福山认为,当今布什总统把向中东地区传播民主价值作为对外政策核心,是里根时代已进行的东亚政策的接续,是个正确的历史性选择。

虽然越来越多的东亚国家走向民主,但民主进程并非一帆风顺。南韩的庐武铉,台湾的陈水扁,菲律宾的艾斯特拉达,印尼的瓦伊德,都遇到了政治麻烦。艾斯特拉达和瓦伊德因被指控腐败而相继下台。福山感叹,只有台湾的陈水扁被指控得最荒唐,竟说他自编自演枪击案,以获得同情票。

但印尼最近的选举,显示这个全球最大的穆斯林国家走向更真实的民主,并再次证明了所谓亚洲文化不适合民主这种理论的错误。针对印尼的情况,像前新加坡独裁者李光耀就常强调,“亚洲价值”不支持民主;伊斯兰教对民主是不可挪动的障碍;像苏哈托那种父权般的统治有益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但今天印尼的民主发展,完全和这种预测相反:印尼的变化证明,民主才是唯一的获得统治合法性的选择。印尼人民曾支持苏哈托的软性威权,条件是提供快速的经济成长。当印尼出现金融风暴,货币价值大跌时,苏哈托的统治就垮台了。曾威权统治的、有一亿多穆斯林人口的印尼通过真正的选举,成为民主国家,它说明无论是亚洲文化,还是伊斯兰宗教,都无法阻止人民对选举的渴望,对实现个人权利的追求。印尼总统本周访问美国,传递出的信号是,民主的印尼,要和自由世界的领袖美国站在一起,发展更密切的关系。和四十年前相比,美国所代表的民主自由的价值,在东亚更受到欢迎,美国在亚洲的盟友更多。

面对亚洲的这种民主变化,连为中共辩护的御用文人们也难以自圆其说。因为如果说伊斯兰教的障碍,有一亿多穆斯林的印尼完全实行了民主选举。如果说贫穷文盲率高,在这方面远比中国落後的印度则从1947年独立後,一直进行民主选举,而且过去十年,民主印度的经济增长率一直保持在6%(人家是真数字,不像中共宣布的数字,被人称为拦腰砍去一半还有水份),前年和去年,印度的增长率都达到7%以上。如果说中国文化特殊,那台湾就是最好的反证,同样在中国文化背景下,二千三百万台湾人民(人口排世界第47位)已经三次选总统,无数次的选议员和县市长。台海两岸一边是“冻蒜”(台语:当选),一边是“清算”,这才是问题的症结。只有中国人推翻那个“清算”的制度,像台湾、印尼等东亚所有民主国家一样实行一人一票的选举,台湾问题才有解决的可能,台海才会有真正的安全。而只有中国成为一个民主的国家,中国人才会活得有尊严,在世界上受到真正得尊敬。

福山当年看到柏林墙倒塌做出结论说“历史的终结”,今天东亚的民主变化再次证明,专制对抗民主的选择历史已经终结,因为谁对谁错、谁人道谁兽道,谁人性谁邪恶,一清二楚。这种民主自由之风,每一天都在“润物细无声”地渗透到中国社会,松动、摧毁共产党的统治根基。不要看胡锦涛的统治好像多麽稳固,从他上台後的色厉内荏,就可看出共产党的领导,是一代比一代退化,完全没有任何理论支撑,只剩下赤裸裸的暴力,而仅仅靠刺刀维持的统治,历史上从来就没有长久过。民主价值的浪潮,在亚洲卷走了马科斯,淹没了苏哈托,吹走了全斗焕,并使百年老店的国民党失去权力,胡锦涛也绝不会逃脱这种结局!

2005年5月26日於纽约(原载《观察》)

2005-06-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